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海關緝毒犬改行當校犬 威風不減 還會管秩序!

海關緝毒犬改行當校犬 威風不減 還會管秩序!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下課時間,木柵高工的學生在走廊上三五成群,經過Tully和Thor一黑一黃兩隻校犬時,許多人都會順手摸一下,兩隻狗也相當習以為常,沒有閃避或跑開,有學生要從照顧校犬的教官身邊牽走其中一隻狗時,牠們也相當安定。其實,Tully和Thor才來到木柵高工約一年的時間,但來自「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的牠們,一隻是除役緝毒犬,一隻是不適訓犬,可都是見過許多大場面。

雖然兩隻狗成了校犬,不過牠們還保有許多過往習慣,在培訓中心睡慣了硬地板的牠們還會拒絕寵物床,令想讓牠們好好享受的教官感到啼笑皆非;而穩重的Tully過往負責緝毒,現在則是會「管秩序」!

木柵高工的許多學生看到兩隻校犬都會上前摸摸牠們。圖左為Tully,圖右為跑進教官室後不想出來的Thor。   李娉婷/攝

每所學校的校犬對師生們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而在木柵高工的這兩隻,更是相當特別,因為牠們確實是全台唯二兩隻來自緝毒犬訓練機構的校犬!其中,10歲半的Tully是已服役滿七年退休的除役緝毒犬,2歲的Thor則是經過評估不適合作為工作犬的不適訓犬,兩隻狗離開了台中的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在台北的校園也過的相當自在。

木柵高工全校都是Tully和Thor的自由活動空間,不過牠們大多數時候還是愛待在人旁邊。   李娉婷/攝

回想起領養兩隻校犬的過程,只能說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負責照顧校犬的簡美正教官說,考量到工校的環境複雜,在有了領養校犬的想法後,他就想朝著領養除役緝毒犬的方向試試,不過緝毒犬的數量本就不多,退休後的領養還要排隊,因此他本來沒有抱太大的希望,沒想到在他詢問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後才過3個月,就傳來了有除役緝毒犬開放領養的消息。

根據財政部關務署海關緝毒犬專區資訊,要領養海關除役緝毒犬,首先要等領犬員、原寄養家庭、其他幼犬寄養家庭都無心領養後,才開放「軍公教人員」申請,且限定家中有庭院、有飼養犬隻相關經驗者,以確保役緝毒犬能過上好生活,否則,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情願將這些小英雄留下,自行照顧終老。

就那麼剛好,Tully服役時的領犬員因為考量家中空間不夠,不適合領養,因此未提出申請,而木柵高工有一整個校園的空間可以給牠跑跳,教官又符合軍公教人員的身分,最後,在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人員兩次北上評估校園環境、提出改善建議後,同意了讓簡美正領養Tully(領養除役緝毒犬需經由法院公證,因此由教官代表領養)。

Tully是隻執勤滿七年後除役的優秀緝毒犬,為了保護這些為國家奉獻半生的小英雄,領養需要層層審核,並經由法院公證。   木柵高工/提供

雖然Tully住在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時,晚上也是在沒人陪伴的情況下待在犬舍,不過當時有很多狗作伴,為此,木柵高工又向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申請領養不適訓犬,雖然海關緝毒犬合格率極低,但不適訓犬還要優先考慮轉訓為其他種類執勤犬的可能性,若無法成為工作犬,同樣是由原寄養家庭優先認養,之後領養還要排隊,因此木柵高工能領養到Thor,同樣非常幸運。

由於不適任犬是走一般領養流程,轉讓寵物登記即可,因此Thor在2020年5月率先北上來到木柵高工,Tully則是在台中地方法院和簡美正教官完成公證後,在同年7月入校。最開始,由於Tully和Thor並非來自公立收容所的犬隻,因此未能適用台北市教育局的校犬補助經費,照顧費用全來自向全校師生、家長的募款,所幸老師與家長們都傾力相助,後來教育局也經由專案處理,終於讓兩隻來自緝毒犬培訓中心的校犬也獲得補助。

木柵高工校園佈告欄上貼著Tully的募款海報。   李娉婷/攝

不過,依照木柵高工照顧兩隻毛孩的仔細程度,其實教育局補助的經費還是不太夠,因此為校犬開的募款帳戶依然保留著。除了每年的定期健康檢查之外,木柵高工每天還要餵給年長的Tully魚油、關節保養品和益生菌,從日常開始仔細守護牠的健康,簡美正說,因為希望Tully能陪木柵高工的學生久一點,所以這些日常開銷省不得。

因為Tully年紀大了,木柵高工在日常飲食中加入了許多保健品。   李娉婷/攝

雖然在木柵高工過著悠哉的校犬生活,不過Tully和Thor的許多習慣都沒有改變,學生們為牠們製作的木製碗架、學校買的彈簧墊和飛行床都被兩隻狗啃的坑坑疤疤,或許有人看到牠們現在睡覺的教室,會覺得怎麼這麼空曠、感覺待遇不太好,但看到一旁的寢具殘骸就會明白,牠們還是更喜歡直接睡地板,完全勉強不得。

個性穩重的Tully則是狗狗中的風紀股長,平常都不會吠叫的牠,在學校隔壁的公園玩耍時若遇到居民的狗吵架,都會出聲制止紛爭,在日前的「2021校園犬績優學校選拔」頒獎典禮會場,年輕的Thor和另一校的校犬「小虎」吵了起來,Tully也中氣十足的吼了幾聲,要兩隻年輕小狗守點秩序。

雖然Thor在棉被上睡的很香,但不久後棉被就變成破布啦! 簡美正/提供
兩隻校犬的房間看起來很空曠,什麼都沒有,但其實這是牠們最習慣的狀態,如果放進床墊,馬上就會被當成玩具。   李娉婷/攝
在地板上睡到翻肚的Tully和Thor。   簡美正/提供

而兩隻校犬雖然由好幾位師生共同照顧,不過牠們還是最黏當初帶牠們來到木柵高工的簡美正教官,尤其是Tully,如果簡美正突然躲起來了,還會驚慌的到處找,是因為他常餵牠們零食嗎?簡美正說,其實完全沒有,他只是延續了領犬員對緝毒犬的獎勵:放下你作為人類的矜持──要常大聲的、開心的稱讚牠們好棒,不要因此覺得丟臉,而狗狗感受到了你全心的投入,自然也會特別的愛你!

退役緝毒犬“Tully”再就業 這次只要吃睡玩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