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為何殺死野生動物?尼泊爾研究訪問百位盜獵者 探討原因

為何殺死野生動物?尼泊爾研究訪問百位盜獵者 探討原因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非法野生動物貿易是在棲地破壞之外,物種生存面臨的第二大威脅,這個年產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有著危險的國際犯罪網,為了打擊野生動物犯罪,許多國家投入了相當的心力,甚至將保育執法軍事化,但是如何從源頭阻止人們參與盜獵活動,一直是個問題。近來尼泊爾一項針對盜獵者的新研究,揭露了人們為何會犯下野生動物罪行,以及提供勸阻他人參與的方法。

了解人們從事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的原因,是制定解決問題策略的關鍵。   取自World Atlas

在尼泊爾,被定罪的盜獵者常被判處長期徒刑和高額罰款,近年來對參與這類非法國際貿易的罰款及法律制裁也有所增加,這些策略在很大程度上嚇阻了非法貿易,但是科學家們認為,阻止犯罪萌芽的方法也很重要,因此迫切地需要了解是什麼原因促使人們參與非法野生動物貿易,以及執法對他們的生活產生了哪些影響,當了解了這些後,就可以設計實用的策略來預防犯罪。

這項名為「保育執法:尼泊爾因野生動物犯罪而入獄者的見解」(Conservation enforcement: Insights from people incarcerated for wildlife crimes in Nepal)的研究於2019年12月發表,由英國蘭卡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環境中心研究人員進行,論文第一作者鮑德(Kumar Paudel)同時也是科學導向的非營利組織「綠意尼泊爾」(Greenhood Nepal)的共同創辦人、管理者,研究試圖探究人們參與盜獵的動機。

鮑德和他的同事們在2016至2017年間,訪問了尼泊爾全國116位因野生動物犯罪而服刑中的人們,61%的受訪者因參與非法犀牛貿易而入獄,而有56%受訪者是窮人、有75%來自原住民社區,這表明了執法的影響可能不公平。鮑德用他的母語尼泊爾語與受訪者談話,他告訴《World Atlas》:「我在同一個社會長大,而且我一直在密切關注與野生動物貿易有關的非法案件,很多結果對我來說並不意外。但是,還是有一些令我感到驚訝。」

鮑德(Kumar Paudel)在尼泊爾查巴縣(Jhapa)採訪一名漁夫。   取自World Atlas(Photo by: Kumar Paudel/Greenhood Nepal)

「首先,雖然入獄者說他們知道這些貿易不合法,但他們也嚴重低估了非法貿易涉及的風險和社會影響,人們投機地參與野生動物貿易,然後受到很重的懲罰;再來是他們參與非法貿易的主要動機是賺外快,而不是主要的財務需求,因為它比其他工作更輕鬆。」鮑德說道。

研究的主要發現可以總結為:

1. 儘管大多數受訪者稱自己「貧困」,但在被捕之前,只有10.3%的人將非法野生動物貿易作為主要職業。
2. 受訪者參與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的動機多樣,有87.9%的人用它賺外快,而非為了滿足基本的經濟和營養需求、37.1%的人認為這是一項比較輕鬆的工作。
3. 93.1%的受訪者知道這些野生動物貿易不合法,但是,只有34.5%的人知道被發現後可能會遭到逮捕,大多數人不知道監禁的規模和相關的罰款。
4. 將近50%的受訪者及其家人遭受了入獄的負面影響,有離婚、家人自殺、聲望下降、財產損失等社會影響,許多受訪者的孩子也不得不輟學。

此外,保護區附近的社區特別容易受到影響,例如尼泊爾奇特旺國家公園(Chitwan National Park)附近的一所監獄中,有超過20%的囚犯是因野生動物犯罪而入獄,而在全尼泊爾的囚犯比例中,這個數字只有3%,研究另一位作者菲爾普斯(Jacob Phelps)說,「這很令人難以置信,特別是考慮到很多人原本在同一社區被徵地,好為保護區挪出空間,我們打擊了他們兩次,那是巨大的社會成本。」

原住民音樂家在社區演唱有關野生動物法規及參與非法貿易風險的歌曲。   取自World Atlas(Photo by: Kumar Paudel/Greenhood Nepal)

考慮到人們似乎低估了被抓到的風險,而且不完全理解懲罰的規模,鮑德和他的同事設計了一些項目來確保提高大眾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他們與一位著名的尼泊爾原住民音樂家合作,譜寫了5首歌曲,向大眾傳播他們在研究中獲得的訊息,「我們製作了歌曲和MV,歌曲使用了原住民音樂,音樂家以悲劇歌謠而聞名,去年下半年,他們在尼泊爾中部保護區周圍的社區現場表演這些歌曲,並透過尼泊爾境內的330多個社區廣播播放,涵蓋了約900萬人。音樂是最簡單的交流方式之一,即使是不識字的人也可以理解我們的歌曲。」

鮑德:「我認為科學家不應該等待決策者來讀他們的論文,他們應該找到方法為政策提供依據,並在當地進行保育措施。」

居住在奇特旺國家公園附近的丹加納(Basudev Dhungana)是Mrigakunja緩衝區住戶委員會的前主席,該委員會與社區合作,將保護區收益用於本地發展,也參加了一場演出,並同意人們對於表演感到滿意,「我們都喜歡薩朗琴(sarangi)音樂,這是一種讓社區意識到野生動物保育的簡單創新方法」,不過,丹加納說,政府需要做的不只是對保育執法進行投資,還要對國家公園附近社區的教育和就業機會進行投資,好讓人們從保育中獲益,盜獵活動就會減少。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