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時隔32年 日本重啟商業捕鯨

時隔32年 日本重啟商業捕鯨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去(2018)年12月,日本宣布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醞釀重啟停止32年的商業捕鯨活動,儘管收到來自全球的強烈抗議,日本仍未改變決議。6月30日是日本作為IWC成員國的最後一天,7月1日週一早上,將會有至少八艘捕鯨船從日本兩地的港口出發,這次它們不是要前往南海,以「科研」名義捕鯨,而是直接以商業為目的,開始在日本沿海捕捉鯨魚。

日本將在7月1日重啟商業捕鯨。 取自The Guardian

日本列島四面環海,漁業活動發達,自古以來捕鯨就是其文化的一部分,直到鯨類因過度獵捕受到廣泛保護的今日,日本仍不願意放意捕鯨活動。1982年,IWC通過了《禁止商業捕鯨公約》,明定自1986年開始,嚴格禁止成員國進行商業捕鯨,當時,日本就是反對這項提案的七個成員國之一,而在商業捕鯨禁令生效後,日本便引用《國際捕鯨管制公約》,自隔(1987)年起改以「科學研究」的名義避開禁令捕捉鯨魚,每年捕捉200到1200隻,並將鯨魚肉以副產品的形式銷售到市場上。

為此,澳洲政府曾在2010年時向國際法院提出訴訟,指控日本假科學研究之名行商業捕鯨之實,而最後國際法庭在2014年判定澳洲政府勝訴,下令日本政府需停發捕鯨許可,直到研究計畫符合《國際捕鯨管制公約》對科研捕鯨規範為止。不過,日本的捕鯨行動僅僅停止了一年多,2015年底,日本政府就宣布恢復科研捕鯨。

去(2018)年9月,日本再次向IWC提案(2007年也曾有相關提案),重啟小鬚鯨等數量充足鯨類的商業捕捉,但提案最終以27票贊成、41票反對遭到否決,當時日本政府表示,將會對日本在IWC的會籍重新評估,而隨後日本也確實在12月宣布退出IWC,結束自1951年加入以來的會員國身分,其會籍將在2019年6月30日終止,這也是日本自二戰後首次退出國際組織。

6月1日,一艘捕鯨船從北海道網走港出發,參與最後一次科研捕鯨。 取自《共同社

6月1日至24日,日本捕鯨船在北海道網走市附近的鄂霍次克海完成最後一次科研捕鯨,與過往一樣捕捉了47隻小鬚鯨,而根據統計,日本32年的科研捕鯨歷史中,一共捕捉了1萬7千多隻鯨魚。

多年來,日本的科研捕鯨在西北太平洋、南極海域進行,在退出IWC後,日本雖可進行商業捕鯨,但範圍僅限自家海域,日本《共同社》報導,7月1日上午,將會有3艘船組成的船隊從山口縣下關市港口出發、5艘小型捕鯨船從北海道釧路市出發,開展近海及沿岸捕撈,而為防濫捕,日本水產廳將設定捕撈配額,但配額為多少尚未公布。英國《衛報》報導指出,在6月28至29日於大阪舉辦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結束前,日本政府不會透露相關配額,以避免在外交聚光燈下出現的反彈。

在飲食文化的改變下,鯨魚肉現已不是日本民眾的主要肉源,商業捕鯨是否有其需求目前仍未可知。 取自The Guardian

根據日本政府數據,在1960年代,日本每年消耗大約20萬噸鯨魚肉,當時對戰後經濟匱乏的日本來說,鯨魚肉是最主要的肉源,而近年來這個數字則下降至約5,000噸,鯨魚肉早已不是日本國民的必須肉品。

近來日本Yahoo一項對2萬人進行的非正式民調表明,58.2%的民眾喜歡吃鯨魚,28.3%不喜歡,而13.5%則從未吃過,雖然2018年的一項政府調查發現,大約有70%的日本人支持離開IWC,但日本一位退休的IWC委員表示,這項結果主要是因為民眾反對反捕鯨者,商業捕鯨—或者說商業吃鯨,在日本是否有這樣的需求、可行性及生存能力,都還是問題。


2019/07/02更新:

7月1日,日本水產廳於官網公布恢復商業捕鯨後2019年的捕鯨配額,分別為:小鬚鯨52隻、布氏鯨150隻、塞鯨25隻,共227隻鯨魚。日本水產廳表示,此配額是根據IWC制定和採用的方式計算,此種計算方式即使持續捕撈100年,也不會對鯨類資源產生不利影響。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