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農場動物 阿膠需求致肯亞盜驢猖獗 驢主組團護驢

阿膠需求致肯亞盜驢猖獗 驢主組團護驢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以驢皮製成的「阿膠」,因為商業炒作,近年來在中國需求大增,導致非洲國家開始宰殺賴以維生的毛驢,並產生大量的竊盜及虐待動物行為,其中又以肯亞的狀況最為嚴峻,許多家庭因為驢子遭到犯罪集團偷竊而陷入困境。現在,在慈善機構的協助下,肯亞的驢主組成了自救團體,他們進行夜間巡邏、在驢子失蹤時組織搜救隊,甚至發動抗議活動!

中國市場對驢皮的需求過於龐大,許多非洲國家的驢子遭到偷竊。   取自The Economist

路透社》報導,在過去三年裡,肯亞已經成為非洲向中國提供驢皮的產業中心,肯亞政府數據顯示,自2016年來,該國已經開設了四家有執照的驢隻屠宰場——比非洲大陸的其他國家都還要多——每天宰殺約1,000隻驢子。但當地官員指出,中國不斷增長的需求,也導致犯罪集團雇人偷驢,在肯亞形成了黑市,點燃依靠驢子維持生計、耕作或運輸的社區民眾怒火。

「在2016年4月第一間屠宰場設立後,偷竊案件數量激增」肯亞首都以北一個城鎮奈瓦沙(Naivasha)的地區負責人Phillip Ariri說:「在慈善機構的支持下,驢主組成自救團體來保護動物,他們會進行夜間巡邏,並在驢子失蹤時組成搜救隊,他們甚至組織了竊盜案相關的抗議活動。」

目前的阿膠需求量為每年6,000噸,比過去增加了10倍,聯合國數據顯示,中國曾經是擁有最多驢子的國家,但由於阿膠的驢皮需求,中國驢的數量已經從1990年的1,100萬隻,減少到如今的450萬隻。阿膠曾經是屬於中國上流階級的奢侈品,但現已被日益富裕的中產階級和僑民廣泛使用,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阿膠的價格從2000年的30美元左右,飆升至每公斤780美元以上。

雖然大部分的驢皮貿易是合法貿易,但在豐厚利潤的誘因下,肯亞、波札那、埃及、南非和布吉納法索等國的社區中,也有千上萬的驢子遭到偷竊。2016年4月到2018年12月期間,肯亞有超過4,000隻驢子被偷,肯亞農業及畜牧業研究組織(KALRO)今(2019)年6月發表的一項報告也警告,目前肯亞屠宰驢子的速度,是驢口成長率的五倍,到了2023年,肯亞的驢口可能會消失。

肯亞首席獸醫官告訴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我很擔心,這些數字正在下降,而且不可恢復。我們知道人們因為驢子被偷而受苦,驢子也因為被屠宰場買走而更難取得,我們正在試圖控制狀況。」

肯亞目前有四間合法驢隻屠宰場。    取自TUKO

為此,動物福利團體和驢主都呼籲肯亞政府,跟上其他十多個非洲國家的腳步,禁止驢皮貿易並關閉屠宰場,總部位於肯亞首都的動保團體Brooke East Africa表示:「驢子支持肯亞數百萬人的生活,從耕種到帶孩子上學,現在這些都受到了威脅。肯亞是非洲大陸少數仍在大量屠宰驢子的國家之一,該國的決定,對於結束非洲的驢子屠宰貿易,及確保人們獲得正常的生活至關重要。」

肯亞的第一間驢隻屠宰場在奈瓦沙設立,由中國投資者支持,幾個月內,供應商就開始在該地區大量收購驢子,導致當地驢子短缺、價格高漲,隨著犯罪集團的進入,一些不打算出售的驢子開始失蹤,該地區的幾位驢主告訴慈善組織,他們是如何在一覺醒來後發現驢子不見了。

現年40歲的Charles Maina說,他的六隻驢子在2017年8月被偷,兩天後,他在住家附近的灌木叢裡發現驢子殘缺的屍體,牠們頸部以下的皮膚被剝除,他只能從頭上的記號辨識驢子。「我以前把驢子租給那些運送家具或送水的人,我們生活的很舒適,但牠們被偷後,我沒有錢了,我們不得不減少從食物到教育的一切花費,我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寄宿學校,有時我們會沒有飯吃,最後,我的妻子無法應付這種狀況,她離開了我」,現在,Maina只能租用其他人的驢子為當地居民供水,他每天賺取500先令(5美元),不到他擁有自己的驢子時的一半。

驢子是發展中國家的重要動物,協助人們運輸及耕作。   取自The Brooke East Africa

同樣在2017年,28歲的Elijah Ng’ang’a則是在屠宰場發現他失蹤的驢子Boy:「我喊了『Boy』,牠慢慢地靠近我,並磨蹭我的腿」,屠宰場管理者向他保證會釐清狀況,但最後Boy還是被宰殺了,Ng’ang’a現在是一名摩的(motorbike taxi)司機,他一天的收入也只有500先令,是過去他將Boy租給供水商的一半,但他買不起新的驢子,因為驢子的價格已經從兩年前的8,000先令,漲到20,000先令。

驢子在肯亞被宰殺的速度非常快,非法集團迅速增加,這促使數百位驢主組成社區團體,以保護他們的動物,奈瓦沙郊區一個驢主團體的主席John Nduhiu Kuiyaki說,他們團隊內的30位驢主本來有100隻驢子,在過去三年不斷遭到偷竊後,如今只剩下50隻。

John Nduhiu Kuiyaki 說:「這對我們來說相當具有毀滅性,我們現在輪流在夜晚巡邏,有些人為動物建造了庇護所,其他沒有土地的人,則需要雇用看守者」他表示,當動物失蹤時,驢主會向其所屬的自救團體發出警報,他們會組織搜查隊並向當地警方報案,與警察一同前往屠宰場尋找他們的驢子,「我們對中國人用驢子製造的藥物知道的不多,我們知道的是,透過殺死我們的驢子,他們也殺了我們。」

在坦尚尼亞、烏干達和衣索比亞等肯亞的鄰國,民眾抗議過後,當地政府關閉了驢隻屠宰場,但現在數千隻驢子偷偷被運過邊境,在肯亞的屠宰場被宰殺,動保團體不斷地呼籲肯亞政府禁止驢皮貿易、關閉屠宰場,肯亞首席獸醫官同意需要增加一些限制,但對禁止貿易及關閉屠宰場表示有困難,因為這意味者一些民眾會失業,而且投資者也已經向這些屠宰場投入數百萬美元的資金。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