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棄犬陪伴士兵撐過戰俘生涯 死後追授獎項

棄犬陪伴士兵撐過戰俘生涯 死後追授獎項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痛苦時刻,許多動物能為人們帶來慰藉,最近,一隻已經過世73年的狗狗,就因為牠撫慰人心的力量而被追授獎項。牛頭㹴Peggy是一隻二戰時期被蘇格蘭士兵找到的棄養小狗,牠隨後成為軍營的吉祥物,在士兵們被俘虜後依然陪著他們,在戰俘營期間,Peggy的存在成為士兵們的支持,幫助他們渡過3年半的艱苦日子,為此,英國一間紀念軍團的博物館最近為Peggy提名了動物獎項,並獲得了獎項機構的認可!

支持士兵們渡過艱難的戰俘生活的Peggy與博物館門口的紀念碑。   取自Press and Journal(© Gordon Highlander Museum)

位於蘇格蘭阿伯丁的戈登高地博物館(Gordon Highlanders Museum)是為了紀念二戰時期英軍著名的「戈登高地步兵團」而建立,當人們進入博物館時,首先會注意到一座紀念碑,這座紀念碑並非屬於哪位功績顯赫的士兵,而是一隻重要的狗狗Peggy,牠甚至不是正規訓練的軍犬,但在軍團卻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在二戰期間,蘇格蘭士兵在英屬馬來亞發現了被遺棄的Peggy,隨後收留了牠,Peggy遂成為戈登高地步兵團第二營的吉祥物,在1942年2月的新加坡戰役後,戈登高地步兵團第二營被日軍俘虜,送到泰國的戰俘營服勞役,這段時間Peggy的存在幫助了被俘士兵,在艱苦的日子提振了他們的士氣。因為日軍拒絕餵養Peggy,士兵常常會和牠分享自己的口糧,確保牠不會餓到,當時被囚禁的士兵沒有得到任何的肉類和蔬菜,Peggy也會幫他們獵老鼠加菜。

最後,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後,Peggy和戰俘營的士兵一起獲釋,由於牠和軍團間的深厚情感,士兵們甚至表示除非Peggy也得到許可,否則他們拒絕回到蘇格蘭。隨後Peggy被帶回了蘇格蘭阿伯丁,一直住在軍團的營地,直到牠1947年去世。

(左起)提名Peggy獎項的博物館志工米契爾、頒獎的PDSA獸醫格雷格,以及代表Peggy領獎的狗狗Billy,帶著獎狀與Peggy的紀念碑合照。   取自Runcorn and Widnes World

為此,最近戈登高地博物館的歷史學家志工米契爾(Stewart Mitchell)向頒布動物獎章的英國獸醫慈善組織PDSA[1]提名了Peggy,獲得了機構的認證,讓Peggy得到了「PDSA獎」(PDSA Commendation),該獎項是在表揚動物的奉獻或英勇行為,受獎者包括寵物在內,牠們可以提供極大的幫助和陪伴,在困難時期提供飼主支持、在有需要時發出警報,或者僅僅是透過牠們的愛心和忠誠,來改善人們的生活。

米契爾:「Peggy對牠的戈登高地戰友來說是一個忠誠而勇敢的盟友。當牠看到戈登高地士兵遭到攻擊時,會一無所懼地嘗試介入,通常最後會得到被用竹棍毆打或更糟的——被看守的刺刀刺傷作為代價,這些遭遇造成的傷疤留在牠身上一生。直到牠在1947年去世,軍團為牠以花崗岩建造了紀念碑,立在唐橋的戈登軍營,持續地對牠表達認可和感激之情,後來紀念碑也被移到新的軍團總部、現在是博物館的顯眼位置,繼續象徵著士兵和Peggy之間的共同忠誠和感情。」

牛頭㹴Billy來到博物館,代表Peggy領獎。   取自BBC

博物館20日為Peggy舉辦了一個特別的紀念授獎儀式,由PDSA獸醫格雷格(Fiona Gregge)頒發獎項,一隻名為Billy的牛頭㹴也出席典禮,代表Peggy領獎。格雷格:「Peggy的精彩故事感動了PDSA的所有人,士兵們顯然在他們一生中最痛苦的時候,從Peggy堅定不移的忠誠和友誼中汲取了極大的力量。除非Peggy能一起航行,否則戈登高地士兵拒絕登船這件事,也充分說明了他們之間的羈絆,Peggy是名副其實的傑出動物,獲獎當之無愧。」


[1] 該機構另一著名獎項是表揚戰爭中表現傑出動物的「迪金勳章」(Dickin Medal),該勳章制度在1943年制定。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