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20萬網友追蹤送愛 孤獨“老哈”覓新生

20萬網友追蹤送愛 孤獨“老哈”覓新生

記者 呂幼綸/報導

人心不古的時代,大家常彼此提醒「少管閒事」,以防惹禍上身,但有些閒事真的不能不管,因為關係到狗狗的身後事,甚至是狗狗的幸福!這兩天,三位愛動物又愛管閒事的人,無意中揭開了狗與狗之間的生死情誼,呈現出主人對狗的無情,更引發逾20萬網友的追蹤關切!

這一張照片,在哈士奇愛好者的社團裡引爆了關懷之情,吉心拔拔說,不相信哈士奇的飼主會棄養狗! 金哥 / 提供

多年來,總是利用休假日登山並沿路餵食流浪狗的金哥,8月25日背著一袋乾狗糧,從木柵上山往新店方向前進,他不免感嘆隨著山裡的流浪狗陸續被毒死,背包的重量越來越輕,下午走到新店玉山路時,照例遇見形影不離的大黃狗和哈士奇,只是這天大黃狗竟是躺在路中央,哈士奇則是面帶愁容的守在一旁。

金哥確認沒有外傷和異狀的大黃狗,已沒了氣息,聯絡和新北市動保處合作的「萬里福田」來收屍,才知道不是車禍死亡的狗要收費1000元,只好再通知新北市清潔隊來處理。

金哥拍攝的照片,意外見證了大黃和老哈至少在新店山上結伴了五年。大黃的死,沒有引起來往車輛和人們的關注,只有老哈呆坐於一旁,守著老友。 金哥 / 提供

看著落單的哈士奇,金哥心中不捨,就又通知了朋友大致情況,希望能找到喜歡哈士奇的人家收容牠。訊息傳到了台灣動保行政監督聯盟(簡稱動督盟)秘書長、「吉心」哈士奇的拔拔何宗勳手中,他看著手機裡老哈士奇的影像,同理心大爆發,利用Line和fb快速作業,四處找人救援,並PO出一篇篇「老哈」的故事。

26日一早,動督盟會員黃小慧和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的救援人員高晨鈞不約而同到玉山路尋找「老哈」,但都沒有看到牠的影蹤,同時間,關心此事的網友也越來越多,高晨鈞也不斷報告新發現,例如「老哈」是有飼主的,住在山下,卻把狗放養在山上花圃,幸好有固定餵養人讓「老哈」不致餓死;何宗勳和高晨鈞也開始構思找到「老哈」之後,如何安頓、如何和飼主交涉。

27日上午,鍥而不捨的高晨鈞終於找到「老哈」了,這一進展讓網友一度累積到20多萬人的高峰,也令何宗勳讚歎台灣愛的能量超級強!送到動物醫院一掃晶片,「老哈」的身世真相大白,牠果然是有主人的,登記地址在台北市文山區,上一次打狂犬病疫苗是2008年的事,只是當高晨鈞要求主人辦理不擬續養,讓「老哈」另外找個家時,從來不管牠死活的主人竟然嚴詞拒絕。

洗了澡、清過壁蝨之後的「老哈」,露出些許輕鬆神態。 何宗勳 / 提供

毛髮糾結的「老哈」,甩身抖下一堆壁蝨,有壁蝨就可能有焦蟲,並極可能有貧血,長期在蚊蟲出沒的山區,還可能染患心絲蟲,想到後續的醫療和費用問題,再加上狗主人明顯不當飼養,沒有負起飼主責任,何宗勳決心動用人脈,把「老哈」暫時安置到最讓人放心的地方。

得到新北市動保處處長陳淵泉的同意,「老哈」進入「新北市動保處毛寶貝醫療中心」做健檢,結果比預期的好,有一點貧血、白血球偏高、有心絲蟲,醫療中心立即給予治療,並為牠洗澎澎,還給牠清爽有神的面貌!

目前新北市動保處評估,飼主至少有疑似棄養、疏縱、未提供必要醫療、不當飼養、無注射狂犬病疫苗等觸法行為,因為打電話沒人接聽,動保處將直接發文約談,再確定下一步行動。「老哈」已入住新店動物之家,何宗勳也發動親友團去探視牠,和帶牠散步,以免自由慣了的「老哈」很難適應籠居生活。

住進新店動物之家的「老哈」,顯得落落寡歡,連散步都沒興趣,不知牠是想念自由的山居歲月?或是牽掛著逝去的老友? 黃小慧 / 提供

長期負責救援的高晨鈞,也針對此案在fb「高泰泰」寫下感受,指出「動保法有明顯的漏洞,依照現行法令,不當飼養依法是先開立限期改善單,屆期如未改善,才會開罰,開罰之後再不改善,才能沒入動物。」也就是說,「老哈」的主人雖然長期未盡飼主責任,明顯不適合再養狗,但還有規避罰責和繼續養狗的機會!

「老哈」是不是能盡快找們到幸福?請和我們一起繼續關心。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