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展演動物 看見家鄉動物困境 印度裔導演拍紀錄片 揭寺廟大象受虐現實

看見家鄉動物困境 印度裔導演拍紀錄片 揭寺廟大象受虐現實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出生印度喀拉拉邦、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紀錄片導演Sangita Iyer有一個使命。在兒時,當她看到廟宇飼養的大象披著華服遊行時,認為牠們很美,但後來,她了解了動物遭受的苦難,並製作了紀錄片《被束縛的神靈》(Gods in Shackles),試圖引起人們關注印度廟宇對待大象的方式,她說:「牠們如此的無助,鎖鏈也如此的沉重。見證這一切對我來說真的令人心碎。」

紀錄片導演Sangita Iyer表示,大象在慶典期間會承受很大的壓力。   取自BBC

BBC》報導,在傳統上,印度教和佛教賦予了大象崇高的地位,幾個世紀以來,寺廟和修道院一直使用這些動物來履行神聖的職責,一些信徒甚至會向牠們尋求祝福,還有些大象在死後依然擁有高聲望。在喀拉拉邦著名古魯瓦優爾神廟(Guruvayur Temple)附近,就有一座1比1大小的大象雕像,這是為了紀念備受喜愛的大象Kesavan,而牠的象牙,則裝飾著神廟的入口,Kesavan在1976年過世,享年72歲。

而看到人們在神廟聚集、哀悼大象的死亡,則是相當常見的狀況,就算大象不那麼出名也是如此。Iyer說:「他們將大象折磨致死,死後為牠們點燈,流下鱷魚的眼淚,彷彿他們真的為這些大象感到難過。」

印度各地的寺廟都有使用大象,但在喀拉拉邦則分布的更加廣泛,印度約有2,500隻圈養大象,喀拉拉邦的數量就佔了五分之一,這些動物既屬於寺廟也屬於個人,光是古魯瓦優爾神廟就有50多隻大象。

古魯瓦優爾神廟擁有50多隻公象。   取自BBC

儀式用大象能為牠們的飼主帶來大量的財富,Iyer表示,有些大象在一個慶典中能賺到一萬多美元,而這筆錢是由慶典的組織者、當地商店和地主支付。Thechikkottukavu Ramachandran是這個產業中最著名的大象之一,牠被認為是亞洲最高的圈養大象,這隻現年56歲的大象已經部分失明,但在印度德里久爾(Thrissur)舉辦的年度大象遊行中,牠仍是備受矚目的明星動物,甚自還有自己的維基百科頁面

由於明顯的壓力,Thechikkottukavu Ramachandran已經多次在遊行中橫衝直撞,去年甚至導致兩人死亡,這促使地方當局一度宣布禁令,禁止在慶典中使用大象,但在民眾抗議後,禁令被取消了。

大象在煙火表演中受到驚嚇,開始橫衝直撞。   取自BBC

在加拿大工作了幾年後,Iyer在2013年一場印度之旅中,第一次看見了沒有穿著華服和戴著裝飾品的大象,她說,這些動物被用像是象鉤、尖銳的鐵鍊等殘酷的工具控制,她還看到了一隻身體狀況極差、名為Ramabadran的公象,印度動物福利委員會建議安樂死這隻動物,但直到牠生命的最後,仍在被用於慶典儀式。

專家則表示,寺廟當局施加的限制,妨礙了對廟中大象身體和心理狀況的科學研究。亞洲象專家、印度科學研究所的Raman Sukumar博士說:「寺廟永遠不是養大象的好地方。大象是一種高度社會化的動物,應該生活在社會團體中,牠們永遠不該被單獨養在寺廟裡。」他舉例,坦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的獨居母象,或者喀拉拉邦全公象團體,都不是大象應該被飼養的方式——亞洲象只有雄性有象牙,喀拉拉邦的寺廟當局更喜歡使用公象,而母象則在印度南部其他地區被廣泛使用。

鎖鏈讓許多大象腿部受傷。   取自BBC

而為了讓大象學會服從,象伕會在寺廟之外的地方,對動物進行嚴酷的訓練,Iyer說:「他們綁住並毆打大象長達72小時,或直到牠們精神崩潰、聽從任何象伕的指示為止。牠們就像殭屍一樣,許多大像只是行屍走肉。」

印度當局現在正在坦米爾納德邦和喀拉拉邦規劃營地,為儀式用大象休息和健康檢查。Sukumar博士表示,特定區域內的寺廟應該合作建造足夠的設施,在確保大象整體福利的環境中持有大象。

去年,喀拉拉邦政府宣布有意加強圈養大象的管理規則,但進展緩慢,但動保人士們表示,即使是現有的規則,也沒有被正確執行。根據Iyer的說法,寺廟當局不願意改變,「有些人強烈的拒絕。否認而不是接受錯誤、表示願意改正是更容易做的事。」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