人類基因植入猴腦 中國科研再引爭議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中國制定了在2049年成為「科技強國」的目標,在基因修改技術領域更是投入巨資,力求領先全球,但在科學倫理規範不彰的情況下,爭議事件不斷傳出。去(2018)年11月,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公布世上首批基因編輯嬰兒,引發全球譁然,如今不到半年,又有科學家將人類的Microcephalin(MCPH1)基因植入猴腦,培育出11隻帶有人類大腦發育基因的恆河猴——相對於越來越不傾向使用靈長類動物進行研究的歐美國家,中國的作法令科學家們感到不安。

中國科學家將人類大腦發育基因植入猴腦中。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這項研究發表在2019年3月號的中國國家級英文版科技學術期刊《國家科學評論》(National Science Review, NSR)上,由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和多個研究團隊合作完成,實驗中,科學家創造出了11隻帶有人類MCPH1基因的轉基因猴,MCPH1是人類大腦發育和進化的重要基因,昆明動物研究所的遺傳學家宿兵表示,這個研究是全球首次嘗試使用轉基因猴來理解人類認知進化。

中國科學院表示,宿兵研究組對轉基因猴的認知能力進行了檢測,發現與野生猴相比,轉基因猴的工作記憶能力明顯提高,其發布的科研動態新聞聲稱,轉基因猴對研究人類起源及人類特有腦部疾病(如老年癡呆等)有重要價值。在記憶測試中,轉基因猴的表現很好,牠們的大腦也需要更長的時間來開發——如同人類幼兒一樣。與其他非人靈長類動物相比,人的發育速度較慢、發育過程延緩,幼態延續(Neoteny)的現象,為大腦發育和神經網路的可塑性提供了更長的時間,是人類智力形成的關鍵因素。

轉基因猴進行記憶測試:

不過,這項實驗在西方科學家——包含參與研究的科學家——眼中,是魯莽且令人懷疑的,《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報導指出,研究共同作者之一的史丹納(Martin Styner)正在考慮從論文中刪除他的名字,史丹納是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家兼磁振造影(MRI)專家,他在此研究中的角色僅限於訓練中國學生從MRI圖像中分析動物的腦容量數據,在加入研究之初,史丹納沒有對實驗內容進行深入的思考,到了中後階段,他對實驗感到越來越不安,認為其存在明確的道德缺陷。

史丹納表示,在西方無法找到願意發表這項報告的科學期刊,「這項研究有很多方面你不能在美國做,除了研究類型外,動物是否得到妥善照顧也是問題」,史丹納認為這項研究不是一個「好的方向」,他說:「我們創造了與牠本來該有樣貌不同的動物,當我們進行實驗時,必須很好地理解自己正在努力學習什麼、去幫助社會,而不是現在這項實驗裡的狀況。」此外,在這項實驗中只有5隻轉基因猴存活,史丹納認為也很難論斷牠們的大腦大小或和記憶力是否與一般的猴子不同。

恆河猴(普通獼猴)近來在中國被大量運用於基因研究。 取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進行靈長類動物比較研究的遺傳學家希克拉(James Sikela)表示,使用轉基因猴來研究與大腦進化相關的人類基因是一條非常危險的道路,他擔心這項實驗會顯示出對動物的漠視,並且可能會很快地導致更加極端的修改,「我們可以預期,隨著這類研究的開展,類似問題會再次出現。」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葛洛佛(Jacqueline Glover)也對研究提出批評:「將牠們人化就是在製造傷害,牠們將住在哪裡?會做出什麼?我們不該在任何情境中創造出無法擁有生活的生命體。」葛洛佛在2010年時曾與希克拉及其他兩位同事一起發表了一篇名為「使用轉基因非人靈長類動物來研究什麼使我們成為人類的倫理學」的論文,他們得出的結論是人類的大腦基因不該被添加到猿類中,例如黑猩猩,因為牠們和我們太相似了,這類的實驗將使靈長類動物面臨更大的剝削和傷害。

今年1月,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公布培育的5隻「失眠複製猴」。 取自《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在歐洲和美國,使用靈長類動物的研究越來越困難,但中國已急於將最新的高科技DNA工具應用於動物。他們首先製造了使用基因編輯工具CRISPR的改造猴;在今年1月,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也宣布培育了5隻有嚴重精神障礙的複製猴

而對於西方科學家的批評,宿兵則表示雖然他理解道德問題,但是相較於擁有98%人類DNA的黑猩猩來說,恆河猴和人類的基因並沒有那麼密切關係,因此不需要用強烈的道德視角來看待。宿兵同時指責希克拉的「偽善」,他認為這個項目因為「中國研究」的刻板印象被不公平地批判,並表示:「探索人類大腦進化的遺傳機制是自然科學中的一個主要議題,我們將繼續探索。」

插畫:COCO MA

Comment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