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川普政府擬限縮《瀕危物種法》 環團動團告上法庭

川普政府擬限縮《瀕危物種法》 環團動團告上法庭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上週,美國內政部投下了震撼彈,宣布即將修改《瀕危物種法》,而修法方向將削弱對物種的保護,引起許多單位的怒火,消息剛公布時,加州和麻州的州檢察長就表示正在合作,將會起訴川普(又譯「特朗普」)政府,因為他們「試圖通過破壞法律來改變法律」,而如今美國八個環境和動物權利組織先一步行動,在本週三(21日)聯合起訴川普政府!

美國國鳥「白頭海鵰」20世紀時幾乎在美國本土區域性滅絕,但在多年的保護下數量已經顯著成長,並在2007年因復育良好被移出瀕危物種清單。 取自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 Stop Trump’s Attack on Endangered Species

美國在1973年簽署通過《瀕危物種法》,40多年來保護許多物種免於滅絕危機,包括白頭海雕、美國短吻鱷、座頭鯨、灰熊等,目前有超過1,600種動植物受到其保障,科學家估計,如果不是該法案,自1973年法律通過以來,至少有227種物種可能滅絕。《路透社》報導,《瀕危物種法》長期以來一直帶給石油鑽井業者、採礦業者及其他業者挫敗感,因為它可以限制許多大面積的開發。

然而,若是川普政府提出的修法生效,情況將變得不一樣,因為修法方向中就包含了將容許企業在「關鍵棲地」進行經濟開發,此外,根據目前的《瀕危物種法》,野生動物管理機構在保護物種時不需考慮對經濟的影響,但川普政府卻打算將法條刪除,允許管理機構在決定是否保護物種時進行經濟分析。

修法也將正式定義瀕危(endangered)及受威脅(threatened)物種,此舉被認為將緊縮對受威脅物種的保護,因為目前一旦動物被列入受威脅物種清單,就可享有與瀕危物種同等的保護措施。新規定還賦予政府決定法律中「可遇見的未來」一詞涵義的權力,這看似一個小小的變化,但卻有著重大的影響,它將使管理機構在決策時,能夠忽略極端高溫、乾旱、海平面上升等氣候變遷產生的結果,因為這些影響可能在幾十年後才會發生。

在本(8)月的早些時候,美國內政部長伯恩哈特(David Bernhardt)才在《華盛頓郵報》的專欄文章中表示,《瀕危物種法》需要更新,因為它對美國公民施加了「不必要的監管負擔」,且沒有對物種帶來額外的好處,而這位曾任石油公司說客的部長,在12日宣布修改《瀕危物種法》時表示,更改規則是為了使該法案「更有效率」,但環保團體認為此舉是為了削弱法案,允許更多的開發。

「新的規則讓《瀕危物種法》危險地遠離科學基礎,這使得該法案變得如此有效率——它以聲稱對物種的威脅太不確定,以至於無法解決的方式,為政治決策打開了大門」環保團體山巒俱樂部(Sierra Club)的律師說道

過去有觀點認為紅狼(Red wolf)是灰狼和郊狼的雜交種,美國政府的一項研究在今年3月證實,瀕危的紅狼是一種值得保護的獨立物種。 圖片來源:Valerie / Flickr / CC BY-NC-ND 2.0

為此,生物多樣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野生動物保衛者(Defenders of Wildlife)、地球正義(Earthjustice),美國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國家公園保育協會(National Parks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野性地球守護者(Wildearth Guardians)和山巒俱樂部等八個組織率先行動,在21日由地球正義代表向加州北區地方法院起訴川普政府,因為其違反了《國家環境政策法》,沒有公開分析規則修訂的影響,且修法過程從未公開,草案和最終版本存在差異,在最終版本發布前也沒有公開徵詢公眾意見。

生物多樣性中心瀕危物種主任葛林華德(Noah Greenwald)表示:「川普的規則對污染行業來說是夢想成真,也是瀕危物種的夢魘,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都在警惕物種滅絕,但川普政府正在取消對美國瀕危物種的保護措施,我們將竭盡全力阻止這些規則向前發展。」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也表示:「在一次前所未有的滅絕危機中,川普政府正在剔除我們最有效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案。」

除了非營利組織外,在上週修法消息宣布後,加州和麻州的檢察長也都曾表示,他們將上法庭阻止川普政府對《瀕危物種法》的徹底改革。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