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年度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 精選照片出爐

年度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 精選照片出爐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由英國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舉辦的年度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動物攝影比賽,每年有大量攝影師參與這項旨在於運用攝影的力量,促使人們去發現、理解、尊重並享受大自然的比賽,而今年的得獎作品即將在下(10)月揭曉,按照往例,評審團先公布了一系列來自各個類別的精選照片,讓我們來看看有那些精彩畫面吧!

信賴觸摸(Touching trust)
野生動物新聞攝影類,攝影師:Thomas Peschak

一隻充滿好奇心的年輕灰鯨靠近從旅遊船伸下來的一雙手。在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海岸的聖伊格納西奥潟湖(San Ignacio Lagoon),灰鯨寶寶和牠們的母親會積極地與人接觸,好讓人們摸摸牠們的頭或抓抓牠們的背。


大貓與狗的爭執(Big cat and dog spat)
哺乳動物行為類,攝影師:Peter Haygarth

在一次罕見的相遇中,一群非洲野犬攻擊一隻雄性獵豹。(這兩種物種的數量都少於7,000隻,牠們已經在許多地區消失,由於棲地喪失和破碎化,兩者的族群密度也很低。)攝影師在南非的辛曼加私人動物保護區(Zimanga Private Game Reserve)追蹤這些非洲野犬的狩獵,當領頭的非洲野犬遇到大貓時,被追逐的疣豬逃過了一劫,最初這些非洲野犬很謹慎,但隨著族群裡其他12隻強壯的同伴趕上,牠們的信心大增,開始包圍獵豹。


幸運的休息空間(Lucky break)
城市野生動物類,攝影師:Jason Bantle

在加拿大薩省的一個廢棄農場裡,一隻浣熊把頭伸出一台1970年代的汽車外,在後座,牠五隻頑皮的寶寶發出興奮的聲響。


最後一口氣(Last gasp)
哺乳動物行為類,攝影師:Adrian Hirschi

在辛巴威卡里巴湖(Lake Kariba),一才出生幾天的河馬寶寶在淺水區與母親緊緊相依,突然之間,一隻公河馬介入了牠們之間,牠趕走河馬媽媽,然後咬住小河馬,明顯意圖殺死牠,焦慮的河馬媽媽在旁邊看著這一切發生。河馬的殺嬰行為非常罕見,這隻公河馬的行為,可能是因為休息用的水池乾涸,導致族群過度擁擠造成的壓力。


羞恥之牆(The wall of shame)
新聞攝影類,攝影師:Jo-Anne McArthur

被釘在牆上的是響尾蛇皮。它們周圍都是手印,由那些在美國參與「響尾蛇節」的人們用蛇血標記,每年在這個為期四天的節日,有成千上萬的響尾蛇遭到屠殺,獵人會用汽油沖刷響尾蛇的渡冬點以捕捉響尾蛇,並將蛇帶到這個節日上,斬首牠們作為娛樂節目和獲得利潤,拍下這張照片的攝影師表示,最令人不安的是「有那麼多血腥的手印屬於兒童」。


海灘廢棄物(Beach waste)
野生動物新聞攝影類,攝影師:Matthew Ware

從遠處看,美國阿拉巴馬州邦錫科爾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Bon Secour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海灘的景致看起來很吸引人:藍天、柔軟的沙灘和肯氏龜。

但當攝影師和巡邏隊越靠越近時,他們看到一條致命繩索絞住海龜的脖子,附著在被海浪沖刷過的沙灘椅上。肯氏龜不僅是世界上最小的海龜之一(牠們身長只有約65公分),同時也是最瀕危的海龜,在過去的50年中,人類活動——從海龜蛋和海龜肉的消費,到與其他魚類一起被偶然捕獲的「兼捕」(bycatch)——大大減少了牠們的數量。

儘管當地政府已經對海龜的築巢地點進行保護,並要求拖網漁船使用海龜逃脫裝置(turtle-excluder),但如同照片所拍攝到的,大量的海廢仍讓肯氏龜生存在威脅之下。


其他精選照片

如果企鵝可以飛(If penguins could fly)
哺乳動物行為類,攝影師:Eduardo DelÁlamo


生命循環(Circle Of Life)
黑白照片類,攝影師:Alexander Mustard


冷飲(Cool drink)
鳥類動物行為類,攝影師:Diana Rebman


睡的像隻韋德爾氏海豹(Sleeping like a Weddell
黑白照片類,攝影師:Ralf Schneid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