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拍攝毒狗案後昏迷 攝影記者重病籌措醫藥費

拍攝毒狗案後昏迷 攝影記者重病籌措醫藥費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為了供應狗肉市場,中國偷盜、毒害家犬的狀況相當嚴重,經常有媒體對相關事件進行報導,《南方都市報》的攝影記者徐文閣就是其中之一,但憾事卻在他身上發生。去(2018)年初,徐文閣在深圳採訪一起毒狗案,長時間蹲在死亡的犬隻附近拍攝,沒想到隨後卻高燒昏迷,經過一年的治療,儘管病情已獲得控制卻仍未完全恢復,他的家人近日因無力再支付醫療費用而發起眾籌,也有民眾將他過往的事蹟寫成文章,希望大眾能協助這位關注議題側重民生社會的攝影記者。

徐文閣拍攝的毒狗案照片。 取自《南友圈》文章

2018年1月20日早上6點多,深圳市一位市民帶著沒有牽繩的狗一同晨跑,沒想到跑著跑著小狗就消失了,飼主返回尋找的過程中被路人告知小狗遭人撿走,因而報警處理,沒想到警方調閱監視器後發現了令人震驚的畫面,只見小狗跟隨主人慢跑途中突然倒下,隨後一名男子騎著摩托車趕到,把小狗撿起扔到車後置物籃後迅速離開,整個過程只有十幾秒。

攝影畫面:https://v.qq.com/x/page/o1332kzly4c.html

警方經過偵查後發現男子最後落腳於一處狗肉店鋪,因此在1月24日早晨前往店鋪進行抓捕行動,當場逮捕3名嫌疑犯,繳獲脫毛機器、弓弩、肉製品膠囊等作案物品,此外,現場還查獲了10幾隻經過處理的小狗。而徐文閣就是在這個現場進行拍攝後發現身體不適,他為了拍攝死亡的小狗,長時間蹲在中毒的小狗附近,但返家後卻感到身體不適,有頭昏、口裡無味麻木、低燒等狀況,並且在隔日開始發燒。

世界愛犬聯盟世界愛犬聯盟(World Dog Alliance, WDA)的《嚴懲盜狗白皮書》指出,在中國每年有2000萬隻狗被食用,其中70%是偷來的伴侶犬或街上的流浪狗,而弓弩、毒鏢、藥丸等都是常用的偷狗工具,網路上有很多非法販售管道,過去曾有媒體偽裝成盜狗者向商家詢問,而商家聽到是要購買射殺狗的工具後,立即推薦了弓弩及毒鏢,商家甚至保證30公尺內的射程相當精準,毒鏢的效果也非常好,3-5秒就可以讓狗窒息,成份一般為氰化鉀或劇毒氯化琥珀膽鹼。

偷狗用的毒鏢及毒藥。 翻攝《嚴懲盜狗白皮書》

最初,徐文閣認為是自己離被毒死的狗太近,並表示「活蹦亂跳的狗瞬間就能倒地,可見毒性極強」,但一個星期後狀況仍未好轉,他因此前往醫院治療,持續的高燒伴隨著感染,徐文閣很快陷入昏迷,家人數次拿到病危通知書,他一度只能靠呼吸器維持生命,直到隔(2)月,醫院才初步確診了他的病因為李斯特菌感染引起的腦幹炎。

李斯特菌中毒的情況雖然不常見,但死亡率高達30~35%,這種細菌對環境的適應性強,廣泛存於自然界中,常發現於土壤、腐生植物和許多哺乳動物的糞便中,為人畜共通傳染病源之一,主要傳染途徑是食品,而經常接觸動物的工作者也容易被感染。健康狀態良好的人感染李斯特菌時可能沒有症狀發生,或只有類似感冒發熱頭痛或腸胃不適、噁心嘔吐等狀況,但對老人、孕婦、嬰兒及免疫力不佳的族群來說卻極其危險。

雖然徐文閣一度認為自己是因吸入揮發到空氣中的毒狗藥而身體不適,不過《深圳食事藥聞》曾指出,用於毒狗的藥物一般為化學性,而李斯特菌是一種微生物,二者完全不同,李斯特菌感染與毒狗的藥物本身沒有直接關係,但有可能是狗自身攜帶李斯特菌,而徐文閣在近距離的拍攝過程中,不慎與狗發生直接或間接接觸(如狗周邊的土壤等)而導致感染。

徐文閣遭到感染後至今仍無法重拾相機,後續還要進行3到5年的復健治療。 取自《南友圈》文章

如今經過一年的治療,徐文閣的病情已獲得控制,還需要再進行三到五年的復健治療(康復治療),但過去一年徐文閣在醫療保險報銷外的治療費已經花了70萬人民幣,用光了家中積蓄,後期200萬元的費用根本無力承擔,他的家人因而向大眾發起籌款活動,儘管他的家人並未於頁面多提及徐文閣過往的攝影報導位社會帶來的影響,但有民眾將其事蹟寫成文章「他用生命捍衛公共利益的時候,誰來挽救他的生命?」,在社群媒體廣傳,如今籌款已達成一半,而自嘲為「深圳街頭一匹狗」、希望能為公眾利益看家護院的徐文閣,在拍攝毒狗案後倒下的故事,也在愛狗社群引起迴響。

插畫:COCO MA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