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受威脅、攻擊也不退縮 印尼男子在吃狗家鄉救狗

受威脅、攻擊也不退縮 印尼男子在吃狗家鄉救狗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許多國家,民眾將貓狗視為「伴侶動物」,保護牠們理所當然,但在一些地區,愛護貓狗的行為卻可能被視為異類。在仍保有食用狗肉習俗的印尼蘇拉威西島(Sulawesi),經營動物收容所的法蘭克(Frank Delano Manus)面對的不僅僅是無以數計需要幫助的動物,還有當地同胞的不解、詛咒甚至攻擊,但他仍試圖扭轉劣勢,拯救他所愛的動物。

法蘭克(Frank Delano Manus)在有吃貓狗風氣的家鄉救援動物。   取自VICE

VICE》報導,在印尼的蘇拉威西島,狗既可以作為寵物,也可以被食用,法蘭克在此經營一間動物收容所,為那些本來要被送上餐桌的貓狗提供保護,拯救牠們免於殘酷對待,但對於島嶼中心地帶米納哈薩縣(Minahasa)的民眾來說,當地的烹飪文化至關重要,因此法蘭克在做的事,為他帶來的不只是口頭上的威脅,但他拒絕退縮。

談到自己作為動物權利活動家的早期,法蘭克說:「北蘇拉威西島的情況真的很嚴峻,我們的計劃之一是教育,但當我們在街頭做推廣,這些人會對我們大吼、詛咒我們,甚至向我們丟石頭,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兩年。」所幸法蘭克本地人的身分,為他帶來了被理解的契機,他補充表示:「但在那之後,許多人開始支持我們的目標,並加入我們的行動,尤其是在他們得知我們也是當地人之後。最後,我們獲得了他們的尊重和包容。」

法蘭克曾參與的街頭宣導活動。   取自VICE

儘管如此,法蘭克的某些舉動,尤其是涉及國外動保組織的行動,在米納哈薩縣可能會觸動許多人的神經,法蘭克回憶到:「我曾經遇到最大的衝突之一,是當海外非政府組織拜訪我們時,他們來到米納哈薩縣調查關於動物福利的危機,我們幫助他們從托莫洪(Tomohon)市場救出貓狗,而民眾隨後在當地媒體投書表示『有一群外國人試圖鼓勵本地人摧毀我們的文化』。」

法蘭克並不贊成這樣的觀點,他自己就是在距離托莫洪不遠的小城鎮通達諾(Tondano)長大,鄰近充滿爭議的極端市場(Pasar Ekstrem)——一個因叢林肉而聞名的另類旅遊勝地,在這裡,狗被關在狹窄的籠子裡,攤販會將狗毆打致死後再販賣牠們的肉。

極端市場(Pasar Ekstrem)中,貓咪被關在鐵籠等待屠宰販售。   取自Animal Friends Manado Indonesia

狗肉在整個印尼並不普遍,但在某些地區是著名美食,例如米納哈薩縣,印尼中央政府曾試圖在全國範圍禁止食用狗肉,但最終失敗。食用狗肉在米納哈薩縣被視為重要傳統,但法蘭克告訴《VICE》,吃狗的歷史沒有大多數人想像的那麼長,他說:「我長大後對我們所謂的吃貓狗『文化』產生了矛盾感,因為我和牠們一起長大,所以我在2013年時做了一些研究,並和島上一些歷史學家見面,他們所有人都同意,不能將吃狗視為我們的文化,因為這種習慣只能追溯到1930年代,在那之前,人們用狗來狩獵,因為戰爭和飢荒才開始吃掉牠們。」

法蘭克表示,這件事改變了他對於「家畜」的看法,他隨後決定加入印尼美娜多動物之友(Animal Friends Manado Indonesia, AFMI)的行列,這個組織有一間收容所,收容的130隻貓狗中,有40隻是從叢林肉市場救來或買來,但這樣的作法不僅只能救到非常小部分的貓狗,還帶來了更多問題,法蘭克說:「買動物是有問題的,我們想救這些貓狗,但是如果我們付錢,等於是在鼓勵攤販賣更多的動物。」

印尼美娜多動物之友(Animal Friends Manado Indonesia, AFMI)在北蘇拉威西島的收容所。   取自Animal Friends Manado Indonesia

AFMI自成立以來已經救了數百隻狗,而收容所位於無法具體描述的位置,對於大多數的訪客來說,證明自己走對地方的方法是高高的籬笆後傳來的狗叫聲,法蘭克解釋,低調的位置是為了安全性,但不是為了他們,而是為了狗,「在北蘇拉威西島,最常見的犯罪之一就是綁架或殺害家畜,米納哈薩縣養貓狗的家庭有90%至少經歷過一次寵物被偷竊,以前竊賊會用下毒的方式綁架動物,現在他們只是直接打到貓狗失去知覺。」

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法蘭克和AFMI仍繼續幫助當地的貓狗,幾個月前,他們進行了一次大規模救援,將19隻狗全數從叢林肉市場救出,大多數狗的健康狀況極差,3隻在獲救後不久死亡,但是一隻他們本不抱希望的棕色小狗最終倖存,法蘭克說:「那隻狗的狀況是我見過最糟的狀況之一,但是牠活了下來,牠從創傷中恢復後,我們決定將牠命名為『希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