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法國性感影星息影後投身動保 利用自身影響力 帶動法國動物保護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碧姬・芭杜息影後全心全意投入動物保護。圖片來源/碧姬芭杜基金會 法國影星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曾因大尺度的表演、率真的個性而在1950年代走紅影壇,甚至被和瑪麗蓮·夢露並稱西方流行文化的性感象徵。1973年碧姬・芭杜息影後,法國民眾依然能在新聞版面看到她的身影,已經高齡86歲的她依然是法國社會無法忽視的重要人物,但她的影響力現在出現在不同領域,原來自從她宣布息影後就投身動保,甚至成立碧姬芭杜基金會(Brigitte Bardot Foundation)! 在事業如日中天時,碧姬・芭杜就時常針對動物議題發聲,1962年28歲的她在看到屠宰場的照片後,開始公開倡導屠宰前先致暈動物,之後碧姬・芭杜也在許多公開場合進行倡議,並且成為一名素食主義者。由於碧姬・芭杜的高影響力,當時的法國總統戴高樂(Général de Gaulle)在總統官邸愛麗舍宮與她會面,並針對屠宰相關規範進行討論,影響幾年後法國針對致暈後才能宰殺動物的規定。

世界最大動物權團體PETA成功掀起“反皮草”風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瓦昆曾擔任PETA代言人,倡導素食。圖片來源/PETA   知名動物權團體「善待動物組織」(PETA)大家並不陌生,除了他們較為激進的倡議手段時常躍上媒體版面外,PETA在1990年發起的「反皮草」運動也大大改變時尚圈,他們利用名人效應作為號召,成功讓許多時尚品牌進入反皮草陣線,民眾的觀念也逐漸改變。去(2020)年北美最大的皮草拍賣行申請破產,PETA也宣佈反皮草運動將告一個段落,到底他們是怎麼做到的?PETA又有什麼其他的影響力呢? 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縮寫PETA)創立於1980年,創辦人Ingrid Newkirk曾在動物收容所工作,因不忍當時收容所的安樂死政策,決心創立動保團體改變社會。與一般動保團體不同,PETA的口號為「動物不是供我們食用、穿戴、實驗、娛樂或以任何方式虐待的」,反對以任何形式利用動物,也因較為激進的手段和目的惹出不少爭議。

全球最資深動保團體 RSPCA走過近200年 疫情間努力站穩腳步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二十一世紀,動物保護已成顯學,法律不斷推陳出新,動物福利組織也在世界各地林立,但你知道世界上成立最久的動保團體是哪家嗎?作為全球第一個發展動保運動的國家,最資深的動保團體當然也在英國! 1824年,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PCA)在英國倫敦成立,十多年後,維多利亞女王授予了協會「皇家」(Royal)的稱號,自此協會更名為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近200年的動物保護經驗,讓RSPCA成為該領域的權威,不僅在英國民間相當具有公信力,連政府制定相關法案時,也會徵求他們的意見。 疫情期間,儘管收入大減,RSPCA仍盡力維持救援工作。   取自Third Sector (※RSPCA並非英國最早成立的動保團體,在此之前還有一些成立後未能成功運作的組織,但它確實為存續時間最長、最資深的動保團體。)

動團攜手社運團體 評選動保優秀立委 5委員獲選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台灣,民眾參與政治、監督政府與國會蔚為風氣,社運團體「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公督盟)更是每會期提出立法委員評鑑報告,但由於評鑑的綜合性,在特定領域耕耘的專業型立委難以被凸顯,為此,公督盟和「動物保護立法運動聯盟」(動法盟)合作,首次針對特定領域進行評鑑,選出鄭麗文、林淑芬、陳亭妃、蔡壁如、羅致政五位優秀動保立委。 由多個動保團體組成的「動物保護立法運動聯盟」和社運團體「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合作試辦動保立委評鑑。評鑑委員包括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世界愛犬聯盟、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關懷生命協會、台灣愛狗人協會等動保團體成員,以及亞太小動物獸醫師聯盟主席。   動物保護立法運動聯盟/提供 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秘書長、同時也是公督盟前執行長的何宗勳表示,台灣的國會監督運動近十年來以2007年成立的公督盟為主,透過公民對立委做全面評鑑,期望能藉此讓立委更認真問政,而公督盟除了評鑑所有的立委之外,其實也期待能夠催生專業型立委,但要對專業型立委進行深度質化與量化的評鑑,還需仰賴與專業團體的合作。 而儘管動保團體在2015年、2019年都評鑑過「動保立委」,但僅能四年辦一次,無法持續進行,何宗勳說,如今由多個動保團體組成的動物保護立法運動聯盟(動法盟)成立,能量足夠,加上社會風氣與國民的動保意識提升,催生專業型立委的評鑑正是時候,因此動法盟和公督盟合作,推動從本屆開始展開動保立委的評鑑工作。

美妝巨頭巴黎萊雅從善如流 宣布不賣動物毛化妝刷

日前美妝巨頭巴黎萊雅宣布將停止生產和販售動物毛化妝刷。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美妝巨頭巴黎萊雅集團(L’Oréal Parisl Group)近期在大眾輿論和動保團體的壓力下,宣布不再生產、販售使用動物毛的化妝刷。長期建議巴黎萊雅集團的亞洲善待動物組織(PETA ASIA)指出,目前有上百個品牌得知製作獾毛刷的殘忍過程後,都已經停止生產,很高興巴黎萊雅加入停止生產獾毛刷的陣營。綜合外媒報導,日前美妝巨頭巴黎萊雅集團(L’Oréal Parisl Group)宣布旗下所有公司不再生產、販售使用動物毛的化妝刷,將以合成毛刷代替,這件事起因於美國PETA發起連署,有近8萬人要求巴黎萊雅旗下的男士美容品牌Baxter of California停止製作獾毛刷。PETA法國企業責任部主管Mathilde Dorbessan表示:「每一把獾毛刷或山羊毛刷,都代表著一隻敏感動物的死亡。」 Mathilde指出:「巴黎萊雅集團富有同情心的決定,將幫助PETA繼續在美容業、藝術產業推動以合成毛刷替代動物刷,讓我們不再虐待獾與山羊。」PETA表示,目前已經有超過100個品牌,包含絲芙蘭、Nocibé、Nars、Morphe、Bleu Libellule、寶潔公司、The Art of Shaving、The New...

動物替代實驗研究夯 發展可期 丹麥研發新方案 可確認是否影響生殖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現今許多國家都投入資源研究動物替代實驗,最近丹麥成功研發出一項替代實驗。圖為實驗大鼠。圖片來源/ressaure 又有實驗動物福音!近期丹麥科技大學研發出一項技術,能夠作為動物實驗的替代方案,該技術不經動物實驗即可確認化學物質是否會影響男性生殖系統。近年來越來越多人研究動物替代實驗,許多國家也挹注資金進行研發,雖然替代的方案不斷出現,但德國市場分析公司ResearchAndMarkets認為,距離完全取代動物實驗仍有段距離,市場還有極大的發展空間。 綜合外媒報導,刊登在最新ㄧ期《環境健康展望》期刊上的文章指出,丹麥環境保護局委託丹麥科技大學進行的動物替代實驗有了成果!這份研究由丹麥科技大學與英國布魯內爾大學合作,研究人員成功研發出動物替代實驗,能夠不經動物實驗即可確認化學物質是否會影響男性生殖系統。 傳統上,實驗室會利用懷孕的實驗大鼠進行實驗,將其暴露在定量的化學物質中,並且檢測大鼠胎兒體內的暴露量進行判定。丹麥科技大學指出,替代實驗比起動物實驗更有效,電腦模型能夠更準確地預測胎兒的暴露量。這項替代方案主要基於體外細胞實驗,以農藥阻斷睾丸酮(男性性激素)受體能力,並經由大量實驗數據(以高通量技術進行實驗)建構起模型,電腦模型內有關於細胞如何吸收、代謝、分佈和排泄化學物質的大型數據集,能夠精準辨識化學物質對於男性生殖系統的影響,包含男性性激素失衡、不孕等狀況。

中國終開放零動物實驗化妝品 法國成為領頭羊 成立認證平台

記者 吳昱賢/報導 中國終於部分開放進口零動物實驗化妝品,法國成為第一個能出口零動物實驗化妝品到中國的國家。圖為常被用於化妝品德萊茲測試(將化妝品、保養品滴入動物眼睛或皮膚)的兔子。圖片來源/iStock 去(2020)年7月,國際人道協會(HSI)指出,中國當局允諾在2021年前全面停止強制化妝品動物實驗,然而數個月來中國官方卻沒有任何聲明與消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2021年立法計劃中也未見相關立法。正當大家擔心中國會不會兌現承諾時,法國美妝企業聯合會宣佈已經成立認證平台,並且與中國達成協議,未來法國化妝品不用進行動物實驗也能成功出口到中國。 綜合外媒報導,1月14日,法國美妝企業聯合會(laFédération des Entreprises de la Beauty)發布聲明指出,法國國家藥品安全局(the Agence Nationale...

鼠類未被納入統計 消失的實驗動物 研究推估:美國每年使用超過一億實驗鼠

根據最新美國研究,每年有超過1.1億隻實驗鼠用於生物醫學研究中。圖片來源/istock 當實驗室要進行動物實驗時,實驗小鼠(laboratory mouse)和大鼠(Rattus norvegicus)是最常見的實驗動物,但在美國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實驗鼠被用於科學實驗。最近一項新研究指出,美國使用的實驗鼠數量可能超出你想像,每年竟有有超過1. 11億隻實驗鼠被用於實驗,而且佔了所有實驗室動物的99%以上! 綜合外媒報導,這篇研究刊登在最新的《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期刊,作者Larry Carbone向大型公共科學研究機構提出記錄請求,要求各機構提供他們在2017年、2018年向國際實驗動物管理評鑑及認證協會(AAALAC)提交的實驗動物小鼠和大鼠數量,AAALAC檢查了許多美國的實驗動物設施,詳細記錄實驗室使用的實驗動物數量,但該組織對數字保密。

動保入憲公聽會 流浪動物衝突再被提及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從2月開始的下個會期,台灣立法院將啟動修憲工程,其中「動物保護入憲」一案雖為立院四黨共同關心的議題,但民間的討論聲量卻不高,相關部會對此看法如何?民眾的聲音是什麼?到底該如何修?1月7日,跨黨派立委及動物保護立法運動聯盟共同舉辦動物保護入憲公聽會,會中支持與質疑意見交鋒,也有民眾認為,應先處理現有動物議題間的矛盾,再談動物保護入憲。 六位跨黨派立委與倡議團體於1月7日共同舉辦動物保護入憲公聽會。   李娉婷/攝 動物保護入憲公聽會由洪申翰、蔡適應、陳亭妃、林奕華、陳椒華、蔡壁如六位立委國會辦公室和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動物保護立法運動聯盟共同舉辦,洪申翰說,動物保護是台灣社會不斷進步發展的價值,談到動物保護沒有人會反對,只是要在哪個層級去處理它,而若要入憲,則需要很大的共識,這件事該做,但如何做能取得最大的共識是召開公聽會的目的。 釐清「動物保護入憲」定義與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