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疫情阻斷歸鄉路 困居冰原3個月 1人24狗 終搭上骨董機返家

疫情阻斷歸鄉路 困居冰原3個月 1人24狗 終搭上骨董機返家

記者 呂幼綸/報導

新冠疫情來勢兇猛,至今許多國家、地區還沒有解除封境令,像是香港就已封關5個月,也讓很多人的轉機回家之路,因為受到阻斷而變得曲折遙遠。挪威人瓦諾(Thomas Waerner)今年2月間到阿拉斯加,隨後碰上封境令,在他想盡辦法搭上一架骨董機,帶著24隻狗返鄉時,已是6月!瓦諾的遭遇在疫情持續之際,不會是個案。

挪威選手瓦諾的雪橇犬隊是2020年艾迪塔羅德雪橇犬賽的冠軍隊伍,瓦諾表示,只要信任狗隻、跟隨牠們,就能順利完成比賽。 取自CNN

從1973年起每年都舉辦的艾迪塔羅德雪橇犬賽(Iditarod Trail Sled Dog Race),甚受國際矚目,今年的賽事在3月18日結束,由遠自挪威來參賽的瓦諾和他的16隻狗奪冠,不過,還沒從喜悅中回過神的瓦諾,立即面對的卻是比1000英里(約為1609公里)賽道,還要驚險的歸鄉之路。

為了參賽,瓦諾和妻子古柔(Guro)早在2月間就抵達阿拉斯加,在發現各國開始限制出入境,國際航線紛紛減班時,古柔很快離境轉回挪威,留下瓦諾和16隻狗繼續準備比賽。

2020艾迪塔羅德雪橇犬賽依照傳統,在3月的第一個星期六開始舉行,起點為安克拉治(Anchorage)、終點是諾姆(Nome),路程長達1000英里,因應氣候狀態、賽道情況,雪橇犬隊通常需要花8~15天才能跑完全程,歷史上的最佳成績由米奇(Mitch Seavey) 在2017年締造,總計只用了8天又3個小時。

瓦諾獲得2020艾迪塔羅德雪橇犬賽冠軍,贏得51000美元的獎金,欣喜和兩隻愛犬K2(左)、BARK合影。 取自 Anchorage Daily News

比賽規定參賽隊伍須由一人和16隻狗組成,因為沿途有冰川、山嶽各種地形的挑戰,再加上強風、暴雪等極地氣候變化,甚至是野生動物的攻擊,危險性不小,1985年就曾發生駝鹿殺死2隻狗、重傷6隻的憾事,因此主辦單位要求,凡是中途因各種原因受傷、身體不適的狗,都必須由選手送至小木屋安置,並留下足夠的口糧,隨後再由大會人員去接回醫療,而比賽規則也明訂抵達終點時,至少要有5隻狗。

今年是瓦諾第二次挑戰艾迪塔羅德大賽,在他以9天時間順利完成賽程,衝過終點線取得冠軍的那一刻起,也就是他為自己和狗尋找返家之路的起始點,因為瓦諾不願意留下狗,單獨搭機返回挪威,就只能想方設法找到和狗隻一起回家的辦法。

上圖:搭乘高齡64歲的螺旋槳飛機,經歷20多小時的航行,瓦諾終於從阿拉斯加回到挪威。下圖:他和狗狗還得再開10小時的車,才能回到位於Torpa的家。 取自 Anchorage Daily News

1人16狗的住宿問題當然不小,幸好瓦諾在鄰近北極圈的費爾班克斯市(Fairbanks)有一些朋友,他就帶著狗群輪流投宿或是戶外紮營,並積極尋求返回挪威的辦法。皇天不負苦心人,一天瓦諾偶然讀到費爾班克斯的航空公司將出售一架骨董機供挪威博物館收藏的消息。

這台由波音公司生產的DC-6螺旋槳飛機,非常具有歷史性,它於1946年首航,飛越過世界3大洲,服役超過60年歲月,挪威蘇拉(Sola)的航空歷史博物館正規畫收購為展示品。

24隻作為雪橇犬競賽的狗,幸運搭上骨董機,才結束牠們困居異鄉的日子。 截圖自BBC中文網

瓦諾立刻把握機會聯絡博物館,再次很幸運的,瓦諾的友人認識博物館的擁有者,而瓦諾的贊助商也積極促成,終於敲定了這宗交易,讓瓦諾和16隻狗得以搭上「順風機」,而聞訊趕來的還有挪威朋友留在阿拉斯加受訓的8隻幼犬,因此在6月2日,也就是比賽結束的11週之後,瓦諾和24隻狗登上了這架進行最後一次航行的骨董機,展開返鄉航程。在挪威家中等候的古柔說,想到這架飛機的老舊,她無法不提心吊膽!

骨董機於隔日平安飛抵挪威,古柔因為要照顧家中的5個孩子和35隻狗,沒能前往接機,瓦諾開車載著狗又行駛了10小時,才回到家人身邊。瓦諾說,這是一趟他至死不會忘記的驚險之旅,而狗狗在旅程中卻是非常放鬆,他很慶幸把狗全數安全帶了回來。也因為這段人狗歸鄉事蹟太傳奇,BBC在7月初特別製作了專輯,向全球播映。

雪橇犬賽事已是運動競技的一個項目,像是挪威每年也會舉行750英里的Finnmarkslopet和400英里的Femund比賽,但仍以艾迪塔羅德雪橇犬賽最具代表性,因為它紀念的是1925年諾姆鎮受到白喉病侵襲,必須在短時間取得血清,結果由雪橇犬隊奮力完成使命,及時將血清從艾迪塔羅德送到諾姆的事蹟,也因而讓這項大賽更具崇高地位。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