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東南亞捕獸陷阱氾濫 柬埔寨年清除2萬套索

東南亞捕獸陷阱氾濫 柬埔寨年清除2萬套索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東南亞,因為日益增加的叢林肉[1]需求,野生動物正飽受「套索陷阱」危害——這種用鋼絲和繩索製成的陷阱,材料取得容易、製作方式簡單,卻能令動物難以掙脫,在苦苦掙扎後受傷或死亡。《CNN》報導指出,過去十年,在柬埔寨、越南和寮國(又譯「老撾」)等地,套索陷阱已經成為陸生動物面臨的最大威脅。

寮國保育組織Anoulak發現一隻短尾猴被套索陷阱纏住手臂。   取自CNN

在柬埔寨活動的保育組織「野生動物聯盟」(Wildlife Alliance)科學總監格雷(Thomas Gray)說,問題的規模相當驚人,在2010到2015年間,僅僅在5個保護區內,巡邏隊就清除了超過20萬個套索陷阱,儘管如此,執法單位仍然難以跟上盜獵者的腳步,並阻止屠殺。

套索陷阱通常使用摩托車或腳踏車的金屬煞車線製成,價格便宜且構造簡單,格雷指出,相較於使用藤或其他天然材質、殺傷力較弱且較快分解的傳統套索,製作鋼絲套索需要的技巧少的多,並且可以維持數年不壞。而儘管獵人的目標是可以作為食物販售的動物,包括野豬、山羌、麝香貓和豪豬等,但套索卻會無差別地捕捉動物。

格雷表示,這種「野蠻」的陷阱會將動物困住,讓牠們被死亡的威脅纏繞,一些動物會設法逃脫,例如咬斷自己的肢體,但隨後卻可能因為重傷而死亡;一些動物就算被獵人發現不是目標物種,也會因為沒有市場價值而被忽視,任其在森林中腐爛。

社區護林員在寮國安南山脈Nakai-Nam Theun保護區收集到的套索。   取自CNN

東南亞的森林曾經充滿了許多物種,包括馬來熊、蘇門答臘兔、紋貓、豬獾和猴子等,但套索陷阱的氾濫,導致了保育者所稱的「空林綜合症」(empty forest syndrome),格雷說:「在一些地區,沒有比囓齒動物更大的哺乳動物了。」

在柬埔寨,大多數野生動物生活在保護區中,在保護區設置陷阱、賣野生動物肉都是違法行為,但這些規定並沒有成功遏止盜獵者,野生動植物保護國際(Fauna & Flora International)非法野生動植物貿易顧問韋考夫(Regine Weckauf)說,該地區的收入成長,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對野味的需求。

野生動植物保護國際在柬埔寨進行的研究,確定了兩種主要的消費者類型,韋考夫說:「在鄉下地區,人們通常因為喜歡野生動物肉的口味而食用,他們一般不知道這些肉是非法販賣;對於首都金邊和其他大都市的消費者來說,吃野生動物肉則是一種『菁英做法』,而且幾乎都是男性在這樣做。」

韋考夫表示,在都市中,許多消費者都知道野生動物肉是非法的,但招待客人野生動物肉能讓這類消費者感覺具有權力和地位,她說:「這展現了招待者負擔得起這種肉,而且他的人脈關係很好,知道如何獲得肉。」而在越南,保育組織也觀察到了類似的消費模式。

野生動物聯盟(Wildlife Alliance)的護林員在柬埔寨的小荳蔻雨林營救受困套索的椰子貓。   取自CNN

人類居住範圍的擴張、道路開發、濫砍濫伐,和將野生動物肉視為奢侈食品的看法,為東南亞的野生動物帶來了巨大的危機,格雷說:「50年前,人們會在自己村莊的步行距離內設置套索陷阱,捕捉動物供自己食用,但不會在其餘的森林設置陷阱,如今生存狩獵經發展成商業狩獵。」

套索對東南亞的許多動物來說具有毀滅性,例如瀕危的亞洲豺犬,格雷說:「亞洲豺犬的數量可能比老虎還少了,但牠們並沒有獲得同等的關注。」他表示,亞洲豺犬很容易就被套索陷阱捕獲,因為牠們會在很大的範圍內漫遊,尋找豬和鹿,亞洲豺犬在越南被認為已經滅絕,在寮國則可能滅絕,「柬埔寨還有一定數量的亞洲豺犬,但是如果我們不解決套索危機,牠們也會離開。」

野生動物聯盟有一支由110位護林員組成的團隊,他們以24小時工作的方式清除柬埔寨西部小荳蔻雨林(Cardamom rainforest)中的套索,格雷表示,他們與柬埔寨環境部合作,僅僅在2018年,就在西部的保護區內清除了20,000個套索,搗毀了779個非法森林營地——這些營地是盜獵者睡覺、存放設備和動物屍體的地方。倖存的動物則會送到金邊的野生動物救援中心照顧,該中心養有1,400多隻動物,有些動物康復後會找安全區域野放,有些受傷程度嚴重,則需要在中心度過餘生。

在柬埔寨的小荳蔻雨林中,野生動物聯盟(Wildlife Alliance)的護林員發現了大量套索、自製的獵槍和電鋸。   取自CNN

格雷說,這項工作非常重要,但遠遠不夠,他認為必須立法改革,因為設置套索陷阱目前在柬埔寨可說是「沒有風險的犯罪」,儘管是非法行為,但幾乎抓不到現行犯,格雷希望能將「意圖設置套索陷阱」也視為嚴重的犯罪,他說:「如果有人帶著套索的材料在森林裡行走,例如帶著50條摩托車煞車線,他顯然計畫要設置陷阱。」

韋考夫則表示,解決這個棘手問題的關鍵是改變民眾的消費行為,她說:「我們需要了解人們為什麼食用野生動物肉,並找到說服他們停止的最佳方法。」目前野生動植物保護國際正在計畫與行銷公司和傳播專家合作,找到適合人類心理的解決方案,「我們要用像成功說服人們繫好安全帶、停止穿皮草那樣的技巧。」


[1] 野生動物肉,類似於華人所指的「野味」。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