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我們都是動物” 加拿大攝影師創辦攝影倡議組織 讓人們看見動物

“我們都是動物” 加拿大攝影師創辦攝影倡議組織 讓人們看見動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世界各地的農場、屠宰場、展演設施、實驗室之中,每天有無數動物被人類利用,但是你「看」得見牠們嗎?為了讓人們意識到這些動物的存在,一名加拿大攝影師以訴說世界上各種隱藏的動物故事為使命,在2003年啟動了「We Animals」計畫,並在2019年成立非營利組織「We Animals Media」,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師參與其中,用一張張照片記錄人類環境中的動物生活,以影像進行動保倡議。

We Animals Media創辦人喬安·麥克阿瑟(Jo-Anne McArthur)。   取自BRIGHT(pohoto: Kelly Guerin)

十多年來,加拿大攝影記者、作家兼教育家喬安·麥克阿瑟(Jo-Anne McArthur)一直在記錄全球動物的困境,We Animals計畫用攝影、新聞和電影製作等方式,將背景中的動物帶到聚光燈下。喬安表示,這些動物是與我們有著密切的關聯,卻沒有在我們的生活中被看到或被考慮到的存在,她說:「牠們是我們吃、穿、用來測試、娛樂和作為宗教獻祭的動物,野生動物和伴侶動物得到了很多關注,但其他動物沒有。」並表示We Animals計畫的誕生是必然,「我越思考,就越迫使我去捕捉並講述牠們的故事。」

自開始攝影工作以來,喬安已經在近60個國家記錄了動物園、集約農場、幼犬繁殖場和馬戲團等場所中的動物,2014年時,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書《We Animals》,2019年喬安擴大了計畫規模,We Animals從一項個人拍攝項目拓展為非營利組織,We Animals Media透過來自全球各地的攝影志工,不斷地擴展檔案庫,讓全球各地的媒體、教育家、組織、政策制定者和有影響力的人能夠利用這些照片講述當代的動物故事,進而擴大影響範圍,在社會運動之間架起更穩固的橋樑。

待屠宰的雞被從卡車上卸下,2019年攝於台灣台北。   Credit: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We Animals Media表示,只要註明拍攝者及We Animals Media,任何致力於幫助動物的個人、組織和媒體都可以免費使用檔案庫的影像,檔案庫中有超過一萬張照片可做非商業利用,並可付費進行商業用途,但We Animals Media強調,他們的照片不可用於任何違反動物利益、促進動物剝削或痛苦的計畫。

去(2020)年末,We Animals Media出版了攝影集《Hidden》,此書收錄了40位攝影師的作品,包括喬安和來自16個國家的39位攝影師,他們將鏡頭對準了集約化養殖場和屠宰場,記錄農場動物從欄舍中出生到進入屠宰場短暫、受困的一生,喬安表示,這本攝影集的目標觀眾不是純素主義者(Vegan)和動物權團體,因為他們已經很清楚這些問題,「我們想影響有影響力的人,並吸引更多的攝影師講這些故事,世界上有很多野生動物和保育攝影師,但很少有人看到這些被藏起來的動物,到目前為止,這本書已經引起了照片編輯、記者和其他攝影師的注意,我真的非常高興。」

40攝影師走進集約化養殖場、屠宰場 出版倡議攝影集《Hidden》

2020年We Animals Media以募資方式出版《Hidden》攝影集,由奧斯卡影帝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撰寫推薦序。   取自Indiegogo

喬安策劃這本攝影集的目的,是希望能引起更多反思,她:「我們是在肉食主義的系統下長大的,我們認為素食主義和純素主義是意識形態,吃動物也是,而它是主流,所以其中的動物消失了,我們被教導不要對事物的來源進行批判性思考,無論是我們使用的藥物還是我們正在吃的火腿三明治。」

「但是,當我們開始看向動物的利用時,會感到非常不舒服,因為其中的訊息和視覺效果簡直令人心碎—人類天生傾向擺脫痛苦和折磨,但當我們聽到動物的故事時,我們必須面對自己是造成動物痛苦的共謀的事實。我們也不想這樣做,因為我們生活在一種追求舒適和愉悅的文化中,我們將樂趣誤以為是快樂,通常我們只是在追求樂趣,而面對這些事情、思考我們的食物並沒有樂趣,所以這確實是一場硬仗。」喬安說道。

令人驚訝地,讓喬安決定開始這本攝影集的契機,是在台北的一個傳統市場!當時她和夥伴正要離開市場,看到了一個攤販將活鱉去殼,並將動物的身體扔進塑膠袋,而爬行動物和兩棲動物要花很長的時間才會死亡,因此喬安知道,動物會繼續在那些塑膠袋裡受折磨,她留在那裡拍照,並持續地感到痛苦。

2019年的一個清晨,喬安(Jo-Anne McArthur)在台灣台北的一個魚市看到攤販將活鱉去殼。   Credit: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她說:「一方面,我確實有攝影師的專業精神,我將相機作為我和正在發生的事之間的一道屏障,我知道我把工作做好的時間有限,這保護了我;另一方面,這麼接近這種苦難真的很痛苦,所以當天凌晨4點,當我回到飯店後,我開始構思《Hidden》的架構。」

在《Hidden》攝影集中,除了集約化農場和傳統市場,其實也包括了流離失所、受傷和死亡的野生動物,這與喬安想傳達的訊息其實存在關聯性,一切又回到了人們利用動物的固有文化,她指出,雖然孩子最開始和家人一起參加狩獵旅行時可能會感到不舒服,但他們被教導這是一種享受自然的方式,「教你這些東西的人也是你在世界上最景仰的人,對嗎?他們說這是愛,是快樂和享受,這很健康,而且你想相信他們。」喬安表示,當被生活中的領導者傳遞這些知識時,很難不去學習它,因此人們必須帶著批判性眼光檢視自己的生活和決定。

對於參於行動的攝影師,We Animals Media不會干涉他們的工作方式、絕不會要求攝影師違法拍攝,但攝影記者可能會自行決定在未獲得許可的情況下潛入設施拍攝,以記錄保密產業中的巨大苦難。喬安也為那些本身並非攝影師,又想參與行動的人們開設了「We Animals Media 攝影大師班」,分享拍攝經驗並回答諸如「如何獲得拜訪權限?」、「你晚上在農場時使用哪種設備和燈光?」、「如何應對看見動物受苦所產生的創傷?」等問題,課程共有8集,有興趣的民眾可以在線上購買收看。

We Animals Media提供超過萬張照片,任何致力於幫助動物的人都可免費使用。   We Animals Media網站截圖

對於We Animals計畫的「我們」(We)一詞,喬安說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我們都是動物,「有時我們會忘記這一點,我們擁有這種階級制度,將自己置於一切之上,統治著這片土地。在談論對動物的使用時,我也喜歡用『我們』而不是『你』,即便我是純素主義者,但我不幸地仍然在很多方面使用動物,成為純素主義者是要盡力而為,因為我們不可能做到『純粹』,我總是嘗試將話語帶到『我們』而不是『你』,當說到『你做了這件事』時,這只是在指指點點,並不是接觸人們的好方法。」

在《Hidden》的募資網站上,喬安提到了政治活動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的《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一書,其中的一個觀點可被精簡為:任何可以提供幫助的人都應該看向苦難,喬安說,在我們的世界裡,當談到動物時,任何可以提供幫助的人就是所有人,因為我們都用某種方式在利用動物,「因此,看著牠們和採取行動確實變成了我們的責任。」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