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日本黑鮪魚面臨國際仲裁 MSC永續海鮮標章權威地位動搖

日本黑鮪魚面臨國際仲裁 MSC永續海鮮標章權威地位動搖

環境資訊中心/提供

十年前,「魚中之王」黑鮪魚因出現存續危機,在環團殷殷告誡之下暫別餐桌。近期評估顯示,東部大西洋黑鮪魚族群健康狀況改善不少,海洋管理委員會(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 MSC)近期甚至打算發給日本在東部大西洋的黑鮪魚產業「生態標章」,遭到環團和科學家齊聲反對,認為標章授與所根據的科學方法有問題,這麼做可能讓黑鮪魚再次受到威脅。

日本為黑鮪魚消費大國。圖片來源:myke lyons(CC BY-NC 2.0)

MSC世界權威永續海鮮標章 地位動搖

獨立法官於6月1日聽取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皮尤慈善信託基金會(Pew Charitable Trusts)、日本漁業公司和MSC審查人的證據,協助鑑定審查人是否有權建議日本Usufuku Honten漁業獲得該標章。

如獲批准,該公司將可以向消費者出售首批獲MSC認證的黑鮪魚,宣示該漁業是管理良好的永續漁業。

WWF和皮尤基金會強烈反對該裁決,他們認為現在宣布黑鮪魚族群已完全恢復還言之過早。他們發現在評估過程的瑕疵及缺乏公正性。WWF說,Usufuku Honten是一家小公司,在大西洋只有一艘船,但隨著日本對永續黑鮪魚的需求增加,日本一個國家就消耗80%的黑鮪魚,授予標章可能導致後續消耗大增。

如果法官採納環團的主張,則可能影響到MSC世界永續海鮮標章的權威性。MSC表示,目前全球有15%的漁業通過認證。

WWF:審查科學方法有問題 認證過程缺乏公正性

WWF地中海海洋倡議主任朱塞佩・迪卡洛(Giuseppe Di Carlo)認為,授予該公司認證標章無異於「欺騙市場」,「如果這成為第一個獲得生態標章的黑鮪魚漁業實體,之後的其他黑鮪魚漁業都將以相同的標準為基準。對於喜愛黑鮪魚的日本市場來說,MSC認證就是錦上添花。」

但是MSC表示,針對單一漁業實體進行審查不是先例,任何審查都不會影響未來的黑鮪魚產業。

WWF反對的原因是該標章的審查者所使用的標準。該審查者獨立於MSC,審查黑鮪魚族群的健康狀況以及漁業監督機構國際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of Atlantic Tuna, ICCAT)管理黑鮪魚族群的方法。

WWF主張生態標章的認證過程缺乏公正性,且科學方法有問題。圖片來源:Tom Benson(CC BY-NC-ND 2.0)

要獲得MSC的認證,過程需要18個月,首先需要由獨立的「合格審查機構」(conformity assessment bodies, CAB)評估漁業實體。CAB訪問漁業實體、諮詢專家,並考慮所有可用資料,決定其是否符合MSC標準。目前有11個CAB,其中一個是總部位於英國的「Control Union Pesca(CUP)」顧問公司。

去年,CUP的初步報告確定Usufuku Honten符合MSC認證標準。

迪卡洛主張,這個過程「缺乏公正性」且科學方法有問題:「MSC聲稱其科學方法非常嚴格,但我們可看到一些反例,MSC審查人使用了許多遠低於科學平均值的標準。這不是永續漁業,但MSC審查人卻提出許多確保其通過的標準。我不認為這是永續性的意義。」

第三方審核單位Assurance Services International(ASI)針對這個過程進行審查發現,CUP在2018年曾向Usufuku Honten保證,它將成為首個獲得認證的黑鮪魚漁業。ASI的報告提出六個輕微疏失,這是其中一個。

MSC則表示,在那之後,CUP已採取行動解決ASI提出的問題。

永續漁業不永續? MSC認證亟待改革

WWF 20年前參與建立了現在的MSC,但WWF總共反對過其17項認證,大多數都以失敗告終,並呼籲該機構進行改革。

「我們認為MSC是一個出色的工具,」迪卡洛說:「但我們也已經明確表示,MSC系統需要更多的改革,使之滿足永續性的標準。」

皮尤慈善信託基金會(Pew Charitable Trusts)成員加蘭德(Grantly Galland)表示,經過多年的過度捕撈,現在宣布黑鮪魚脫離險境還為時過早。加蘭德說:「最近對東大西洋和地中海地區的漁藏評估有很多不確定因素。科學家們無法確認漁藏是否已經恢復。」

Usufuku Honten執行長Sotaro Usui發表在MSC網站上的一封信指出,WWF的反對意見「令人失望和不公平」,並指責其利用此次審查批評MSC和ICCAT。

經過多年的過度捕撈,現在宣布黑鮪魚脫離險境還為時過早。圖片來源:Tom Puchner(CC BY-NC-ND 2.0)

2017年,ICCAT科學家估計黑鮪魚族群的健康狀況後表示,無法肯定族群已恢復,並建議謹慎設置配額。

海洋基金會國際漁業保護資深官員米勒(Shana Miller)表示:「族群量是比十年前更多。但是這個狀態能說是恢復了嗎?我們不知道,ICCAT科學家也不知道。如果他們不知道,MSC是怎麼知道的?」

《鮪魚戰爭》一書作者史蒂芬・阿道夫(Steven Adolf)說:「MSC仍然目前的最佳認證標準,但還有改進的空間。我認為MSC也知道這一點。ICCAT的管理不健全,Pew、WWF和MSC都想要改善它。」

環團提異議 仲裁下一步留待法律專家決定

MSC科學和標準長柯瑞(Rohan Currey)博士說,審查工作包含許多層次的檢驗,並搜集來自多方的意見,確保獨立審查者在決定漁業是否永續時考慮到所有可用資訊。

「Usufuku Honten於2018年申請進行審查,該過程仍在進行中。身為參與者,WWF和皮尤信託基金會將很快有機會向獨立的法律專家提出未決的異議,然後由法律專家決定方向。」

「我們無法預先判斷評估的結果,但是,只有在有證據證明其符合MSC嚴格標準的情況下,漁業實體才能獲得認證。顯然,這對於東部大西洋黑鮪魚曾被過度開發的族群來說非常重要。」

CUP發言人則向《衛報》表示目前不宜置評,因為仲裁員正在評估WWF和皮尤基金會提出的觀點。

參考資料

.衛報(2020年6月1日),Bid to grant MSC ‘ecolabel’ to bluefin tuna fishery raises fears for ‘king of fi衛報(2020年6月1日),Bid to grant MSC ‘ecolabel’ to bluefin tuna fishery raises fears for ‘king of fish’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