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西雙版納人象衝突(上):保護區外林地全成橡膠園 西雙版納人象無緩衝區

西雙版納人象衝突(上):保護區外林地全成橡膠園 西雙版納人象無緩衝區

記者 李娉婷/編譯

位於中國雲南省南端的西雙版納被譽為野生亞洲象的避風港,數百隻大象生活在此地廣闊的熱帶雨林中,但在現代,要在人類活動與保護野生動物之間取得平衡從來都不是易事,對於西雙版納的一些居民來說,與野象共存變得越來越難,有時甚至致命——隨著棲地的縮小,動物被迫進入農田和人類居住空間,造成的死亡和破壞增加,西雙版納的人象衝突正在升級。

野象在西雙版納的一條河中洗澡。   取自Nikkei Asia

亞洲象是亞洲最大的陸生動物,在1986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瀕危物種,成年亞洲象平均高3.7-4.1公尺,重3-5噸,儘管大多數野象都試圖避開人類,但牠們在受到威脅時會發動攻擊。

《財新》(Caixin)報導,49歲的李國水是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勐罕鎮的一位橡膠割膠工,他在與一群野象的一次意外相遇中失去了妻子,5月初,這對夫婦在下班後騎著摩托車回家時,在村莊外的一條山路上遇見了象群,大象可能受到了車輛驚嚇,因此發動了攻擊,他的妻子當場死亡,被甩出的李國水則渾身多處骨折,在山裡爬了4天,最終被村民解救。

這樣的事件在西雙版納不是個案,在過去的數十年中,人類和大象的受威脅程度都在增加。由於橡膠園和農田擴張造成的森林砍伐,以及保育工作導致的雨林變化,都大大減少了大象的食物來源,同時,雲南的大象數量幾乎翻了一倍,從1980年代的180隻達到如今的300隻(其中約有280隻位於西雙版納),這迫使許多大象離開自然保護區,與村莊和村民近距離接觸。

西雙版納州野生動物保護官員李忠原(Li Zhongyuan,音譯)說:「人類和大象越來越常碰面,衝突無可避免。」

要快速而令人滿意地減緩人象之間的緊張關係似乎希望不大,據當地林業部門表示,自2016年以來,西雙版納州因野象襲擊而造成的人員傷亡激增,光是在2019年就有12人被野象殺害;相較之下,1990年至2010年的死亡人數為33。而2020年已有7人在與野象的衝突中喪生,李國水的妻子是同一象群殺死的第四個人。雲南省政府的數據則顯示,包括其他野象保護區在內,雲南省在2011年至2017年間共有32人因大象襲擊死亡、159人受傷。

除了人員傷亡之外,野象還破壞了民眾財產和農作物,對當地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雲南省林業局的數據顯示,由於農田遭到破壞和經濟活動中斷,從2015年到2019年,野象每年平均造成該省3000萬元人民幣(約450萬美元)的損失。

今年6月,兩隻亞洲象在雲南省普洱市江城縣的一條公路上行走。   取自Nikkei Asia

但與此同時,野象受到的人類威脅也越來越多。根據雲南大學教授陳明勇的說法,在1918年至2005年間,有199隻野象因盜獵和人類活動破壞其棲地而死亡。雲南大學環境研究教授吳兆錄說:「人類和大像已進入近距離作戰,任何一方都不能退縮。」

據勐罕鎮政府表示,野象最早是在3月中旬出現在當地,之後動物破壞了許多民眾財產,而發現重傷的李國水的40多歲村民楊澤涵(Yang Zehan,音譯)則表示,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在村子裡看到野象。勐罕鎮的大多數村民都以橡膠割膠和種田為生,楊澤涵說,今年野象的出現,阻止了許多人進入森林割膠,他們的農作物也被大象破壞或食用。

據報導,西雙版納的人象衝突地區約有4,450平方公里,佔該州面積的22.3%,多數案例發生在勐海縣,位於勐罕鎮以西約80公里處,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勐海縣有9人遭到野象殺害(當年全西雙版納州的死亡人數為12)。

野生動物保護專家一直在追蹤雲南野象的行為變化。勐海縣野生動物保護站的工作人員楊海生說:「在80年代,被野象殺死是非常罕見的,因為牠們避開了人類,很少發動攻擊。」但自2000年代初期以來,野象的行為發生了變化,因為越來越多的動物開始遷出自然保護區尋找食物。

李忠原說:「大象已經越走越遠,並在保護區外留的更久。牠們的行為變得越來越變幻莫測。」一位自2010年起開始追蹤野象的監測員說,這些動物變得越來越大膽,「最開始牠們會迴避人,並迅速回到森林,但現在牠們非常大膽地搬進小鎮,人們很害怕。」

專家表示,大象行為的改變,部分反映了人類活動不斷擴張,影響了牠們的棲地,自1980年代以來,隨著更多耕地的開發,西雙版納的森林面積持續減少,野象自1995年起開始有遷徙到傳統棲地之外尋找食物的記錄,而因為都市化阻礙了牠們的遷徙路線,一些象群從未回到森林之中。

在1990年代,隨著橡膠價格的上漲,農民開始種植橡膠樹,雲南大學的陳明勇說,2013年的橡膠熱潮,推動了雲南橡膠園的擴張,幾乎覆蓋了指定保護區之外的所有天然林地,在野生動物棲地和人類居住區之間沒有了緩衝區,也減少了野象食用天然植物的空間,「自然保護區外的每個角落都種著橡膠樹。」

2017年對雲南南部森林變化的研究表明,當地天然林地面積從1975年的69%縮減到2014年的58%;同時,橡膠林的面積增加了23倍以上。研究發現,橡膠園的擴張侵蝕了亞洲象的棲地,讓適合牠們棲息的地區更加破碎化,迫使這些動物向北遷移。

而導致野象棲地縮減的原因,不只經濟發展,保育工作竟也成了傷害⋯⋯(西雙版納人象衝突(下):保護區森林覆蓋率增加 反使野象離開森林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