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流浪動物之家“易主” 議員當家護千狗 政壇老將鍾小平 要為動保界注入新意

流浪動物之家“易主” 議員當家護千狗 政壇老將鍾小平 要為動保界注入新意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灣老牌動保團體「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成立二十多個年頭以來,一向行事低調,救援行動雖遍及半個台灣,卻鮮為人知。去年,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成立以來首次「易主」,台北市議員鍾小平榮任第二任董事長,但也面對受年金改革衝擊,基金會捐款銳減的局面,目前全年的資金缺口約達500萬元,令他挺苦惱!

台北市議員鍾小平2018年起接任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董事長。 李娉婷/攝

月前,鍾小平帶著一隻小黑狗「柯黑」與台北市長柯文哲進行便當會,希望市長能拋磚引玉,帶領民眾一同關心流浪動物議題、響應領養代替購買,最後柯文哲雖因生活忙碌未能領養小黑狗,但也當場捐款給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這才讓人發現,原來在台北市議會中還有這樣一位動保議員。

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於1996年正式成立,而早在1988年,以「流浪動物之家」為名的保育場就已現身永和福和橋下,一路走來已有30個年頭,期間搬遷過數次,如今落腳在貢寮,拯救流浪動物的初衷不變,收容的流浪狗數量卻已從最早期的70多隻,增加到了700多隻,另還收容了數十隻流浪貓,並金援一些愛爸愛媽的狗場,照護的流浪動物加總起來約1000隻。

負責打理基金會大小事的董事長職務,則在去(2018)年從創始人「台灣最美的愛媽」汪麗玲女士手上,轉交給了鍾小平,市議員怎麼會跑去接手動保團體?當然,還是狗狗牽的線!

作為民意代表,時常需要出席大小場合的活動,喜愛貓狗的鍾小平,在2015年一次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的認養活動上,與愛犬March結緣,當即決定將牠帶回家,自此之後,鍾小平就與基金會保持聯繫,隨後先是成為基金會的董事,在創始人身體微恙後,又一肩扛下了董事長的職務。

鍾小平家的三隻毛孩都是領養而來,其中因為腎臟問題曾遭棄養的球球,目前的健康狀況已經穩定;路上撿到的Lucky則是有脾臟問題,雖盡力搶救,日前仍不幸過世。鍾小平表示,養寵物除了有愛心的領養外,更重要的是面對難題時的「不棄養」。 取自鍾小平臉書

被問到當時有想到動保團體經營起來會如此辛苦嗎?鍾小平笑著說:「還真的沒料到!」但如同他對於領養的態度一樣:有愛心是一種「出世」的精神,但真正懂得養狗的困難並堅持下去才是「入世」,在理解了基金會面臨的各種困難後,鍾小平也開始以自身的人脈,盡力的為基金會找資源,像前行政院院長張善政、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都成為了基金會的董事。

他也積極地尋找私人贊助,除了募款外,並洽談了基隆的地主希望能提供土地興建收容所,讓流浪動物之家的浪浪能有足夠的活動空間,而公立收容所的毛小孩在改建期間,能有安身的處所。

鍾小平表示,無論是公家單位或是民間,流浪動物議題面對的最大困難都是民間的反對力量,因為不是所有民眾都愛狗,志工的協力也很困難,像是流浪動物之家的貢寮保育場,因為位置實在太偏僻,儘管沒有民眾抗議,但也沒有志工能進入,要如何讓收容所擺脫「鄰避設施」的印象,還需要長時間的教育及努力。

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的貢寮保育場,地處偏遠,人跡罕至,並面臨年久失修的問題呂幼綸/攝

興建已逾10年的貢寮保育場,硬體設備明顯需要更新,月前還發生「外面下大雨,保育場內下小雨」的狀況,所幸即時獲得同為非營利組織的「世界愛犬聯盟」協助,才進行了屋頂的修繕。不過,作為長期在台灣北中部救援的團體,就算合作的動物醫院給予了3折優惠,基金會近來仍出現了資金缺口,固定捐款人的減少,導致了平均每個月50萬的虧損,令鍾小平感到十分擔憂。

「不救,北中的動物救援就會出現缺口,我們又不願意以血腥的畫面來募款。」鍾小平說,流浪動物之家一向不走聳動路線,他接手後也不會這樣做。

但鍾小平已規畫以平實但有故事性的救援紀錄,讓民眾願意捐款,以免「為善不欲人知」到最後,就真的沒有人知道基金會的困境了——很少人知道,在貢寮的流浪動物之家保育場,專收那些「最難搞」的狗狗,不少從公立收容所帶出的難以送養的兇狗,只能在此度過餘生,再加上救援行動需要付出的醫療費,基金會多年來都是相當緊繃的收支平衡,因而在定期捐款人的數量下降後,一下就出現了危機。

目前,鍾小平正著手進行基金會的網站改版,後續也希望能舉辦募款演唱會,以更正面積極的方式讓流浪動物之家度過危機,其實這些規劃管理的工作,應由秘書長來執行,但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基金會長年懸缺,身為董事長的鍾小平也只能兼任秘書長,自行抽空規劃,甚至固定捐出市議員月薪的10分之1,希望能號召更多民眾響應!
插畫:COCO MA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