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跨國官民合作保育 伊比利亞猞猁離開滅絕邊緣 近20年數量增9倍!

跨國官民合作保育 伊比利亞猞猁離開滅絕邊緣 近20年數量增9倍!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近20年前,南歐伊比利亞半島特有的「伊比利亞猞猁」只剩下不到百隻,幾近滅絕,但在一系列的保育計畫下,這種帶有豹一般的斑點、長著又大又尖耳朵的貓科動物,在最新的族群調查中,已經增加到了855隻!這個數字是第一次調查時的9倍之多,遠離滅絕邊緣,現在伊比利亞猞猁的足跡正在遍佈西班牙和葡萄牙。

近20年的跨國保育工作,讓伊比利亞猞猁數量成功上升。   取自The Guardian

伊比利亞猞猁又稱西班牙猞猁、南歐猞猁,過去常被列為歐亞猞猁的亞種,但如今被視為一個獨立物種,《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在上個世紀末,這種動物的未來黯淡無光,牠們直到1970年代中期都被視為害獸,而佔牠們飲食90%的兔子,則是因1950年代開始出現的多發黏液瘤病(myxomatosis)而數量急遽下降,1980年代的兔子出血性疾病又是另一次巨大的打擊,此外,建設高速公路造成的棲地破壞、破碎化及人類範圍的擴張,都讓問題更加複雜。

2002年時,首次的伊比利亞猞猁數量調查結果顯示,動物在整個半島上的數量只剩下94隻,不過今年公布的最新調查顯示,動物的數量已經來到了855隻,在過去的18年中增加了9倍,專家表示,如果目前的保育和再引回(Reintroduction,在原分布範圍再引進已滅絕的物種,並建立族群)工作能夠維持衝勁,伊比利亞猞猁將有望在2040年脫困。

在2019年進行的族群調查中,有80%的伊比利亞猞猁分布於西班牙,而去年伊比利亞半島共有311隻小猞猁出生,育齡雌性則為188隻。生物學家Miguel Ángel Simón在去年退休之前,花了22年的時間來保存並建立伊比利亞猞猁族群,他回想起和同事們面臨的艱鉅任務:「當我們從2000年開始時,我們甚至不知道還剩下多少隻猞猁。」

「我們從第一次族群調查中發現有94隻,我們認為牠們將會消失。我們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拯救牠們—牠們正處於瀕臨滅絕的嚴重危險之中,那時,牠們是世界上最瀕危的貓科動物,我們的首要目標只有阻止牠們滅絕。」Simón說道。

過去80年,伊比利亞猞猁的分布範圍。而目前主要族群集中於西班牙的多尼亞納國家公園和莫雷納山脈。   截取自The Guardian,本站翻譯上字

保育人員向政治人物尋求資金和承諾、從土地所有者和大眾獲得合作的策略逐漸獲得了回報,在安達魯西亞(西班牙自治區)政府、其他西班牙地區、葡萄牙當局、非政府保育組織的協調下,動物的下降趨勢被遏止,族群數量開始擴大,並被重新引入其他地區。

Simón表示:「現在的形勢非常好,我認為我們可以保持樂觀和平靜,因為我們不僅剛剛恢復了安達魯西亞的族群,而且還在葡萄牙——伊比利亞猞猁一度在此滅絕、埃斯特雷馬杜拉(Extremadura)和卡斯提爾-拉曼查(Castilla-La Mancha)兩個西班牙自治區建立了動物族群。」

關於伊比利亞猞猁的最新階段保育工作是為期五年的「Life Lynxconnect」計畫,預算為1,880萬歐元,其中60%來自歐盟。計畫負責人Javier Salcedo表示,該計畫主要目的是連接現有族群,增加物種的遺傳多樣性,他說:「我們需要看到能夠交換基因的動物交流。」

世界自然基金會西班牙分會(WWF Spain)是計畫的21個合作夥伴之一,該組織的大型食肉動物協調員Ramón Pérez de Ayala警告,如果猞猁族群間保持隔離的狀態,就有發展出遺傳問題的危險,「我們將進行一些遺傳追蹤,以便監控狀況,看看我們是否需要人為移動動物。」他也對猞猁的未來感到樂觀,並希望能看到牠們離開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物種红色名錄的受威脅物種名單。

「如果好運繼續,到了2040年,我們將至少有750隻育齡雌性,並有共3,000隻伊比利亞猞猁。」Pérez de Ayala說道,他估計,西班牙和葡萄牙若要宣稱已經成功拯救了猞猁,還需要20年的艱苦努力。

除了混合並增加現有族群、在兔子豐富的棲地中建立新的族群外,交通意外黑點的製作和標記也同樣重要:2019年,有34隻伊比利亞猞猁被撞死。

對Pérez de Ayala和其他許多人來說,保護猞猁是道德和生態上的當務之急,他說:「每種物種都有其價值所在,而我們在談論的這種動物,牠在平衡地中海生態系的食物鏈方面做得非常好。」在沒有猞猁的情況下,吃兔子的中型掠食者,例如狐狸和埃及獴讓獵物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而當猞猁出現時,狐狸和獴科動物的密度會下降,兔子數量增加。當然,環境和諧只是要保護這些動物的眾多原因之一,Pérez de Ayala說:「從情感上來講,猞猁是一種如此珍貴、美麗的存在。」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