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設施犬”陪出庭 撫平受虐兒不安

“設施犬”陪出庭 撫平受虐兒不安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上週末,震驚全美的「恐怖屋(house of horrors)」虐童案進行量刑聽證會,在兩名已成年的受虐者口述令人心碎的證詞時,一隻叫做瑞德(Raider)的狗狗站在他們身邊,默默地安慰他們。瑞德是科羅納警察局的「設施犬」(facility dog),已經為這起虐童案的受害者提供了一年多的支持,當孩子們談到他們過去的生活、以及仍在持續的噩夢時,這隻黃色的大狗狗靜靜地坐在他們旁邊,給予他人無法提供的慰藉。

為特賓家受虐兒童提供安慰的設施犬瑞德。 取自K9 Raider II粉絲專頁

加州恐怖屋虐童案是2018年1月被揭發的「特賓案」(Turpin case)的別稱,在這起案件中,特賓夫婦將他們的13名孩子長期囚禁在家中,受虐兄弟姐妹的年齡從2歲到29歲不等,他們每天只能吃一餐、每年只能洗一次澡,並長期遭到父母的毆打,最年長的姊姊甚至只有37公斤,看起來像是青少年,直到其中一個孩子逃跑並聯絡了警察,他們才得以脫困。

而自從孩子們的生活翻轉、父母被捕以來,瑞德就一直在和他們見面,過去的一年中,在法院、檢察官辦公室和其他法律機構,特賓家的孩子多次與這隻3歲的拉布拉多犬玩耍,「當我們看到孩子只是摸摸瑞德,臉上就出現微笑時,我們就知道他們的情緒因為瑞德得到了釋放,而這可能是人類無法做到的」瑞德的其中一位領犬員羅斯頓(Adam Roulston)警官說道。

身在司法機關容易令人緊張、焦慮,設施犬的存在能安撫受害者。 取自《CNN

在執勤期間,瑞德身穿藍色背心、脖子上還戴著警察徽章,但牠的工作和其他警犬不同,主要是在協助安撫暴力受害者的情緒,減輕他們在司法機關中的壓力,是服務犬的一種。羅斯頓說,其中一位特賓家的孩子主動請求當局,希望能允許瑞德在量刑聽證會時與他們待在一起,在聽證會期間,兩位受害者在艱難的證詞中輪流撫摸著牠,當他們提供關於自己如何在父母手中受苦的證詞時,瑞德就坐在他們身邊,而瑞德也是此案審理法院所在的河濱縣第一次使用設施犬。

羅斯頓和另一位警官自2017年以來就是瑞德的領犬員,他們在自己的執法職責及瑞德的任務中取得平衡,在出庭、醫院探訪和支持證人等行動下讓瑞德發揮,「看見瑞德用牠的方法讓人們好起來,是這項工作有史以來最好的回報」羅斯頓說:「政府官員和警察希望能幫助人們,而瑞德幫我們做到了。」

瑞德有屬於自己的警徽。 取自City of Corona – City Government粉絲專頁
除了司法機關外,瑞德也會到校園服務。 取自K9 Raider II粉絲專頁

瑞德不是唯一執行這類任務的狗狗,牠是加州警察機關的設施犬之一,一項在2017年簽署通過的加州法案允許訓練有素的治療犬在作證時陪同證人,讓加州成為全美擁有最多設施犬的地區;而美國在法庭上使用服務性動物的趨勢也持續成長,根據法院犬基金會(Courthouse Dogs Foundation)的統計,截至2019年4月17日,美國共有39州有設施犬、狗狗的總數量達203隻。

插畫:COCO MA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