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紅毛猩猩媽媽身中74彈 犯案青少年僅輕罰令人憂心

紅毛猩猩媽媽身中74彈 犯案青少年僅輕罰令人憂心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今(2019)年3月,印尼當局從蘇門答臘島亞齊特區的一個棕櫚園中,救出一隻身中74顆金屬氣槍彈的紅毛猩猩媽媽「Hope」,兩名青少年隨後落網,但最近對兩人的處置結果出爐:當局決定在庭外解決此案,僅要求兩名青少年道歉並完成一個月的社區服務。如此的輕罰令保育團體感到憂心,因為此舉可能成為環境犯罪的不良示範,促使成人利用兒童追捕紅毛猩猩!

今年3月,身中74顆金屬氣槍彈的Hope獲救,目前仍在治療中。 取自UNILAD

今年3月10日,印尼自然資源保護局與紅毛猩猩資訊中心(Orangutan Information Centre, OIC)、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 WCS)在亞齊特區的一個棕櫚園中,救出一隻受傷的蘇門答臘猩猩媽媽及牠年幼的寶寶,這隻30歲的紅毛猩猩媽媽隨後被檢查出身中74顆金屬氣槍彈,而紅毛猩猩寶寶則是在前往保護中心的途中就停止了呼吸,死於營養不良。救援人員將大難不死的紅毛猩猩媽媽取名為「Hope」,但由於射擊傷害導致的永久失明,Hope再也無法回到野外。

由於Hope受傷身體虛弱,無法餵養牠的寶寶,最後紅毛猩猩寶寶死於營養不良。 取自Mirror (Image: AsiaWire/SOCP – YEL – PanEco)

蘇門答臘猩猩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列為極危物種,根據蘇門答臘猩猩保護計劃(Sumatran Orangutan Conservation Programme, SOCP)的數據,蘇門答臘猩猩只剩下約14,000隻,SOCP指出,在印尼,氣槍和子彈相當容易取得,並常被用在射殺野生動物上。

事件發生後,兩名高中生被指控犯案,分別是17歲的Ade Irfanta Sitepu和16歲的Salinsyah Solin,但令保育者感到沮喪的是,最近印尼地方當局透過干涉,決定庭外解決此案,在6月底的一場會議上,當地警察局、社會事務局、懲教中心和其他有關單位決議,這兩名青少年犯下了射擊Hope的罪行,將受到「社區服務」的懲罰,內容包含了打掃清真寺一個月,並在當地官員的監督下,進行日落時分和夜間的禱告,正式決議還指出,兩人必須承認他們的不法行為,並向受影響的各方道歉。

紅毛猩猩資訊中心負責人潘努特(Panut Hadisiswoyo)呼籲當局撤銷他們的決定,因為此案可能會成為其他野生動物和森林犯罪的一個負面案例,假設兒童只會受到輕罰,這項決定可能會促使成年人利用兒童作為追捕猩猩的代理人,「我們正在呼籲國家警察局長將Hope槍擊事件移交司法部,以便適用少年司法制度」潘努特強調,轉向制度[1](diversion)是否適用於環境犯罪,應該由少年法庭負責決定。此外,潘努特也表示,除了運動項目和動物救援計劃外,警方應禁止民眾使用氣槍。

有6顆金屬氣槍彈卡在Hope的眼睛裡,因此獸醫必須摘除牠的眼球。 取自Sumatran Orangutan Conservation Programme (SOCP)

負責治療Hope的獸醫葉妮(Yenny Saraswati)也對印尼當局的決定感到失望、震驚,但她表示會留給當局處理案件,她希望能更專注於Hope的狀況,葉妮說明,由於射擊導致的永久失明,Hope將永遠無法返回野外,但牠的情況已經逐漸好轉,儘管最終牠體內的金屬彈只取出了10顆——剩下的64顆子彈位於脆弱的肌肉組織中,去除它們可能會導致感染,並進一步對已經相當虛弱的Hope造成危害。


[1] 對原屬少年司法之虞犯少年或輕微觸法少年,轉由司法以外之方法處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