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2019紐西蘭年度鳥“黃眼企鵝” 族群小於得票數

2019紐西蘭年度鳥“黃眼企鵝” 族群小於得票數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紐西蘭年度盛事「年度鳥」(Bird of the Year)投票結果出爐!這個已經舉辦15年的民意調查,相當受到紐西蘭民眾重視,甚至如同人類選舉般,有大型廣告看板助陣,經過兩週的激烈競爭,全世界最稀有的企鵝「黃眼企鵝」(毛利語:Hoiho)獲得冠軍,這種企鵝目前在紐西蘭大陸僅存162對,就算加上亞南極群島的數量也只有1,700對,族群數量遠遠少於牠們獲得的12,022票。

紐西蘭2019年度鳥(Bird of the Year 2019)票選由黃眼企鵝奪冠,此為票選活動發起組織「森林與鳥」(Forest and Bird)宣布結果搭配的梗圖。   取自Forest & Bird
黃眼企鵝是原住紐西蘭的企鵝,是世界上最稀有的企鵝之一。   取自Stuff.co.nz

「年度鳥」票選由紐西蘭非營利組織「森林與鳥」(Forest and Bird)發起,希望能藉此讓人們關注本土鳥類,並為保護牠們展開行動,今年已經是第15年舉辦,在2005年的第一屆調查中,只有約900位民眾參與,到了2019年,有效投票人數已經來到43,460人,這項活動也成為了紐西蘭的年度盛事,連總理都會為奪冠鳥送上祝賀。

各種鳥類的「競選看板」。   取自Forest & Bird

紐西蘭年度鳥票選舉辦以來,目前還沒有同一種鳥類重複奪冠過,今年的亞軍鴞鸚鵡(kākāpō)曾是2008年的年度鳥,讓黃眼企鵝的選情一度膠著,森林與鳥發言人哈伯斯雀爾(Megan Hubscher)表示:「這兩種迷人的瀕危鳥類票距是如此近,讓我們無法預測贏家」,但最後幾日黃眼企鵝漸漸領先,最終拉開差距奪冠!紐西蘭但尼丁市(Dunedin)前後兩任市長和搖滾樂團The Chills都是黃眼企鵝的支持者,此外,黃眼企鵝也受益於這次票選名單中四種企鵝組成的「企鵝聯盟」,在今年的新規定中,每位參與者能夠投5票,四種企鵝的推廣團隊結盟互相支持對方。

黃眼企鵝「競選團隊」成員楊(Mel Young):「我們要做的是讓紐西蘭人參與進來,用有趣的梗圖吸引人們,然後在其中加入教育訊息。」而黃眼企鵝的勝利,也讓牠們面臨的生存威脅獲得大眾關注:黃眼企鵝獲得的選票數,遠遠超過其族群數量。

「當你發現某人還沒有把年度鳥的票投給黃眼企鵝」。   取自Twitter@VoteHoiho

紐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的學者們表示黃眼企鵝的勝利是「苦樂參半」,動物學副教授范·海茲克(Yolanda van Heezik),這種企鵝相當有魅力,是世界上最稀有的企鵝,若沒有採取積極的行動,黃眼企鵝可能會在30年內於紐西蘭大陸滅絕——牠們在票選活動中獲得了12,022票,但紐西蘭大陸2019年僅存162對黃眼企鵝(2018年為225對,以築巢對數計算),再加上紐西蘭亞南極群島的數量,世界上約只有1,700對黃眼企鵝。

黃眼企鵝1990年代在紐西蘭大陸還有600多對繁殖對,到了2019年只剩下162對。   取自Stuff.co.nz

黃眼企鵝競選團隊發言人、奧塔哥大學動物學系學生艾利(Thor Elley)說,與人們印象中總是擠在一起的企鵝不同,黃眼企鵝是非群居動物,「牠們是非常反社會的物種,不會在其他企鵝的視線範圍內築巢。」不過,當黃眼企鵝的配偶回到繁殖地點的家中時,牠們會站直身體、互相發出高亢的叫聲,范·海茲克博士稱之為「狂喜的儀式」,她說:「牠們很高興再次見到對方。」

看黃眼企鵝如何歡迎配偶:

黃眼企鵝面臨著許多威脅,包括海洋暖化導致食物供應量變化、底拖網破壞覓食區、被漁網纏繞及人類干擾等,范·海茲克博士表示,儘管政府已經制定了鳥類保育計畫,但還可以做的更多,她希望能看到更多法規來制止漁業中的兼捕(bycatch,動物與其他魚類一起被偶然捕獲),但她也明白這會是一個艱難的政治決定,因為將影響漁民的生計。

隨著年度鳥票選越來越受到紐西蘭人重視,鳥類的處境也更加能被看見,在紐西蘭,有80%的鳥類處於困境之中,三分之一面臨滅絕威脅,包括今年的冠軍黃眼企鵝,但紐西蘭林肯大學(Lincoln University)2016年進行的一項研究卻發現,紐西蘭民眾認為該國的動物基本上處於良好狀態,而這場票選,將有助於人們思考如何幫助物種的生存,哈伯斯雀爾表示:「我們的鳥類是如此不可思議和獨特,所有的紐西蘭鳥都是贏家。」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