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曾被收容所浪浪遇害惡耗擊倒 志工丸子擦乾眼淚 全力緝凶

曾被收容所浪浪遇害惡耗擊倒 志工丸子擦乾眼淚 全力緝凶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假領養真宰殺案」的三名被告,一審獲判無罪,二審三人都宣判有罪,新竹市南寮收容所志工丸子(張育榕)在獲知判決結果後,哭掉了一整包衛生紙,她望著心愛孩子的照片說:「我可以放手了,這次真的要說再見了。」而在這句話背後,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艱辛歷程⋯⋯

丸子幾年前開始為浪浪提筆作畫,希望牠們的模樣能被更多人看見,增加領養機會,沒想到她悉心照顧的一群收容所犬隻,卻遭逢被人領養宰殺的死劫,連屍骨都找不回來,讓她彷彿墜入地獄,在經歷重度憂鬱後,她逼自己打起精神,將動力轉向緝凶,並更致力為浪浪爭取權益。

在為受害浪浪舉辦的祈福會上,丸子在照顧過的狗狗相片前獻上花朵。   台灣動物新聞網/提供(陳璽安/攝)

和許多動保志工一樣,最初,丸子只是一位關心收容所浪浪的飼主,平時會在網路上分享送養文,後來,為了進一步幫助這些浪浪,她決定善用自己的長才,為牠們作畫,推出「你領養,我送畫」活動。由於害怕面對浪浪時可能會帶來的哀傷情緒,最開始丸子是從各地的收容所網站挑選照片作畫,當時收容所零撲殺政策尚未上路,在其中一幅畫作完成的當天,她一筆一畫注入關心的狗狗卻被安樂死了。

這起事件讓丸子鼓起勇氣,決定進入收容所當志工,好了解每隻狗狗的狀況,2015年,丸子成為新竹市南寮收容所第一屆官方培訓志工,並服務至今,持續為收容所浪浪作畫。作為收容所志工,總要經歷許多離別,送養、安樂死、病死、老死、救援失敗、被原放等等,丸子說,一路走來,收容所的孩子們無論是以哪種方式離開,她都會很不捨,「這一直是我最難修習的功課,我還在努力承受分離、學習放手⋯⋯」

當這幅畫作完成時,收容所的浪浪卻已經不在世上了,每一幅丸子「送不出去」的畫,都是她心中的遺憾。   丸子/提供

丸子的志工生涯起點是狗狗的離去,但她怎麼也想不到,之後竟然經歷更大的噩夢。2018年2月,一對邱姓叔姪在南寮收容所領養了6隻狗,其中還有她親訓了2、3年的狗狗,當時邱姓叔姪表示要將犬隻送去養雞場當工作犬,沒想到隔月,丸子就在愛媽的貼文中看到這對領養人,而貼文的主題是:公布疑似狗肉販的虐狗人照。

發現孩子遭人屠宰後,丸子徹底地崩潰了,「牠們不是畜牲,是聽得懂指令的毛小孩,志工的存在就是為孩子減輕收容壓力,陪伴親近訓練,牠們每一隻都是我的心頭肉,我不取名字,我全部叫寶貝。當我知道牠們落入魔爪慘遭殺害時,我在收容所崩潰昏倒,每天哭到脫水住院打點滴,醫生能做的就是讓我睡覺,因為我醒來就是哭。孩子們解脫了,而我掉入地獄。」

被領養後慘遭宰殺食用的狗狗,曾被丸子一筆一畫描繪,也是她一路照顧長大的寶貝。   丸子/提供

那段時間,丸子生活失能、無法重拾畫筆,到收容所看到受害狗狗生前空著的籠位,常常哭得久久不能自已,活的如同行屍走肉,最後,還是收容所的狗狗救了她,「我知道心裡的黑洞永遠不會癒合,我不顧家人反對,把收容所癱瘓的老狗領回家,我要轉移悲傷想辦法活下去」,為了讓自己集中專注力、不再依靠藥物,丸子全心全力的照顧這隻癱瘓老狗,和牠療癒彼此,2個月後,這隻老狗狗很爭氣的重新站起,給丸子極大的鼓勵,也讓她振作起來,決定全力為受害狗狗們討公道。

在心愛的浪浪遇害後,丸子彷彿「投筆從戎」,從前總是拿著畫筆靜靜地作畫的她,如今是個打不倒的戰士,不斷地為浪浪奔波,在內政部前舉辦祈福會,要求政府重建認養制度、在勞動部外抗議,要求強化外籍移工管理,避免移工觸犯動保法等,丸子說:「兩年來我告訴自己,心中再悲慟也要忍下來,既然選擇這條不歸路,必定要正向思考,失去一隻,就想辦法挽救兩隻。」

在苗栗警方專案小組鍥而不捨的秘密調查下,領養、宰殺犬隻的三名犯人在2018年6月落網,隔年2月被苗栗地檢署起訴,但2019年9月,苗栗地方法院一審卻做出無罪判決,苗栗地檢署隨後提起上訴。在錯愕與憤怒中,丸子跳脫了動保刑案進入司法程序後外人難以置喙的思維,積極整理有關證據,在任職於司法領域的友人杜曉娟的幫助下,她獲得多位法界菁英的協助,完成刑事補充告發理由狀,指出可認定被告有罪的諸多疑點。

在遭逢重創後,丸子重新振作,開始為浪浪奔波。圖為台中高等法院召開二審審理庭當天,法院外為受害毛孩聲援的舉排活動,丸子(藍帽)手上拿著新竹市受害毛孩的照片。   李娉婷/攝

3月24日,假領養真宰殺案二審判決結果出爐,三名被告各被判處5至6個月的有期徒刑,併科罰金25至27萬元,消息傳出後,許多愛狗民眾紛紛表示判的不夠重,但為了受害狗狗在前線奮戰了2年的丸子,此時卻反而平靜了下來,並對二審法官表示感謝,她說:「這起案件可以判到有罪已經不容易,因為都是間接證據,跟其他有找到動物屍體解剖的虐待動物案不太一樣。雖然有些人說法官輕判,但如果有更多人關注周遭的狗狗,無論是遊蕩犬或是疑似受虐犬,在案件發生時能夠幫忙蒐證,在證據充分的情況下,我想都能對日後法官做出有罪判決時的量刑有所影響。」

悉心照顧的狗被吃掉,是丸子心中永遠的痛,她這樣形容狗狗們的遭遇:「領養的出口卻是慘遭碎屍萬段」,也因此,避免再有狗狗被宰殺食用成了她宣導的重心,她在二審宣判後的發言,第一個就是希望這起案件能作為勞動部、移民署對移工宣導的案例,並呼籲政府單位及仲介、雇主善盡督導責任,丸子說,被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併科罰金27萬元,服刑完後還會被驅逐出境,永不得再進入台灣,對移工來說算是相當重的懲罰,據她所知是外籍移工因動保案件被判刑最重的一例,她希望這些收容所狗狗的犧牲,能換得其他狗狗的平安。

丸子和遇害的新竹市收容所狗狗。   丸子/提供

在二審宣判被告有罪的這天,也是丸子終於能好好和受害的寶貝們道別的日子,她在心裡向這些狗狗道歉,抱歉體制無法保護牠們,也希望牠們來生不要再淪為流浪動物,丸子因為這起悲劇服藥服了一年、至今仍每次談起都會落淚,但她說自己不會再哭了,她會擦乾眼淚繼續往前,努力改善浪浪的處境、站出來為牠們發聲,而那些受害的狗狗們,每一隻都是小英雄,促成了許多改變,「將來和這些孩子在彩虹橋重逢時,我會擁抱撫慰牠們破碎的靈魂與軀殼。現在我要跟牠們道別了,跟牠們說不要擔心我,我會好好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