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14隻非洲野犬從兩國保護區飛來 助馬拉威重建獸群

14隻非洲野犬從兩國保護區飛來 助馬拉威重建獸群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處於瀕危狀態的非洲野犬,目前在非洲大陸上估計只剩下6,600隻,或僅有700對繁殖對,幫助非洲野犬擴大及擴展族群,是許多非洲國家和非政府組織的共同目標。近日,保育組織「瀕危野生動物信託」(Endangered Wildlife Trust, EWT)和非洲的數個保護區合作,將14隻非洲野犬從南非和莫三比克轉移到馬拉威的兩個保護區,讓非洲野犬群重新回到了馬拉威!

為增加再引入馬拉威的非洲野犬群的遺傳多樣性,14隻非洲野犬來自4個不同的保護區。   取自Majete Wildlife Reserve

7月底,透過陸運和空運,14隻非洲野犬歷經27小時的旅程,從南非的索姆坎達社區禁獵區(Somkhanda Community Game Reserve)、瑪瑞瑪尼自然保護區(Maremani Nature Reserve)和莫三比克的戈龍戈薩國家公園(Gorongosa National Park)、卡林加尼禁獵區(Karingani Game Reserve)成功轉移到馬拉威的利翁代國家公園(Liwonde National Park)和馬傑特野生動物保護區(Majete Wildlife Reserve),讓非洲野犬回到了馬拉威。

儘管馬拉威有零星募集非洲野犬的記錄,此外,也有一些非洲野犬會在馬拉威的卡松古國家公園(Kasungu National Park)和尚比亞之間消磨時間,但馬拉威20多年來一直沒有穩定的非洲野犬群,狀況可能是從1980年代開始。

EWT野犬範圍擴展計畫專員Cole du Plessis表示:「野犬是非洲第二瀕危的肉食動物(僅次於衣索比亞狼),也是南非最瀕危的肉食動物,我們在整個非洲只剩下約700對繁殖對,透過增加牠們的安全空間,我們可以增加獸群量、族群總量和生物多樣性。如果我們不干預,這個物種就會滅絕。」

非洲野犬被注射鎮靜劑後,搭乘飛機前往馬拉威。   取自The Bateleurs

這次的非洲野犬轉移行動迅速有效率,但事實上整個過程相當漫長,而且充滿挑戰。這次是該行動的第三次嘗試,經過18個月的規劃,第一次的嘗試因為Covid-19疫情而被延遲數週;接著又發生南非前總統遭到逮捕的事件,在動亂之下,該國的道路被關閉,轉移行動只好再次延遲。

雖然過程曲折,幸好動物間建立關係的狀況比預期的好,分配到兩個保護區的非洲野犬群目前還生活在圈地中,仍需等待數週的時間,確定動物確實適應新環境後,才能被釋放到野外,但還沒正式野放,就已經有好消息傳出,Du Plessis說:「兩個非洲野犬群的核心雌性(alpha female)似乎都懷孕了,如果雌性懷孕了,我們可能會儘快釋放牠們,以便在幼仔出生前讓野犬群有時間找到巢穴並安頓下來。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這些野犬在新家的表現,我確信牠們會做得很好。」

目前14隻非洲野犬還生活在保護區的圈地中,但可能很快就會被放出圍欄。   取自The Bateleurs

整個非洲大陸的非洲野犬都受到棲地喪失和人類活動的影響,Du Plessis說:「隨著發展、農業、都市化、道路建設、採礦……你越孤立這些族群,牠們就越受到威脅。非洲面臨著貧窮、發展和成長的掙扎,對動物來說,隨之而來的是新的疾病、陷阱和路殺。」

不過,Du Plessis對這些被送到安全空間的非洲野犬的未來感到非常樂觀,他說:「野犬是強壯、聰明的生物,再引入後通常表現得很好。我們只需要把動物放回牠們曾經存在的地方。這是為了確保野犬在500年後仍然存在。」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