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不忍貓挨餓又不推結紮 聖城耶路撒冷陷流浪貓爆量危機

不忍貓挨餓又不推結紮 聖城耶路撒冷陷流浪貓爆量危機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耶路撒冷同時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三大宗教的聖地,千百年來紛爭不斷,而這座古老的聖城除了主權爭議外,如今又有了新的棘手難題:流浪貓。根據統計,耶路撒冷有24萬隻流浪貓,等於每平方公里就有近2,000隻貓,在貓口密度過高的情況下,疾病不只在貓咪間傳播,還有人畜共通傳染病及野生動物受到傷害的威脅,而流浪貓絕育計畫也因為宗教因素,在保守派的反對下無法大規模實施。

耶路撒冷市立獸醫中心的員工試圖誘捕流浪貓,以便進行絕育手術。 取自Times of Israel

在耶路撒冷的市立獸醫中心,每天至少有15隻貓在此進行絕育手術,但對於這座貓口擁擠的城市來說,目前的絕育速度遠遠不夠——專家指出,耶路撒冷的流浪貓集中程度,是中東甚至全世界最高。獸醫中心主任布里爾(Asaf Bril)表示,在這個擁有90多萬居民的城市中,約有24萬隻流浪貓,他認為只有大規模、快速的計劃,讓80%的流浪貓在六個月內完成絕育,才能使得貓口得到控制,「要實現這個目標,我們需要25間獸醫診所,每天為500隻貓絕育。」

不過,耶路撒冷官方目前沒有足夠的資金或政治意願這樣處理問題,當地研究動物福利問題的律師凱達(Inbal Keidar)表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絕育來作為解方,2015年時,以色列農業部長阿瑞爾(Uri Ariel)就曾拒絕提撥預算給流浪貓絕育計畫,作為一名保守的猶太教信徒,阿瑞爾認為閹割貓違反猶太宗教法,並建議將流浪貓和狗送到其他國家。

流浪貓從垃圾桶中尋找食物。 取自Times of Israel

減少流浪貓的食物來源是近年來另一個被提出的方法,過去流浪貓會成群地在垃圾箱中翻找食物,耶路撒冷市議會啟動了一項計劃,將一些垃圾箱移到地下,使垃圾收集現代化,進而剝奪流浪貓的食物來源。以色列自然保護協會(The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Nature in Israel)指出,減少流浪貓的食物供應是控制貓口規模的唯一方法。

但並非所有人都支持使流浪貓食物匱乏而被淘汰的觀念,耶路撒冷新任市長萊恩(Moshe Lion)就在今(2019)年1月宣布在城市周圍建立餵養站的計劃,每年編列10萬以色列謝克爾(約美金2萬8千元)的預算購買貓飼料,用較可控、能讓環境較乾淨的方法,讓流浪貓度過移除垃圾箱的過渡期。

愛貓的民眾在耶路撒冷的住家附近餵食流浪貓。 取自Times of Israel

此外,愛貓的居民也無法忍受讓流浪貓餓肚子,一位擔任教職的志工每天會在耶路撒冷的工人階級地區餵貓兩次,一共有數十隻貓受到她的照顧,她認為這是她的「第二份工作」,她無法確定有多少貓咪在挨餓,也害怕幾週後又聽到新生幼貓的聲音,同樣希望政府能提出大規模的絕育計畫。凱達表示,將垃圾箱地下化的作法僅僅是城市美容措施,無法解決流浪貓問題,耶路撒冷需要的是一個真正的政治決定,透過同時動員公部門和民間組織的大規模絕育行動來解決問題。

流浪貓數量過多,除了貓的動物福利問題之外,對於野生動物的影響也不小,以色列自然保護協會表示,提供給流浪貓的食物也會吸引其他動物,例如在耶路撒冷一些街區發現了豺狼,而貓咪會獵捕爬蟲類和鳥等野生動物,目前在耶路撒冷及以色列的一些大城市,貓咪都對這些物種造成威脅,但要在貓和保護環境之間取得平衡,是一項大挑戰。

插畫:COCO MA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