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尼泊爾殺人大象被控“發瘋” 專家判定行為無異常 解除撲殺危機

尼泊爾殺人大象被控“發瘋” 專家判定行為無異常 解除撲殺危機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本(12)月中旬,在尼泊爾的桑薩里區,一隻成年雄象襲擊了一名青年,青年當場死亡,由於該地區常有人象衝突,這起死亡事件再次引發民怨,當地居民認為大象「發瘋了」,要求處死牠,地方政府也考慮採取這種措施,讓保育人士大為不滿,所幸隨著中央派來技術人員與專家團隊進行調查,確認雄象並沒有「行為異常」,解除了撲殺危機!

造成這次死亡事件的雄象常離開保護區,進入附近的人類居住區。   取自VICE

12月14日早晨,一名28歲青年在桑薩里區(Sunsari)科西鄉村第6自治市(Koshi Rural Municipality Ward No. 6)的麥田工作時,被來自科西塔普野生動物保護區(Koshi Tappu Wildlife Reserve)的大象衝撞踩踏死亡,科西鄉村自治市主席Eiyub Ansari:「因為濃霧,能見度很差,受害者沒辦法看到從遠處而來的大象,因此他無法逃跑,大象當場殺死了他。」

科西塔普野生動物保護區橫跨桑薩里區、薩普塔里區(Saptari)和烏代普爾區(Udayapur),過去的四年中,在保護區和這三個地區的緩衝區,野象造成了多達24人死亡。而根據科西塔普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數據,在同一時期,野象造成了約250人受傷,其中一些因此殘廢。

這隻襲擊青年的大象隨後被判定為是一隻「Makhna」(沒有象牙的雄象),在青年死亡後,青年的家人和桑薩里區的居民要求當局處死這隻雄象,科西塔普野生動物保護區共有7隻野象和3隻被馴服的大象,根據保護區管理員Chandra Shekhar Chaudhary的說法,這隻雄象是其中最暴力的,其他大象遇到人類時通常會因為害怕而逃跑,但牠會選擇進行攻擊。

但是,保育人士及大象專家指出,這隻雄象並沒有「發瘋」,牠正處於尋找交配對象的「情緒暴烈期」(musth),這個時期的雄象會充滿攻擊性,當這些大象被人類打擾時,牠們會生氣或覺得自己正在受到攻擊。

卡普塔德國家公園(Khaptad National Park)保育官Ashok Kumar Ram:「仲夏和仲冬是雄象情緒暴烈的主要時期,在這段時間內,牠們的眼睛會有分泌物流出、容易煩躁,最好盡可能遠離牠們。但是因為觀念不足,人們通常會拿工具刺向大象、尖叫,這會讓狀況更糟。」

野象殺人引眾怒 尼泊爾地方當局考慮撲殺大象 遭中央反對

這隻Makhna襲擊青年時可能處於情緒暴烈期,但桑薩里區的居民認為這次襲擊並單一事件,他們表示牠還需要為過去五年中死亡的7人負責,但尼泊爾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保育部發言人Haribhadra Acharya認為,牠可能是該地區大象集體造成的損害的代罪羔羊,「許多大象襲擊事件發生在晚上或有霧的時候,能見度很低,很難認出造成人身傷害和財產損失的大象是哪隻。雖然Makhna可能要為許多事件負責,但也有可能是不同的大象做的,懲罰牠是在報復。」

尼泊爾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保育部會在「常惹麻煩」的大象身上套上無線電項圈,追蹤其活動。   取自VICE

大象在尼泊爾是受到保護的動物,但法律允許在特殊情況下撲殺大象,根據Acharya的說法,政府只會處死「瘋象」,這需要專家進行詳細檢查和行為評估。

桑薩里區政府考慮殺死雄象的想法不只遭到保育人士的譴責,中央保育機關也表示反對,在憾事發生後,保育部派遣奇特旺國家公園(Chitwan National Park)的野生動物技術人員和專家小組前往當地照顧動物,保護區新聞官Jhaulai Chaudhary說:「大象最近沒有造成任何傷害,似乎已經冷靜下來。」在確定大象並未「發瘋」並已經平復情緒後,撲殺危機已經解除。

此外,為了控制當地人和野象之間可能的接觸,公園當局已將馴養的大象轉移到保護區的核心區域,因為野象是為了求偶而走出保護區,這樣一來,野象就不會在尋找伴侶時進入人類居住區,Chaudhary表示,大象已經被轉移到公園核心區域的深處,新地點位於薩普塔里區,距離距公園的​​總部只有幾公里遠,有一些資深官員進駐,但附近沒有任何人類居住區。

這項措施是大象研究人員建議的諸多措施之一,根據喜馬拉雅自然基金會(Resources Himalaya Foundation)大象專家Dinesh Neupane的說法,把大象的繁殖中心搬遷到公園深處的核心區域,可以減少大象離開保護區交配的機會,進而最大程度地減少人象衝突發生的機會。

不過要長期解決問題,Neupane建議還是需要設立預警系統,他認為只透過無線電項圈追蹤大象不夠有效,還需要派員來監督大象的行動,以便警告村莊即將發生的危險,當兩者一起運作時,就能將損失降到最低,運作方式類似於地方性的反盜獵小組。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