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展演動物 日本孤獨海豚因病過世 免於出口中國繼續受難

日本孤獨海豚因病過世 免於出口中國繼續受難

記者 李娉婷/報導

2年前,日本千葉縣一間水族館因經營不善而關閉,但卻不願為館中動物另覓安置處,這起事件因為其中一隻孤獨的海豚「Honey」而受到關注,Honey是該機構中唯一存活的海豚,但卻可能被賣到中國,繼續被關在狹小空間的展演生活。最近,這個令人沮喪的故事劃下了句點,水族館經營者證實,Honey已在上(3)月底因阻塞性腸炎而死亡。

Honey獨自在狹小的水池中生活多年,水族館關閉後,生活變得更加枯燥乏味。   取自Dolphin Project

Honey是一隻雌性瓶鼻海豚,推估年齡約20歲,2018年初以來,牠的困境受到了許多動物權益活動家的關注,然而還等不到生活獲得改善的那天,就已不幸因病過世。Honey的悲慘生活始於2005年,那一年,牠在被稱為「血色海灣」的太地町狩獵季遭到捕捉,雖然免於被宰殺食用,但隨後等著牠的,卻是一生的囚禁——和其他被活捉的同伴一樣,Honey被賣給了水族館。

在千葉縣銚子市的犬吠埼水族館(犬吠埼マリンパーク),Honey的最後一位海豚同伴在2017年底死亡,此後,水池中只剩下牠一隻海豚,無論是狹窄的空間或是獨居,對於在野外群體生活的海豚來說都是極大的壓力。2018年1月,犬吠埼水族館因經因不善而歇業,原因被歸咎於2011年311大地震和核能危機導致的關東地區遊客人數下降,然而,水族館關閉後動物卻沒有被妥善安置,Honey和46隻企鵝、數百種魚類及爬行動物仍被留在館內。

犬吠埼水族館在2018年1月關閉,但動物仍繼續留在館中,只有餵食需求被滿足。   取自Dolphin Project
企鵝生活的空間。   取自Dolphin Project

千葉縣有關部門官員在當年8月時表示,水族館員工一直有在餵養動物,但廢棄水族館的動物福利仍然受到質疑,從動物權益活動家在3月和8月從館外拍攝的照片和影片顯示,Honey仍在小水池中生活,另一張照片中,企鵝滿身塵土站在展區。日本動物權利中心(Animal Rights Center)水族館問題負責人Akiko Mitsunobu說:「Honey既是水族館問題的象徵,也是太地町海豚狩獵問題的象徵。我們去檢查設施的時候,牠表現出壓力的跡象,不斷弱弱地把頭放進又伸出水中。」

儘管許多民眾和動物權益活動家都要求經營者妥善安置這些被留下的動物,甚至有一間度假飯店表示願意接手動物,但館方及其母公司卻遲遲不回應,2018年底,有消息來源指出,水族館由於負債累累,正在尋找適合的買家,直到2019年中,才正式確認犬吠埼水族館已被買下。

據日媒報導,買家為一名中國女子,並打算將海豚和企鵝賣到中國,因為在中國的動物園、水族館熱潮之下,動物可以被高價售出,以漢波德企鵝(又名洪堡企鵝)為例,牠們在日本水族館的交易價格最高為每隻80萬日元,但若出口到中國,每隻可以賣到200萬日元;而在10年前,一隻瓶鼻海豚的價格是200萬日元,如今可以賣到800萬日元。

在今(2020)年2月下旬,國際動保組織「海豚計劃」(Dolphin Project)仍試圖購買Honey,好讓牠能擁有和平與尊嚴的退休生活,不過,這些對話在3月初結束,當時的情況顯示,Honey很難存活。不知是幸或不幸,Honey的悲慘命運在前往中國前劃下了句點,近日,營運公司證實,Honey因為阻塞性腸炎已經在3月29日清晨過世,結束了牠被迫孤獨的一生。千葉縣衛生指導課表示,他們每個月會拜訪水族館一次以了解狀況,而最近的管理狀況沒有顯示出問題。

海豚計劃表示,令人難過的是,Honey的處境並非獨一無二,在美國、韓國、海地、印尼、瓜地馬拉、尼加拉瓜、哥倫比亞和巴西等國,許多海豚的情況都與牠類似。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