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實驗動物 被美國實驗室拋棄的黑猩猩 在賴比瑞亞的小島度過餘生

被美國實驗室拋棄的黑猩猩 在賴比瑞亞的小島度過餘生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一位穿著藍色救生衣的男子將快艇停在小島的沙灘邊,雙手托住嘴大喊「Hoo hoo」,當這個訊號發出後,數十隻黑猩猩出現,伸出牠們毛茸茸的手臂,已經守護了牠們40年的托馬斯(Joseph Thomas)說:「該吃飯了」,接著把香蕉扔給黑猩猩。

這是賴比瑞亞的「猴島」,一般來說,黑猩猩不該被困在沒有食物的島嶼上,也不會和人類混在一起,但是在這裡,沒有什麼是正常的。這些黑猩猩是被美國實驗室遺留在島上的實驗動物,30年的實驗室生活,讓牠們無法學會在野外生存,在實驗室撤出島嶼後,仍然需要倚靠人類的照顧。

猴島上的黑猩猩涉水接近船隻,抓住照護人員扔給牠們的食物。   取自Washington Post

60歲的托馬斯指著其中一隻36歲的雌性黑猩猩:「那是瑪貝爾(Mabel),看!她喜歡在水中洗食物」,在托馬斯講完後,瑪貝爾把牠的香蕉泡到了棕褐色的河裡——瑪貝爾還是小嬰兒時,托馬斯就認識牠了,在致命的伊波拉病毒爆發期間,曾對牠注射病毒的紐約研究人員離開了賴比瑞亞,放棄了生命可長達半個世紀的瑪貝爾和其他黑猩猩,而儘管和這些可能攜帶疾病的強壯動物互動存在著風險,但托馬斯相信牠們不會傷害他,因為牠們認識他。

在賴比瑞亞的六座紅樹林島上,散居著66隻黑猩猩,這幾個在大西洋沿岸的臨時庇護所被統稱為猴島(Monkey Island),這些被實驗單位拋下的黑猩猩,每天要吃掉約500磅(約226公斤)的農產品,以及每週一批的水煮蛋以補充蛋白質,從來沒有學會過在野外生活的牠們,靠著國外慈善機構提供的資金,以及自鐵籠生活以來就認識牠們的人的照顧,得以繼續生存。

1974年時,紐約血液中心(New York Blood Center)在賴比瑞亞成立了Vilab II研究中心,研究人員讓黑猩猩感染肝炎、河盲症(river blindness,一種由寄生蟲引起的眼疾)以及許多其他疾病,以進行疫苗研發,就在那個時間點前後,美國本土開始禁止引進野外捕捉的黑猩猩。直到2005年,在賴比瑞亞戰爭不斷和美國民眾要求停止黑猩猩實驗的壓力之下,紐約血液中心終止了研究,並開始安排長期照顧黑猩猩的事宜。

由於這些黑猩猩可能會透過體液將疾病傳染給其他人,也可能因為習慣人類而主動靠近,加上牠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摘採水果或捕捉昆蟲,將他們放回賴比瑞亞的森林中是不可行的,唯一的方法就是將牠們留在島上,因此紐約血液中心將牠們轉移到實驗室附近無人居住的六個小島上,並在接下來的10年中,繼續提供資金,雇用原來的實驗室工作人員照顧黑猩猩,工作人員會每隔一天帶著食物和飲水來到這些島嶼。

托馬斯就是其中一位,他從20歲起就在Vilab II研究中心照顧黑猩猩,最初他負責餵食動物、清理牠們的生活環境,四年之後,他被升用為醫療技術人員,托馬斯了解每隻黑猩猩的性格,並且把牠們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然而,到了2015年,隨著伊波拉病毒肆虐賴比瑞亞,紐約血液中心決定撤銷對這些黑猩猩的所有資助,他們通知賴比瑞亞政府「不再從其重要的救生任務中轉移資金」。

儘管如此,托馬斯仍堅持照著時間表餵養,直到最後一分錢耗盡,他和其他照護人員一起到水果攤尋求幫助,這在流行病肆虐期間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但仍有人願意提供幫助,一位特別慷慨的鄰居還給了他50顆椰子,他們收集到足夠的食物幫助黑猩猩存活數週,在這段時間內無薪照顧這些黑猩猩。

托馬斯回憶起當時的狀況,他記得來到島上時,看到瘋狂、絕望的黑猩猩,牠們爭奪殘餘的食物,因為提供的量不足以餵飽牠們。

現在猴島的黑猩猩每天會收到500磅(約226公斤)的農產品,以及每週一批的水煮蛋以補充蛋白質。   取自Washington Post

托馬斯說,他向任何願意聽的人講了這個故事,最終與國際人道協會(HSI)建立了聯繫,自那以後,這間非營利組織為照護這裡的黑猩猩提供了資金,每年在猴島上花費約50萬美元。現在他們能夠一日提供黑猩猩兩餐。(儘管在強烈的抗議和合作單位的施壓下,紐約血液中心在2017年同意向HSI支付600萬美元,但HSI當時估計,照顧黑猩猩終老的總費用為1700萬美元。)

現在猴島有10位人員組成的照護團隊,儘管他們盡了最大努力控制黑猩猩的生育,包括為雄性進行輸精管結紮手術,以及在食物中加入避孕藥物,但仍有幾個黑猩猩寶寶出生,美國人道協會主席布洛克(Kitty Block)表示,牠們是「非常可愛的意外」。

多年來,這些黑猩猩在賴比瑞亞已經成為傳奇,儘管一些媒體報導繪聲繪影的將牠們描繪成具有傳染病威脅,一則報導寫著:「一群怪物黑猩猩生活在自己的小島上,就像電影《人猿星球》遇上《生化危機》」,對此,托馬斯翻了個白眼,並表示大眾應該要遠離這些可能會受到驚嚇和攻擊的動物。

托馬斯(Joseph Thomas)已經照顧猴島的黑猩猩40年,現在受僱於國際人道協會(HSI)。   取自Washington Post

在所有照顧人員中,沒有人比托馬斯和黑猩猩更親近,他會抱著這些就像他的家人一般的黑猩猩,用名字呼喊牠們,他說:「我會一直這樣做,直到他們死了或者我死了。」

這些照顧人員希望將來能夠在其中一座島上建立動物醫院,並擁有適當的安全系統讓人們遠離黑猩猩,現在是由照顧者坐在每個島嶼旁的小碼頭上,讓來看這些黑猩猩的民眾離開,但這仍然無法阻止旅遊指南不明智地建議遊客搭漁船的便車來觀賞黑猩猩。

.本文摘譯、改寫自《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U.S. lab chimps were dumped on Liberia’s Monkey Island and left to starve. He saved them.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