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人類未來「無藥可醫」? 物種滅絕將影響醫療發展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編譯;林大利/審校 從柳樹皮到蚊子,幾個世紀以來,大自然一直是重要藥物的來源。但是人類活動導致的物種滅絕卻使這自然供給陷入危機。 科學家在樹懶毛髮上找到的真菌,可用於對抗寄生蟲、細菌和癌症。照片來源:Adrián Valverde/Unsplash 生物多樣性喪失與藥物發現的關係 雪花蓮傳統上用於當作止痛藥緩解頭痛,現在已知可以減緩失智症的發作。1950 年代,科學家從球莖中提取出一種稱為「加蘭他敏」的天然生物鹼。如今合成版加蘭他敏被用來治療阿茲海默症,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研究雪花蓮是否也能有效治療愛滋病。

三年下架千萬筆非法交易資訊 網路科技業聯手阻擋野生動物貿易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翻譯;林大利/審校;稿源:ENS 三年前成立、擁有47個科技公司成員的「終止網路野生動物走私聯盟」(Coalition to End Wildlife Trafficking Online)5日發表最新進度報告——他們總共阻止了超過1160萬筆網路瀕危野生動物交易。 被這些科技公司擋下的商品包括活老虎、爬行動物、靈長類動物和鳥類,以及大象、穿山甲和海龜等物種的產製品。 該聯盟於2018年由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國際野生動物貿易研究委員會(TRAFFIC)和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FAW)共同召集。

圈養黑熊與牠們的照養員——「受訓操課」用盡力氣,只為這群山林的靈魂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台中報導 環境資訊中心編按: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低海拔試驗站,是國內重要的黑熊收容中心,目前長期收容4隻台灣原生黑熊(Ursus thibetanus formosanus),分別為19歲的阿里、20歲的黑皮和小黑妞,以及26歲的小熊,牠們因為種種因素無法回歸野外。 為了避免長期圈養造成的刻板行為,照養員們積極替黑熊提高生活環境的豐富化。2017年,特生中心有計畫地針對每隻不同圈養黑熊的特性,進行個別化動物行為訓練,使圈養黑熊的刻板行為表現顯著降低,並提升身心健康狀況。環境資訊中心記者前往採訪,記錄下台灣黑熊和照養員的故事。 走進特生中心低海拔試驗站,探訪四隻台灣原生黑熊的故事。攝影:廖靜蕙 中午1點半,劉敏慧帶著簡便的器材,在實習照養員陪同下,開始園內黑熊的訓練課程。首先前來迎接的是小黑妞,不過露了一下臉、探視情況之後,牠就不知去向了。反而是阿里,忠實地來到柵欄前,展開這一天的課程。

請保持45公尺社交距離!美國新規上路 禁止與夏威夷海豚共游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和飛旋海豚一起游泳是夏威夷的一項熱門活動,深受居民與遊客的喜愛,並為當地創造了大量收入,不過這樣的作法,將在本(10)月28日開始被禁止!新規來自聯邦法律《海洋哺乳動物保護法》,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表示,這對夜間活動的飛旋海豚來說是必要規定,能幫助減少與人互動對海豚行為的干擾與破壞,保護牠們免於人類帶來的影響。 美國聯邦一項新規定禁止民眾在夏威夷和海豚共游。   取自NPR 說到夏威夷旅遊,許多人都會想到「能夠在大自然中和海豚近距離接觸」,根據夏威夷大學馬諾阿主校(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anoa)、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和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對77間海豚旅遊公司進行的一項研究,2013年夏威夷野生海豚旅遊業為夏威夷島和歐胡島創造了約1.02億美元的收入,其中觀賞海豚的收入為5,860萬美元,和海豚游泳的收入為3,920萬美元

致命無尾熊疾病有望解套 澳洲開發披衣菌疫苗 進入最終試驗階段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排隊接種疫苗的畫面並不稀奇,不過澳洲這支準備接種疫苗的隊伍,或許能吸引不少注意力!在澳洲部分地區,披衣菌(chlamydia)感染是一種普遍存在於無尾熊間的問題,多年來一直未能獲得解決,而現在,澳洲研究人員開發的披衣菌疫苗進入了第三期臨床試驗階段,自本(10)月中旬起,將有約400隻無尾熊參與測試,若疫苗開發成功,將能夠對無尾熊的長期生存發揮重要影響。 澳洲動物園野生動物醫院的獸醫正在為無尾熊接種披衣菌疫苗。   取自New Scientist 披衣菌(又稱衣原體)是一種透過性行為傳染的病菌,若人類感染,用抗生素治療即可,但對無尾熊來說卻沒有那麼簡單,澳洲陽光海岸大學(University of the Sunshine Coast)微生物學教授Peter Timms表示:「你真的不能隨便給無尾熊服用抗生素,人類是這樣治療的,但這會擾亂無尾熊的腸道細菌,牠們需要腸道細菌來消化尤加利樹葉。」此外,就算小心地使用了抗生素治療,許多無尾熊還是會再次感染披衣菌,因此抗生素並非幫助無尾熊對抗該病菌的良方。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防鳥擊 請來“豬隊友”幫忙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機場(Schiphol Airport)是歐洲最繁忙的機場之一,機場所在地一片蒼翠,常有積水,這讓這個地區同時也很適合耕作,吸引了許多鳥類和動物來覓食,但更多的鳥類也意味著更多的飛安疑慮,其中,體型比一般鳥類大的多、又會成群飛行的埃及雁(Egyptian Goose),更是構成了嚴重安全威脅。 為此,史基浦機場請來了……豬隊友? 史基浦機場雇用了20頭豬幫忙減少跑道之間的殘留作物,減少鳥類靠近。   BBC影片截圖 鳥類一直是世界各地機場運作時的重點關注對象,對旅客量位居歐洲第三高的史基浦機場來說更是如此,除了擁有多位全職鳥類控制員外,機場現在還請來了20頭豬幫忙!史基浦機場的其中兩條跑道間,有一片500英畝(202公頃)的甜菜農場,在農民收成時,雁和其他鳥類會來到這裡,在翻過的土壤中吃剩下的作物碎片和蟲子。

愛爾蘭知名海豚離去一週年 小鎮舉辦悼念活動 紀念海豚相伴37載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瓶鼻海豚廣泛分布於溫帶和熱帶海洋,是相當常見的海豚科物種,不過對於愛爾蘭的丁格爾港(Dingle Harbour)的居民來說,有一隻瓶鼻海豚特別不同,而且會被當地銘記。1983年,海豚Fungie來到丁格爾港,一待就是37年,不僅僅成為了當地的一份子,還讓許多人因此關心海洋,對小鎮文化影響深遠,不過在去年10月,Fungie突然失蹤,從此未再出現。 在Fungie最後一次露面的一年後,近日,牠的人類朋友為牠舉辦了一場紀念活動,和他們心愛的海豚告別。 2002年,Fungie靠近丁格爾港的一艘當地漁船。   取自CNN 瓶鼻海豚(又稱寬吻海豚)喜歡群居,牠們通常成群出現,偶爾也會出現獨居案例,但Fungie的特殊之處在於牠幾乎一生都停留在同一個地點,這對瓶鼻海豚還說非常罕見,在2019年時,Fungie還被金氏世界紀錄列為世界上最年長的獨居海豚。Fungie的出現為丁格爾港帶來了巨大轉變,帶動了當地的觀光發展,世界各地的遊客前往愛爾蘭的這個偏遠地區,只為一睹Fungie的風采,牠會把捕獲的魚扔到當地漁民的船上,還會陪伴在港灣中訓練的泳者。

大流行期間人流移動減緩 車輛少 美國緬因州青蛙不再命喪輪下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研究團隊發現,COVID-19期間由於車流量銳減,青蛙的死亡率竟下降50%。圖片來源/Pexels 青蛙以及其他兩棲動物(如蠑螈)每年春天都會進行遷移。不幸的是,遷徙過程可能須穿過著繁忙的街道或高速公路,因此兩棲動物在春天命喪輪下的事故層出不窮。然而由於COVID-19的出現,2020年人車移動都下降許多,美國研究人員發現,疫情意外拯救無數青蛙,與往年相比,緬因州青蛙的死亡率一口氣下降了50%! 綜合外媒報導,這篇研究發表在《保護科學與實踐》上,由緬因州生態學與環境科學碩士生Greg LeClair主導,研究團隊在當地社區有經營一個名為「緬因州最重要的夜晚」(Maine Big Night)的專案,參與這項專案的志工會在每年的3月15日至5月15日期間,在緬因州各地收集關於青蛙和蠑螈穿越道路的資料。 LeClair透露,2020年初美國的車流量呈現斷崖式的下降,他們決定調查人類活動是否會影響影響兩棲動物的死亡率。結果研究團隊發現,與2018年、2019年和2021年的同期相比,2020年春季緬因州死於車輛事故的青蛙減少了50%。當與緬因州交通局提供的資料比對後,研究團隊也發現「野生動物事故」數量也有顯著下降,代表著人類活動確實左右了野生動物的生死。

美國麋鹿輪胎套頸2年 救援人員幫其重獲自由

科羅多州有一頭麋鹿脖子上卡了輪胎整整2年。圖片來源/Colorado Parks and Wildlife 美國科羅拉多州有一頭雄性麋鹿特別讓科羅拉多州公園及野生動物管理局(Colorado Parks and Wildlife,後稱野生動物管理局)傷腦筋,因為牠脖子卡了一個橡膠輪胎,雖然野生動物管理局早在2年前就發現麋鹿的異樣,但卻因抓不到牠而無法展開救援。近期野生動物管理局終於成功捕捉到麋鹿,並將沉重的輪胎移除,讓麋鹿重獲自由!綜合外媒報導,科羅多州野生動物管理局首次發現這頭麋鹿是在2019年7月,護林員在進行野生動物調查時注意到了麋鹿脖子上突兀的輪胎,當時麋鹿僅4.5歲,雖然野生動物管理局曾多次試圖捕捉這頭麋鹿,但牠總是設法逃開。 雖然脖子卡了輪胎,但這頭麋鹿與其他麋鹿依然正常互動。圖片來源/Colorado Parks and Wild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