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解讀:何為“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的捕撈”

解讀:何為“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的捕撈”

在打擊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的捕撈活動國際日之際,讓我們一同關注那些將日漸枯竭的魚類種群推向滅絕的非法捕撈活動。

本文作者為傑西卡·奧爾德雷德,首發於中外對話海洋,遵照知識共享組織協議轉載

每年的6月5日是聯合國打擊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捕撈(IUU捕撈)國際日,目的是希望人們能夠關注IUU捕撈的負面影響。這些影響破壞了聯合國製定的「漁業能夠提供食物和就業機會」的可持續發展目標。今年,在網飛(Netflix)推出了爭議性的紀錄片《漁業陰謀》(Seaspiracy)後,可持續發展和海產品消費的相關討論已經成為了主流。

全球超過三分之一(34%)的魚類資源被過度捕撈,這意味著捕撈的速度使魚類種群無法自我補給,而非法捕撈活動給它們帶來了額外的壓力。與此同時,非法活動造成海洋環境退化,給科學確定魚類種群數量帶來了難度,損害了合法漁民、以及全球最脆弱地區民眾的未來利益。

什麼是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的捕撈?

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的捕撈(IUU捕撈)包括所有違反漁業法律法規或在法律管轄範圍之外發生的捕撈活動。

非法捕撈通常指無許可證,在禁漁區,使用違禁漁具,超配額或以受保護魚種為目標的捕撈活動。很多時候是船隻在沒有捕撈許可的情況下進入一國水域,或是在有許可的情況下超配額捕撈。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是不報或瞞報漁獲,持有許可證的船隻這麼做是為了規避配額或企圖捕撈受保護的物種。

儘管全球大多數魚獲都是在沿海國家領海(距海岸線200海裡)捕獲的,但不受管制的捕撈活動大多發生在佔地球面積45%的公海上。監管不周、執法不力,加上遼闊的海域面積,導致公海上非法和不受管制的捕撈活動猖獗。

IUU捕撈發生在哪裡?

不論是淺海,還是內陸水域,甚至在最偏遠的海域,IUU捕撈都無處不在。漁業管理不發達,或是監管和執法資源有限的發展中國家受IUU捕撈的影響最大。評估顯示,南非和中太平洋西部的非法捕撈率最高,其次是白令海和西南大西洋。

有多少非法漁獲?

目前沒有關於全球IUU捕撈量的可靠數據——但專家估計,超過五分之一(22%)的到岸漁獲是非法捕撈的,非洲的這一比例更是高達四分之一。據估計,IUU捕撈每年造成的漁獲損失為260億-500億美元

IUU捕撈造成的威脅為什麼如此嚴峻?

IUU捕撈造成過度捕撈,妨礙魚類種群恢復,破壞海洋環境。數千種海洋物種成為IUU捕撈的副漁獲而死亡,肆意採用拖網捕撈等有害操作破壞了脆弱的海洋生境。

IUU捕撈給漁業社區的福祉造成了負面影響,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漁業資源是那里許多人的食物、生計和收入來源。IUU捕撈加劇了貧困、嚴重影響糧食安全,是造成民眾收入損失的主要原因。

IUU捕撈與人口販賣毒品走私奴役等有組織犯罪,以及貪污腐敗有著直接聯繫。

為什麼IUU捕撈存在?

錢是主要驅動因素——漁民不需要為非法漁獲繳納稅款或關稅。但發生IUU捕撈只是因為違法者可以逃脫懲罰,這在無法建立或有效實施漁業管制的國家最為常見。

IUU捕撈發生的條件是什麼?

轉運指在公海上捕撈金槍魚等高價值魚種的船隻將漁獲卸載到有冷藏設備的運輸船上,也就是冷藏船上的行為。冷藏船帶來食物、燃料、餌料和工人,再帶走一箱箱的冷凍漁獲。這種操作嚴格來講是合法的,也是讓船隻在海上停留更長時間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但由於船隻不進港,所以很難確定漁獲是否合法。

Chinese vessels conducting an in-port transshipment.
漁船在西非海運進行非法轉運活動。圖片由匿名人士提供。

方便旗

漁船懸掛他國國旗,藉此獲得最低限度的管制、更低的登記費用、低稅費或無稅費,以及廉價勞動力。懸掛方便旗被認為是打擊IUU捕撈的一大障礙。雖然這種行為不違法,但讓IUU捕撈者能夠隱瞞自己的作業,或規避海洋資源保護方面的國際法和責任。

35個國家擁有開放的登記制度,船主無需滿足任何國籍或居住要求即可登記,其中最著名的是巴拿馬。據估計,這個小國擁有全球最大的航運船隊。但玻利維亞、蒙古等內陸國家也榜上有名。開放登記制度隱藏了船隻的真正所有人,為避稅提供了便利,導致海員面臨惡劣的工作條件,並且和一些災難性的漏油事件有關。

如何終結IUU捕撈?

目前有些已經出台或正在協商的機制試圖取締這個具有破壞性的黑市。皮尤慈善基金的「結束非法捕撈」項目概述了一項綜合性計劃

聯合國選定6月5日為反IUU捕撈國際日,因為在2016年的這天《港口國措施協定》正式生效,這是首個禁止非法捕撈魚類通過港口進入市場的具有約束力的國際協定。截至目前,已有68個國家及歐盟簽署了該協定。國際社會希望作為漁業超級大國的中國能盡快批准該協定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14「水下生物」呼籲到2020年禁止某些助長過剩產能、過度捕撈、以及IUU捕撈的漁業補貼。世界貿易組織近20年來一直試圖解決漁業補貼的問題,但由於新冠疫情等其他原因,未能在2020年的最後期限前達成。有跡象表明這一協議的達成指日可待:來自尼日利亞的新任總幹事恩戈齊·奧孔喬-伊韋拉(Ngozi Okonjo-Iweala )已將漁業補貼作為優先事項,並將於7月召開部長級會議,旨在完成最終談判。

加強監測、控制和監督正在推動全球海洋保護區的設立,各個國家漁業行業也在努力提高海產品供應鏈各環節的可追溯性。船隻監測系統(VMS)、自動識別系統(AIS)和電子監控系統(EM)等技術的使用有助於檢查人員發現在法律規定範圍外開展捕撈活動的船隻。

消費者能做什麼?

歸根結底,IUU捕撈是全球海產品需求不斷增長的結果,消費者在可能的情況下可以做出知情選擇,為國際社會的努力添磚加瓦。選擇帶有值得信賴的標誌的產品,比如國際「海洋管理委員會」(MSC)的標誌。這些標誌可以證明,您所購買的魚捕撈過程是透明的。或者您可以利用網絡資源了解哪些品種的魚可以買,哪些不可以買。

翻譯:YAN


本文作者為傑西卡·奧爾德雷德,首發於中外對話海洋,遵照知識共享組織協議轉載


傑西卡·奧爾德雷德

傑西卡·奧爾德雷德,中外對話項目編輯,專注於包括海洋和生物多樣性在內的全球性環境議題。她曾在《衛報》擔任環境副總編輯一職10年,並在倫敦、悉尼和墨爾本的主要媒體工作了近20年。關注她的推特@j_aldred。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