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照顧經費少 落難野生動物徵求乾爸媽

照顧經費少 落難野生動物徵求乾爸媽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受到人為影響,許多野生動物無法再回到野外,需要被人工圈養照顧,在台灣,共有6處政府委託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及急救站,為落難的野生動物們提供避風港。不過隨著政府保育經費的縮減,這些收容單位的經營越來越困難,為此,成立26年、目前收容有近1500隻野生動物的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推出認養計劃,以13隻具代表性的收容動物作為認養大使,希望能徵得更多「乾爸媽」,一起出資照顧牠!

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推出動物認養計劃,邀請民眾一起成為落難動物的乾爸媽,捐款協助動物日常照顧。 取自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許多野生動物因為走私、中獸鋏、遭遇車禍意外、被人類誤傷等原因,無法回到原來的棲地,需要人工照顧才得以存活,但在野生動物受傷、受困事件不斷發生的同時,台灣的保育經費卻持續縮減,讓收容單位維持的越來越困苦,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主任裴家騏表示,中心的經費有9成以上來自政府補助,只有約2%來自民眾的小額捐款,近10年來中心收容動物的數量沒有變少,但預算卻逐年遞減,比起2009年時少了3至5成。

「預算減少之後,為了不讓動物的照顧受到影響,我們優先減少人事開銷,2009年以前不到千隻收容動物的情況下,有20多個照養員,現在要照顧將近1500隻動物,卻只有15個全職照養員,每個人工作量都很大」裴家騏說,儘管不願意因為經費影響動物的照護,但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中心對於動物的環境豐富化就無法像過去那樣頻繁。

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近年來的收容量約為1500隻動物,但保育經費卻逐年縮減。裴家騏說明,2014年動物數量大增,是因為當年有大批走私龜被送到中心收容。 取自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為了維持落難動物的福利,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近日推出動物認養計劃,選出13隻具代表性的收容動物作為認養大使,提供民眾做捐款認養,讓動物的食物採購、醫療耗材及硬體設備更新、五金耗材購買、動物照養、其他增進動物福利的花費能有著落。此外,若是民眾經濟狀況不好,沒有心力當動物們的「乾爸媽」,中心也希望認養大使們的故事能夠被看見,增加大眾的保育觀念。

例如一生都因人類的錯誤而受苦的獅虎「阿彪」,牠是由公非洲獅與母孟加拉虎繁殖出的個體,在自然環境下,這兩種分別位於非洲及亞洲、不同種族的動物不會存在,但商人為了製造噱頭吸引人潮,繁殖出了這種不自然的動物。阿彪來自台南的一處農場,當時農場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私自繁殖了3隻獅虎,其中1隻出生就夭折,另外2隻被政府沒入、送到屏科大收容中心,但最終只有阿彪存活,另一隻收容個體在一週後也因為身體虛弱死亡。

阿彪體型巨大,因為基因缺陷,會長大到自身難以負荷的程度。 取自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獅虎缺少可以控制生長的基因,因此從出生起就會不斷地生長,直至動物的身體不能承受為止,今年9歲的阿彪,一出生就有脊椎變形、左後腳無法彎曲等狀況,移動時只能靠三隻腳支撐,長期不良於行。在體重與體型的壓迫下,阿彪需要更龐大的照養及醫療資源,才能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收容中心指出,阿彪的存在是美麗的錯誤,希望能透過牠帶給大眾正確觀念:不隨意飼養野生動物,也拒絕前往不當對待野生動物的場所,不要讓阿彪的故事再次上演。

除了阿彪之外,認養大使還有來自蒙古、被馬戲團惡意棄養的棕熊「鮭魚」;被從雨林走私來台作為寵物的白手長臂猿「阿祿」;失去雙手的台灣獼猴「波特」;原來只是過客,卻在台灣誤食廢棄魚鉤、翅膀被漁線纏繞失去飛行能力的北極鷗「鷗鷗」等,這些動物或因為人類蓄意傷害,或因為馬戲表演、被非法作為寵物後又棄養等原因,已失去回到家園獨自生存的能力,只能在收容中心度過餘生。屏科大收容中心表示,希望能透過民眾的幫助,為動物增添環境豐富化的設備及多樣化的食物,盡量彌補牠們再也無法得到的自由。

參與認養計劃

插畫:COCO MA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