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科學家以馬毛仿製犀牛角 望以假亂真遏止盜獵

科學家以馬毛仿製犀牛角 望以假亂真遏止盜獵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從傳統中藥到雕刻裝飾,犀牛角的用途相當廣泛,造成非法貿易蓬勃發展,儘管許多保育團體及科學家不斷宣導,犀牛角並不特別——實際上它的構成和人類頭髮、指甲類似,主要成分為角蛋白,但消費需求仍相當龐大。有鑑於此,有科學家就使用了馬毛,做出極為逼真的「假犀牛角」,希望能讓假品流入黑市,藉以打亂行情,打擊犀牛盜獵。

犀牛角常被用於中藥和裝飾雕刻需求。   取自The Guardian

犀牛角被宣稱具有壯陽、解宿醉及治療癌症等療效,在越南及中國等地,需求相當龐大,儘管《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1977年就已禁止犀牛角的國際貿易,但每年仍有大量野生犀牛因為角的需求被殺害,根據保育組織「拯救犀牛」(Save the Rhino)的統計,2018年非洲有892頭犀牛遭到盜獵,其中,南非擁有世界上近80%的犀牛,也是受害最嚴重的國家,2018年有769頭犀牛遭到盜獵。

為了解決非法盜獵的問題,已經有許多方法被提出,包含指謫犀牛角的使用、國內貿易合法化(南非有養殖犀牛場,人工飼養犀牛以取角)、對犀牛角下毒(對犀牛本身不會造成危害)等,如今有科學家提出了新構想:用假貨滲透市場。

這項研究由牛津大學的科學家提出,近日發表在《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雜誌上,共同作者沃拉夫(Fritz Vollrath)教授:「經濟學家似乎認為,如果讓替代品充斥市場,價格就會下跌。如果價格下跌,而且擁有犀牛角的罰款依然很高,那麼交易者的價值主張就會改變。」牛津大學的科學家們希望能夠製造出看起來以假亂真的樣品,並讓這些「可信的假貨」大量流入市場,混淆消費者並減少對產品的需求。

犀牛角實際上是由毛髮及分泌物組成。   取自Creating artificial Rhino Horns from Horse Hair

研究團隊使用馬尾巴的毛髮來製作假品,因為馬是犀牛的近親,他們有相似的角蛋白絲,科學家將馬毛的外層剝除後,以再生絲基質將其緊緊黏合,製作出成本低廉的假犀牛角,而犀牛角本就是一簇簇緊密的毛髮,透過皮脂腺的分泌物在動物鼻子上黏合生長。此外,人造角中還混入了纖維素,好模擬動物在磨角時會滲入的植物成分。

最後,人造角除了外觀上很容易就能模擬出犀牛角的形狀外,顯微鏡下的結果也顯示假角和真角結構相似。研究作者寫道:「從我們的調查看來,製作仿造犀牛昂貴鼻毛的材料既簡單又便宜」該研究認為,這項發明可以讓犀牛角市場被假貨淹沒,造成混亂並使價格暴跌,進而使盜獵者獲取的利潤降低。

沃拉夫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藉由展示犀牛角如此容易地就能被仿造,他希望潛在的消費者在購買昂貴的犀牛角時會三思而後行,「我希望這個故事能告訴這些民眾,犀牛角不是什麼神奇的東西,它是被從鼻子分泌的黏性物質黏合在一起的毛髮,沒什麼特別的,沒有神奇的成分。」

真正的犀牛角(A, C圖)和人造角(B, D圖),在顯微鏡下也非常相似。   取自Creating artificial Rhino Horns from Horse Hair

事實上,這項研究不是第一個提出製造假角、破壞市場行情可能性的單位,一間名為Pembient的新創公司就正在嘗試對假角進行生物工程改造,讓假角的基因也能與真角相同,而這間公司預計將在2022年讓人造犀牛角進入市場供應,推動市場價格下跌。

不過,這樣的策略卻遭到了許多保育組織質疑,2015年時,曾有十多個保育組織聯合警告不要推廣假角,因為這將洗去食用犀牛角的「污名」,並為執法帶來不必要的障礙,同時使未經科學證實的療效迷信具有可信度。

國際野生物貿易調查委員會(TRAFFIC)的托馬斯(Richard Thomas)博士說,儘管這項最新研究有良好的意圖,但卻帶來了相當大的風險,他說:「推出合成替代品可能會增強人們認為犀牛角可使用的想法,進而使需求永存,向消費者提供合成替代品,實際上可能會刺激對實物的需求,加劇現有的問題。」

托馬斯補充表示,另一個問題是,未被標示的假角可能會帶來法律和執法方面的挑戰,儘管專家可以辨識出真假,但最重要的還是減少犀牛角的需求。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拯救犀牛、生而自由基金會(Born Free Foundation)也都表達了相同的看法,世界自然基金會指出,自2007年犀牛盜獵危機爆發以來,亞洲消費市場的已知特徵之一,就是有大量的假角在流通,「儘管有假角,但犀牛盜獵的數字一直在不斷上升,因為許多買家仍然偏愛真品,並且願意花上一點功夫,從他們認為值得信賴的來源購買真品。」

保育組織指出,就算便宜的假角充斥市面,富人仍有管道買到真正的犀牛角。   取自CNN

拯救犀牛執行長迪恩(Cathy Dean)表示:「如果你發現有人在販運真正的犀牛角,他們可能會辯稱他們以為那是馬毛角,這將會使起訴過程變得非常困難。」迪恩同樣認為,這項發明不會阻止那些尋求真犀牛角的富人,她說:「盜獵價格的主要推力,是富人願意花大錢購買一整隻犀牛角,然後展示它們,他們想要真品,證明自己有能力、有財富、有管道,可以購買這種非法產品。」

生而自由基金會野生動物專家瓊斯(Mark Jones)則認為,此舉會破壞對大眾的教育意識,「如果將聲稱是犀牛角的產品引入市場,可能會刺激需求並向消費者發出令人困惑的訊息:在此之前,保育團體及許多科學家曾告訴他們不要購買。」瓊斯另表示,此舉可能還會涉及欺詐相關的法規。

作為回應,沃拉夫教授表示:「我們的關鍵訊息很簡單:犀牛角只是一簇鼻毛, 沒什麼神奇的,複製非常容易,而且價格便宜。為什麼有人會花錢買昂貴的鼻毛?」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