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向捕獸鋏陷阱宣戰!雖已禁用依然遍布 台灣官民合力清除

向捕獸鋏陷阱宣戰!雖已禁用依然遍布 台灣官民合力清除

記者 呂幼綸/報導

造成動物在山林濺血、非死即傷的捕獸鋏,應是所有愛動物民眾的心頭大恨!

為了人道對待動物,全球許多國家都對獸鋏陷阱設有限用或禁用的法規,台灣也不例外,只是不遵守的民眾仍多,時時傳出動物受難的案件。為了向獸鋏陷阱宣戰,今(8/29)天一早新北市舉行了一場大會師活動,包括新北市動保處和眾多民間團體一起宣誓清除危害動物的陷阱,並立刻展開搜索淨山行動。

捕獸鋏、山豬吊都已禁用,卻依然出現於全台各處山林中,新北市動保處第二年舉行搜山清除行動,今日和多個動保團體會師,一起向獸鋏陷阱宣戰!  新北市動保處/提供

台灣獸鋏陷阱的氾濫,有網友形容為滿山遍野都可見,從傳統的捕獸鋏到新興的山豬吊都有,殘害的動物包含體形大的台灣黑熊、水鹿、山羌,體形小的台灣獼猴、石虎、黃喉貂、狗、貓,幸運的還能截肢保命,不幸的就成為腐屍,而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帶著一截白骨行走的動物。

獸鋏陷阱危害動物,這隻幸運的石虎尚可截肢保命,而不幸的台灣黑熊則是斷掌斷趾,無法獲得全屍,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帶著一截白骨的流浪狗。 截圖自臉書

至於捕獸鋏和山豬吊的設置到底有多猖獗,官方雖無統計數據,但從以下案例不難推估。以今年來說,雖有新冠疫情影響,但屏東縣從年初到7月24日止,為解救流浪動物,共拆除了6組山豬吊及35組捕獸鋏;而新北市動保處接獲線報,有人長期在新店山區設置獸鋏陷阱捕捉野生動物,經過跟監並和保七總隊合作,在5月初終於逮獲高姓獵人等3人,當場查到11組捕獸鋏、47組山豬吊,和一批半成品獵具。

事實上,台灣無論是《野生動物保育法》或《動物保護法》都早已明令禁用獸鋏陷阱。以《動物保護法》來說,早在2008年就增修了第14-1條文,明訂「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使用獸鋏捕捉動物」,到2011年更增列第14-2條「非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任何人不得製造、販賣、陳列或輸出入獸鋏」,違者處新臺幣1萬5千元以上7萬5千元以下罰鍰。

而針對山豬吊,農委會今年2月公告,自3月1日起禁止使用「含金屬材質繩索,並以彈簧續壓式裝置束綁動物肢體之捕捉工具」,明確規範把很容易DIY的山豬吊和獸鋏並列黑名單,主管單位一旦發現,都可直接拆除、銷毀,而如果陷阱造成動物重傷或死亡,所有人和使用人最高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20萬至200萬元罰金。

從法令的日趨嚴格來看,顯見殘害動物的獸鋏陷阱已經引發公憤,但因難以查到設置者,使得法規只能高懸,卻無嚇阻力,使用情況也就更加猖獗。分析設置獸鋏陷阱的原因,最不可原諒的就是為了捕捉野生動物、吃野味,新北市動保處代理處長楊淑方說,5月捉到的高姓獵人,就是家族成員長年一起設陷阱 ,捕捉野生動物。

新北市動保處2020年5月間和保七總隊合作查獲盗獵鬃山羊的高姓獵人,並起出上百個獸鋏、山豬吊及半成品。 新北市動保處/提供

熟悉獸鋏陷阱的消防署搜救犬隊顧問周聰吉表示,山豬吊並不是用來捉山豬,而是山羌,依設計不同分為吊頭、吊腳和軀幹3種,因為金屬套索可以埋在土壤中不易察覺,讓行經的人和動物一樣有風險,「如果是搜救犬中陷阱,那肯定要立刻抱下山搶救」,所以周聰吉將山林中普見的捕獸鋏、山豬吊視為搜救員和搜救犬的大敵。

捕獸鋏還常見於菜圃、農地中,那是農民用來對付可能侵害農作物的動物,由於《野生動物保育法》允許私人土地可不經申請使用獸鋏,也就讓法令留下了一個缺口,此外,高雄市議員林于凱日前也發文表示,不少農民堅決反對全面禁用獸鋏。

在太平山區中了獸鋏的這隻石虎很幸運,及時被發現和送往特生中心救治。 取自/台中市政府

儘管查緝獸鋏陷阱的設置者不容易、農民使用問題也有待解決,新北市動保處仍於2019年4月發起獸鋏雷霆行動,和民間團體合作分13條路線上出搜索和清除獸鋏、山豬吊。代理處長楊淑方說,雷霆行動成效卓著,通報量顯著減少,因此今年再次舉行的清除行動,縮減為7條路線。

不過「金汪汪流浪動物家園」的園長黃美雪說,新北山區經常看到中鋏的狗隻,只是愛媽救援心切,往往忘了通報,所以全台出現獸鋏的正確熱點,及查緝到的數量,仍待政府建立相關資料。

獸鋏陷阱造成多少無辜的動物成為冤魂? 獵人眼中沒有「生命」只有「食物」? 損害農作物的動物是否應處以斷肢甚至奪命的極刑?有沒有其他的防禦方案? 在大會師行動之後,官方和民間應進行更多的思考。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