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美國狩獵俱樂部2021年會 提供319種動物狩獵行程 南非參展商最多

美國狩獵俱樂部2021年會 提供319種動物狩獵行程 南非參展商最多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為了娛樂而殺死動物的「戰利品狩獵」是一種充滿爭議的活動,人們只要付上大把鈔票就可以參與,儘管有許多組織積極倡議,希望能徹底禁絕這種殘酷娛樂,但龐大的利潤讓產業仍在繼續。近日,就有動保組織發表調查報告指出,美國一知名獵遊俱樂部今(2021)年的年會就提供了70個國家、至少319種哺乳動物的狩獵旅遊行程,其中以南非參展商的比例最高,其次為加拿大和美國。

2020年達拉斯狩獵俱樂部年度大會上販售的狼頭與狼皮,今年的年會改為線上舉辦。   Credit: The HSUS

達拉斯狩獵俱樂部(Dallas Safari Club)是一家位於德州的戰利品狩獵產業組織,主辦了美國規模最大的狩獵產業活動,受到疫情影響,今年的年度大會於線上舉辦,根據美國人道協會(HSUS)及國際人道協會(HSI)的調查,該活動的參展商共提供了涵蓋70個國家、至少319種哺乳動物的狩獵旅遊行程,在來自32個國家的849家參展商中,有306家提供美國之外的行程(共有351家參展商提供狩獵旅遊行程),其中有104家提供南非的服務,包括顧問、代訂票券等,廠商也不限於南非的當地公司。

此外,在所有有提供狩獵行程的參展商中,以南非的參展商比例為最高,佔29%,其次則為加拿大的16%和美國的10%。HSI非洲分部野生動物主任德爾辛克(Audrey Delsink):「事實上,南非是世界上最大的狩獵戰利品出口國之一,這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記錄,在永續的基礎上,對保育和國家經濟更有利的是促進野生動物的觀賞,而不是讓少數人享有特權肆意殺害牠們。」

達拉斯狩獵俱樂部曾在2014年和2016年因為拍賣納米比亞一隻黑犀牛的狩獵行程而受到關注,因為黑犀牛是瀕臨滅絕的物種,德爾辛克另補充表示:「最近的消息顯示,南非克留格爾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的犀牛數量已經急劇下降,而且該國和非洲大陸的大多數犀牛都面臨著類似的盜獵猖獗狀況,這顯得將槍口對準牠們的狩獵廠商更加可恥。」

HSUS和HSI進入2020年達拉斯狩獵俱樂部年度大會進行調查。   Credit: The HSUS

在今年的153個國際拍賣品項中,也以南非的47個狩獵套裝行程為最多,其次為納米比亞的15個、莫三比克的4個、辛巴威的4個、喀麥隆的3個和尚比亞的2個,其中包括在辛巴威、尚比亞和納米比亞狩獵大象,在納米比亞狩獵花豹和在南非狩獵長頸鹿。

據HSI非洲分部的說法,戰利品狩獵產業通常在保育方面耍嘴皮子,或使用這些術語試圖證明其存在的正當性和合法性,例如達拉斯狩獵俱樂部在美國定期遊說削弱或挑戰保護野生動物的措施,該組織反對美國《瀕危物種法》(Endangered Species Act)將非洲豹的保育地位從「受威脅」(Threatened)提升為「瀕危」(Endangered)。

德爾辛克說:「對於戰利品獵人來說,這是關於殺戮的快感、吹牛的權利和獵殺的比賽,他們會因為被殺死的物種的數量和種類而獲獎。」例如達拉斯狩獵俱樂部的「傑出狩獵成就」(Outstanding Hunting Achievemen)獎就是用來表揚至少殺死106隻動物的戰利品獵人,「非洲大獵物」(African Big Game Award)獎則是頒發給成功獵殺非洲象、非洲水牛、獅子、犀牛和花豹的獵人。

每3分鐘獵殺一隻動物!新書揭戰利品狩獵規模 殺越多獎越大

2020年達拉斯狩獵俱樂部年會上,一間廠商販售斑馬和各種野生動物皮革。   Credit: The HSUS

此外,儘管達拉斯狩獵俱樂部和另一間總部位於美國的大型狩獵組織「國際狩獵俱樂部」(Safari Club International)都聲明放棄了獵捕圈養獅子的「困獵」(Canned Hunting,又譯「籬內狩獵」),但根據HSUS和HSI在2019年和2020年進行的秘密調查,還是有數家廠商在提供困獵的經紀服務,一些甚至吹噓他們有在繁殖獅子,其中一些是今年的參展商。

HSI另特別指出,許多動物被人工圈養繁殖來供應戰利品狩獵產業,一些物種被密集飼養和基因改造,以生產更多、更大、更好的戰利品,例如顏色特殊的羚羊,但通常這些特殊色是由隱性基因引起,或者是有問題的遺傳特徵,而這樣的做法不僅不利於動物福利,也對生物多樣性構成威脅。

看HSUS和HSI在2018至2020年間於達拉斯狩獵俱樂部和國際狩獵俱樂部年會上進行的調查: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