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西班牙富豪獵殺千隻動物 計畫建立世界最大狩獵博物館

西班牙富豪獵殺千隻動物 計畫建立世界最大狩獵博物館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西班牙馬德里北部富人區的一間豪宅中,超過420種、1250隻動物聚集在此,牠們之所以能和平相處,是因為全都已經失去生命,成為了「狩獵戰利品」。這是西班牙富商戈麥斯·塞奎拉(Marcial Gómez Sequeira)狩獵48年的收藏,再過幾個月,牠們將會被移到位於貧困區的奧利文薩市,成為世界上最大狩獵博物館的館藏,而當地政府本打算要對此進行資助,但在戈麥斯·塞奎拉受訪陳述對狩獵的看法後,市長果斷拒絕了資助計畫。

西班牙富商戈麥斯·塞奎拉(Marcial Gómez Sequeira)的狩獵戰利品收藏。   取自EL PAÍS

現年79歲的戈麥斯·塞奎拉,是西班牙私人健康保險公司Sanitas的前總裁,在他的住處,有兩間大廳專門用來存放狩獵戰利品,他表示自己帶著300 Weatherby步槍在全世界狩獵,就像是某種諾亞方舟,只是動物是死的,而他現在決定將這些狩獵戰利品移出住家,以免自己去世後造成家人的麻煩。

今(2019)年10月,在接受西班牙《國家報》(EL PAÍS)採訪時,戈麥斯·塞奎拉細數每隻動物是在哪裡被獵殺,有來自辛巴威的花豹、泰國的老虎、南非的獅子、墨西哥的虎貓、納米比亞的獵豹、阿拉斯加的狼、美國的犰狳、加拿大的北極熊和安哥拉的白犀牛等,他說:「我無法告訴你我在全世界狩獵48年的所有動物,牠們有上千隻、超過420種動物。」

西班牙富商戈麥斯·塞奎拉(Marcial Gómez Sequeira)狩獵48年,親自獵殺了超過420種、1250隻動物。   取自EL PAÍS

戈麥斯·塞奎拉說:「三年前,我試圖計算自己花在打獵的時間,最後算出在我生命中有11年又3個月,在24小時不停地發射子彈。」他也補充表示,再過幾個月,這些收藏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狩獵博物館的館藏,博物館將設置在西班牙最貧困地區之一的埃斯特雷馬杜拉(Extremadura)自治區奧利文薩市。

戈麥斯·塞奎拉的遠房表親費爾南德斯·瓦拉(Guillermo Fernández Vara)是埃斯特雷馬杜拉首長,他也認為狩獵博物館的計畫可行,《國家報》向費爾南德斯·瓦拉及奧利文薩市進行確認,在今年3月,他們確實簽署了建立戈麥斯·塞奎拉狩獵博物館的初步協議,而目前現有的狩獵博物館——法國巴黎的狩獵和自然博物館(Museum of Hunting and Nature)和美國圖森的狩獵俱樂部博物館(Safari Club International Museum),館藏物種數量都不及戈麥斯·塞奎拉的420種。

費爾南德斯·瓦拉表示:「在埃斯特雷馬杜拉,狩獵是一種非常平常的活動,我們的百萬人口中,有10萬人擁有狩獵許可證,這間博物館對旅遊業可能極為重要。」

戈麥斯·塞奎拉和費爾南德斯·瓦拉簽署的初步協議包括將戰利品收藏移交給一個新的半公開基金會,計算其財務價值,以便埃斯特雷馬杜拉當局可以對此進行一半的投資,戈麥斯·塞奎拉說:「收藏可能價值數千萬歐元,但我們要謹慎,讓預算不會超過1,000至1,200萬歐元,這樣對地方政府來說就不會太多。」

戈麥斯·塞奎拉(Marcial Gómez Sequeira)為貓科動物和犬科動物戰利品保留的角落。   取自EL PAÍS

這位富商的第一次狩獵之旅是在1971年的莫三比克,他支付了6萬比塞塔(約360歐元),並殺死了35種動物,包括斑馬、獅子、河馬和大象。從那時起,他有了收集狩獵戰利品的想法,就像其他人可能會收集郵票一樣。

國際獵人的最新趨勢,是來獵殺特殊花色的動物,在南非,牧場主會人工飼養顏色特別的動物,並將其販售給狩獵活動。2018年時,戈麥斯·塞奎拉曾與15歲的孫子一起參與這種被他們稱為「彩色狩獵之旅」的行程,當時他殺死了一隻金牛羚、一隻黑斑羚、一隻金劍羚和一隻銅色跳羚,戈麥斯·塞奎拉說:「四年前,獵殺金牛羚要花3至4萬歐元,現在則可以用合理的價格完成,費用在6,000到10,000歐元之間。」

據戈麥斯·塞奎拉稱,他曾與西班牙前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一同在伊朗狩獵,來自西班牙和其他國家的政治領袖都參觀過他的收藏,「但是我不是屠殺者。我不追求數字,我更喜歡質感和特色。」

戈麥斯·塞奎拉(Marcial Gómez Sequeira)與被他獵殺後製成標本的牛羚合影。   取自EL PAÍS

今年2月,美國一位戰利品獵人花了11萬美元,殺死了巴基斯坦一隻受到保護的稀有山羊,戈麥斯·塞奎拉的收藏中沒有這種山羊,他說:「我不打算這樣做,因為它要花費10萬歐元,而且形勢也不對。我意識到自己老了,幾乎沒有打獵的時間,更重要的是,沒有在鄉野繼續射擊的力量,但是只要我的身體有辦法應付,我就會繼續狩獵。」

在《國家報》的專訪刊出後,動物權利活動家譴責了使用公共資金建立私人博物館的計劃,而奧利文薩市長岡薩雷斯·安德拉德(Manuel González Andrade)也迅速回應,撤銷了對狩獵博物館的贊助,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項目不代表我們,不代表我們的民眾,也不代表奧利文薩市未來的發展,這就是我們不會為它在任何公共市政建築中留下空間的原因,此人(在報導裡的)言論中對狩獵的概念,完全不同於農村地區的永續狩獵。他不僅是佛朗哥獨裁統治的支持者,還殺死了420多種動物,其中一些有瀕臨滅絕的危險。」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