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旅遊新方向 讓遊客親身“協助”保育工作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對於既想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又想幫助保育工作的人來說,生態旅遊是個好選擇,不過,如果還想更進一步達成這兩個目的、空閒時間又不夠長到可以當保育志工的話,還有什麼方法呢?現在,非洲有許多頂級旅館和私有野生動物保護區為遊客提供付費參與保育工作的機會,從為野生動物戴上追蹤項圈到幫犀牛「去角」,都有機會體驗!

南非私有野生動物保護區「&Beyond Phinda Private Game Reserve」的工作人員正在位犀牛標上耳號。   取自Business Insider South Africa

《商業內幕》南非網站(Business Insider South Africa)報導,許多頂級旅遊公司現在為顧客提供親身體驗保育工作的機會,項目根據保護區擁有的動物、所在位置和正在進行的保育計畫而定,從記錄救傷穿山甲的健康狀況、監測被鎮靜麻醉的大象的呼吸,到協助犀牛去角或植入晶片,一般民眾都有機會參與。

過去,這些生態度假旅館一直在幕後進行這些工作,但現在許多旅館允許顧客付費跟著獸醫和保育團隊一起行動,面對野生動物管理成本的增加,這對保護區來說是一個受歡迎的額外收入來源,此外,這些項目還可以有效向遊客傳遞保育訊息。在Covid-19疫情後,一些經營者表示,遊客對於這類親身體驗或幕後工作的興趣增加了。

生態旅遊公司「Asilia Africa」坦尚尼亞南部業務負責人坎普(Brandon Kemp)表示,他們注意到人們對保育體驗越來越感興趣,因此,他們在魯阿哈國家公園(Ruaha National Park)的烏桑古探險營(Usangu Expedition Camp)行程中加入了體驗項目,他說:「在Asilia,我們有責任讓客人沉浸在野外,並提供與大自然連結的機會,透過提供這些親身參與的保育體驗,我們希望激勵更多人成為保育主義者,並產生連鎖效應,這有助於為後代保護荒野。」

雖然遊客在一天結束後就會回到他們的度假小屋,但他們直接為監測和保育動物的行動做出了經濟貢獻,私有野生動物保護區「&Beyond Phinda Private Game Reserve」生態經理戴弗斯(Charli de Vos)表示,穿山甲體驗在他們的保護區非常受歡迎,而遊客為此支付的費用,會直接用在再引入保護區的動物身上,例如購買動物配戴的追蹤設備。

戴弗斯說:「客人為和我們同行監測穿山甲所付的費用,能直接用於該計畫,雖然他們花的錢沒有多到能直接買一個衛星追蹤標籤,但它有助於提升整個計畫的資金。」

南非沃特堡(Waterberg)地區的度假營地「Tintswalo Lapalala」也是專注於保育活動的私有保護區之一,負責集團所有生態旅遊活動的倫納(Alistair Leuner)認為,這樣的模式為遊客和野生動物都帶來了多種好處,他說:「我們相信這些體驗向民眾展示了對野生動物和保育的不同視角,並為旅遊業提供了不同的方向,如果客人事先告訴我們想參與保育體驗,我們可以讓他們加入,這樣做對保護區、動物和旅遊業都有幫助。」

現在,非洲許多頂級度假旅館都有提供這種親身參與的保育活動,遊客通常需要額外付費,以共同參與監測穿山甲為例,費用約為每人2,000南非蘭特(約126美元),參與為犀牛去角、為動物植入晶片或配戴追蹤項圈等保育工作,則為每人約10,000南非蘭特(約631美元)或更多,大多數度假旅館會要求想體驗這種行程的遊客至少需要預定三晚的住宿。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