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山林奪魂索危害動物 台灣難禁獸鋏又來山豬吊

山林奪魂索危害動物 台灣難禁獸鋏又來山豬吊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狩獵陷阱如何規範,隨著動物保護觀念的發展,時常被提出討論,在台灣,獸鋏的製造、買賣、陳列及使用早已立法限制,幾乎等於是全面禁止,但卻空有法律,難以執行;而另一項近年來崛起的陷阱,也會對動物造成重大危害!日前,一隻台灣黑熊中了俗稱「山豬吊」的鋼索繩陷阱,讓這項看來平凡無奇,實則充滿殺傷力的陷阱獲大眾關注,山豬吊該不該禁、該如何管理,也再次被討論。

受困「山豬吊」數日的台灣黑熊,被人發現時左前肢已潰爛,且從黑熊無左手掌的情況判斷,這已是牠第二次受害於捕獸陷阱。 取自台灣黑熊保育協會

在台灣山林中,最常被討論的奪命陷阱無非就是「獸鋏」,無論是金屬製或是塑膠製,其強大的夾合力都被判定為違法工具。台灣《動物保護法》自2011年起規定,非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任何人不得製造、販賣、陳列或輸出入獸鋏,使用也須經過申請,而主管機關至今未批准過任何的申請,因此市面上不存在合法獸鋏!《野生動物保育法》則規定,非保育類野生動物若有危及人身安全、危害農作物或家禽畜養殖者,得以不受禁用獸鋏的限制,但仍需舉證並向地方政府申請,才可在農地或畜禽舍範圍內使用「來源合法的獸鋏」。

因此,可以說獸鋏在台灣已是原則上的全面禁用,但由於獸鋏放置地區大多人煙罕至、蒐證不易,加上在獸鋏的「持有」上,目前仍無法律規範,導致民眾有漏洞可鑽,被發現時往往推卸為立法前所持有,執法困難下讓獸鋏難以禁絕。

在獸鋏問題未解前,另一種常見陷阱再次躍入大眾眼簾,本月10日,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接獲一起救傷通報,花蓮卓溪山區一隻青壯年台灣黑熊左手中山豬吊陷阱,被人發現時傷口腐爛生蛆,不知已受困幾日,更令人傷心的是,這隻台灣黑熊的左手已無手掌,是二度受害於捕獸陷阱。

中套索的慘烈 ~ 不得已的限制級 ( 2秒 )這是 6月10日夜間的事,迄今未見主管機關發佈;緣自協會於該日在 “台灣微軟” 總部開會,會中得通報在花蓮山中有黑熊誤中山豬套索!鑑於「消防隊未到 也得救火」的邏輯,協會於立即通報 “林務局” 與 “花蓮林管處” 等公權力的同時,黃美秀老師即搭車連夜趕赴玉里,會合協會獸醫師偕同林管人員入山搶救…到場見該隻黑熊已受困三、四天嚴重脫水無力站立了,及至近觀驚見是一隻已「無左手掌」的二度受害熊!吊起的左手臂整個腫脹直到基部,舊傷癒合後再因這次中套索而糜爛生蛆;經協會獸醫師將麻醉藥一針吹入,予以清創並注射抗生素後,無奈因沒外部標記 ( 如耳標 ) 或追蹤頸圈而野放。現場沒有綜合維他命或葡萄糖點滴可供注射,該隻青壯年的公熊釋後生死難卜,祝禱以外也僅能作到這樣了;非親眼所見,不能想像黑熊中捕獸鋏的慘狀。倡議多年的 “東部野生保育動物救傷中心” 迄未設立,協會鑑於「生態是面、救傷是點」的保育範疇,決定先行自己購置輸送籠與急救器材,置放《東部臺灣黑熊教育館》以備後用並減憾事。

Shiaw Hu Wang 發佈於 2019年6月14日星期五

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指出,這隻黑熊是台灣黑熊研究團隊紀錄的黑熊之一,而在36隻登錄的黑熊紀錄中,一半的個體有誤中陷阱所傷的斷掌或斷趾紀錄,在陷阱現場死亡或因此感染敗血症而亡的個體還不在統計之列,可見黑熊受害於陷阱的比例之高。

山豬吊是一種利用金屬線材製成的陷阱,便宜、體積小重量輕、攜帶方便又效果好,近年來逐漸被廣泛使用,其殺傷力卻不亞於獸鋏,時常在山區發現山豬吊的台灣偵搜犬協會訓練師周聰吉說明,線材陷阱主要是利用線材及活扣束緊動物、限制其行動達到獵捕目的,而動物受到彈力驚嚇後會竄逃,導致活扣越束越緊,與獸鋏相同,最後不見得是抓到一隻動物,可能只剩動物的斷肢,其應用範圍對於動物同樣沒有差別性,山豬、貓狗、黑熊及其他動物都會受害,周聰吉說,他所訓練的搜救犬就曾在山區搜救任務中採中山豬吊,而在該路線短短3公里的途徑中,他們就拆了8個山豬吊。

「其實從以前到現在,套索都比鋏子多,只是獸鋏的瞬間傷害力大於套索,所以比較常被討論,山豬吊需要時間發酵,相對的感覺比較沒這麼嚴重」周聰吉表示,在獸鋏被禁用、較難買到後,套索產生的問題就開始浮上檯面,如今國內有專門生產山豬吊的廠商,自附彈簧、防咬索等配備,架設起來少了技術門檻,五金行就可以買到,售價一組約6、700元,還是比獸鋏便宜,而且更單純、更方便,漸漸取代了獸鋏的位置。

周聰吉與搜救犬隊上山執行搜索任務時,常常會見到山豬吊,甚至還曾有搜救犬採中陷阱過。 周聰吉/提供

其實,早在2017年時,動保團體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TSPCA)即召開記者會指出,山豬吊興起後,動物受害的案件層出不窮,和獸鋏可併列為「山林奪魂鋸」,應盡速立法禁止使用金屬套索,而辨識斷肢動物受害於哪種陷阱的方式則是看傷口的平整度,山豬吊造成的切口較獸鋏不平整。

對於立法禁用金屬套索的提案,當時有狩獵團體表示,索類陷阱對於動物的斷掌、斷肢等傷害,是因為鎖死動物肢體造成肢體末端壞死導致,即使是尼龍繩材質的套索,鎖死後動物同樣無法解開,不會因為材料而有所差別,而製作套索的材料皆是民生必需品,無法禁售,因此獵具需要的是管理,而不是消極禁止。

兩年後,山豬吊的立法管理仍處於停滯狀態,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也持續呼籲,在為了打獵或是防止農損發生而捕捉動物的需求存在的情況下,國家應制定合理的狩獵管理、農損補償相關制度,而《野生動物保育法》與《動物保護法》的基本精神應該被落實,任何會造成動物極大痛苦的行為都不應存在。

對於材質不影響殺傷力的說法,周聰吉則指出,與其說是要限制材質,不如應該說是限制材質的「耐力」,以現有法令來說,如今市面上廣泛流傳的山豬吊有彈簧裝置,應該被禁止,而金屬套索及不同材質的套索材料應力絕對有差,除了完全禁用外,另一個方式是材質的管理及登記,獵具需有如編號等識別方式、能追溯來源,農民為防農損獵捕山豬及原民獵捕山羊、山羌的套索也應該分開看待,適用於每種動物的套索活扣大小不同,可以採用日本的做法限制套索的公分數,削弱陷阱的無差別能力,不過,其中的細節設定還需要經過更多的探討。

山豬吊運作方式示範:(周聰吉/提供,影片中之山豬吊為搜救犬隊執行任務時在山區所發現)

如今因為台灣黑熊受山豬吊危害的事件,讓禁用金屬套索的聲浪再起,野生動物保育主管機關林務局回應表示,山豬吊多半是原住民與山區農民用於捕捉造成農作物危害的山豬所用,並非刻意獵捕黑熊,在各原住民族傳統中,獵熊也皆被嚴格禁止,因此如何有效管理、合理規範獵具是將來討論的重點,而非而只是立法禁用、將問題地下化。

林務局也強調,目前除了基於農害防治及原住民依法所進行的傳統狩獵活動外,任何使用陷阱、獸鋏或其他特殊工具的獵捕行為都屬違法。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則呼籲政府,應加強非法獵具買賣和使用的查緝,落實執法,並鼓勵民眾加強舉發販售各式非法獵具的網路或實體店家,讓保護動物免於非法獵具危害成為全民運動。

延伸閱讀:山豬吊該不該禁?(周聰吉/撰文)

插畫:COCO MA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