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官員貪腐、登記文件造假 斯里蘭卡野象遭非法捕捉 偽裝人工圈養出生

官員貪腐、登記文件造假 斯里蘭卡野象遭非法捕捉 偽裝人工圈養出生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斯里蘭卡擁有豐富的野生動物資源,並視大象為國寶,不過人象衝突、不當對待動物、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等問題也時有所聞。最近的一項發表在《自然保育》(Nature Conservation)期刊上的研究就指出,一些野生動物官員的貪腐,以及不適當的政治和其他干預,是斯里蘭卡克服非法捕捉野象和國內貿易的主要挑戰。

在斯里蘭卡被非法捕捉的野生小象。   取自Nature Conservation

這篇論文名為「斯里蘭卡野生亞洲象的非法捕捉和內部貿易」,該研究首次記錄了2008年1月至2018年12月間,在斯里蘭卡被非法捕捉和交易的野象,研究團隊表示:「我們記錄了55起大象被非法交易的案件,由於捕捉時大象的高死亡率,以及收集這種高組織性非法貿易數據所面臨的挑戰,這可能是一個被低估的數字。」

此外,這55起案件中,有50%以上的大象是青少年,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和2015年緝獲的大象數量比其他時間的總和還多,研究團隊還發現了從野生動物保護區和國家森林中非法捕捉野象的證據。

「更重要的是,我們確定了野生動物官員貪腐的證據,如果要制止斯里蘭卡對野象的非法捕捉和國內貿易,要克服的主要挑戰是政客和其他高階人員對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的參與,以及對野生動物法律積極執法的匱乏。」

該研究引用了另一篇2015年的論文,其中觀察到最後一隻出生的圈養大象是在1994年;但是斯里蘭卡野生動物保護部(DWC)部長在2015年7月9日交給地方法院的報告指出,在2000年至2015年間,有37隻人工飼養小象的登記申請,這讓人們對這37隻小象的來源產生了嚴重懷疑。

研究還顯示,一些野生動物官員曾協助對大象進行詐欺登記,「為了方便進行詐欺登記和發放許可證,DWC的某些腐敗官員保留了沒有大象的文件,以及回報大象死亡的文件,他們沒有關閉或撤銷這些文件。」研究指出,審計部門也正在對這些偽造文件進行調查,「在這些操作中,原來的項目被刪除,輸入新的內容,舊大象的照片被新大象的照片取代。」

而在DWC官員的參與下,2012、2013和2014年提出的申請可追溯到2008年,研究團隊表示,這也許能解釋為何登記文件的大象年齡和獸醫評估的年齡間存在明顯差異。研究團隊指出,斯里蘭卡社會上一些名人,包括商人、政治人物、僧侶、政府官員、地方法官和旅遊業企業家,都參與了斯里蘭卡的活象貿易。

根據研究,團隊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希望能用於實施減少亞洲象盜獵走私和物種保育管理的政策,「在中期,我們呼籲制定一項關於圈養大象的國家政策,限制以文化、宗教和旅遊為目的使用圈養大象,在過程中,我們呼籲當局採取標準化的圈養大象登記協定,包括DNA登記、監測圈養族群、疾病管理,以及工作人員和象伕的訓練和能力發展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