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消失50年 索馬利亞象鼩再現身 棲地荒涼更安全

消失50年 索馬利亞象鼩再現身 棲地荒涼更安全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消失了50年的索馬利亞象鼩,重新在非洲之角被發現了!這種跟大象一樣有著長長鼻子、物種親緣關係也跟大象、海牛等大傢伙更接近的動物,身形卻小上許多,牠們用長長的鼻子吸食螞蟻,奔跑速度最快可達時速30公里,自1968年以來就沒有任何科學記錄,不過,去(2019)年底,研究人員循線來到吉布地共和國,利用花生醬、燕麥片和酵母,引誘到了這些小傢伙現身!

消失了50年,再次被發現的索馬利亞象鼩。   取自The Guardian(Photograph: Global Wildlife)

象鼩長得像老鼠,但牠們與老鼠的物種親緣關係遠得很——人類還比他們更接近老鼠!事實上,象鼩反而和土豚、大象和海牛有近親關係,這些動物都有相似的鼻部,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象鼩的後肢較長,這意味著牠們很適合跑步,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Steven Heritage:「與其他小型哺乳動物相比,牠們後肢的比例更接近羚羊或瞪羚。」他補充表示,有些象鼩的移動速度可達時速30公里,此外,象鼩還是自然界中少有的終生一夫一妻制動物 。

而索馬利亞象鼩(Galegeeska revoilii),是全球現存20種象鼩中最神秘的物種之一,因為人們只知道牠們棲息於索馬利亞而得名,過去半世紀,人們只能從幾十年前收集、保存在博物館中的39個標本去了解牠們,而50年過後的再發現,不是在索馬利亞,而是同樣位於非洲之角的吉布地共和國。(註:非洲之角為非洲東北部一片呈犀牛角狀向東突出的地區,包含了多個國家,其中大部分地區屬於索馬利亞領土,因此也被稱為索馬利亞半島。)

2019年,科學家聽說了在吉布地的目擊報告,開始在該國按照線索尋找索馬利亞象鼩,吉布地自然協會(Association Djibouti Nature)的Houssein Rayaleh從當地的舊照片中辨識出了這種生物,並表示他以前見過牠們。

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研究人員Steven Heritage和發現的其中一隻索馬利亞象鼩。   取自CNN

研究團隊利用當地知識以及索馬利亞象鼩需要躲避猛禽的事實,將誘捕裝置放置在動物可能出現的位置,接著混合花生醬、燕麥片和酵母製成誘餌,在12個地點設置了超過1200個誘捕設備,最後在第一個設置、位於多岩石地區的陷阱中,捕獲了第一隻索馬利亞象鼩,並透過動物尾巴上絨毛認出了牠,這是索馬利亞象鼩與其他象鼩最明顯的區別。

Heritage說:「這太神奇了,當我們打開第一個陷阱,並在尾巴的尖端看到一簇絨毛時,我們看著對方,簡直不敢相信。自1970年代以來進行的一些小型哺乳動物調查,都沒有在吉布地找到過索馬利亞象鼩,對我們來說,這麼快找到牠們真的是偶然。」

研究人員很高興看到這些索馬利亞象鼩的棲地沒有任何迫在眉睫的威脅——因為這裡的岩石實在是太多了,不太適合開發、農業發展等人類活動,這暗示了物種將有一個安全的未來。全球野生動物保育組織(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的Robin Moore說:「通常當我們重新發現失落的物種時,我們只會發現一兩個個體,並且必須迅速採取行動,以防止牠們即將滅絕。」

研究團隊在一個多岩石、不宜人居與開發的地區發現了索馬利亞象鼩。   取自The Guardian(Photograph: Global Wildlife)

在這次的行動中,研究團隊一共捕獲12隻索馬利亞象鼩,並透過DNA分析,發現索馬利亞象鼩與生活在摩洛哥和南非、距離相當遙遠的其他象鼩關係最密切,這讓該物種的學名被重新命名,由於一隻象鼩的領土面積小於一個後院的平均大小,索馬利亞象鼩如何來到此地,也給生物學家們帶來了一個新的進化論謎題,而該研究於8月18日發表在開放取用的同行評審期刊《PeerJ》

Heritage計劃明年再返回非洲之角,在一些索馬利亞象鼩身上裝設無線電標籤,以進一步了解牠們的生活地區、使用的空間以及配對的方式。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