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農場動物 不吃野味,就可以了嗎?中國野生動物養殖隱患仍在

不吃野味,就可以了嗎?中國野生動物養殖隱患仍在

文/龍緣之

如果中國沒有徹底處理野生動物繁殖利用的問題,下一次疫情還會發生。

中國流行病學首席專家鐘南山於2010年就表示,當代傳染病有60%至80%(更接近80%)與動物相關。[1]儘管新冠肺炎疫情究竟起點為何仍無定論,但許多報導亦指新冠肺炎疫情由武漢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開始爆發。今年1月26日,中國政府宣布暫時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建議消費者遠離「野味」。2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衆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簡稱《決定》),野生動物無論是來自野外或是人工養殖,都不再能食用。但是,《決定》所指的「野生動物」是哪些?野生動物利用的問題,在公共衛生、動物福利、生態、經濟,乃至文化等面向中都至關重要,細節卻被經常被忽視。

佔比最大是皮草動物養殖

首先,在中國野生動物養殖中,佔最大比例的並不是食用,而是皮草(毛皮動物產業)。被用作皮草的貂、狐、貉的動物命運,並未因為疫情而改變,且養殖活動存在人畜共通傳染病(zoonoses)傳播的隱憂。根據官方報告,2019年的皮草動物(水貂、狐狸和貉)取皮量(即動物數量)約4000萬隻。[2]2016年的研究指出,皮草從業人數為760萬人,超過所有野生動物產業(包括皮草、藥用、食用、觀賞及寵物、實驗動物等五類)就業人員的半數;皮草產業的直接產值約4000億人民幣,而所有野生動物的直接產值總計是5200億元。皮草産業問題的嚴峻性可見一斑,在此疫情期間却少有人關注。(見下表)[3]

在本次疫情以前,皮草動物被剝皮後的屠體不是被公然販售、食用,就是冒充為其他動物肉流入市場。[4]中國皮草產業的取皮數量於2015年達到高峰,為9500萬隻,屠體爲124萬噸。[5]在網路上能輕易找到貉肉的烹煮方式,有的養殖戶也不諱言,自己也吃這些動物屠體,皮草養殖場更是常以動物屠體餵食下一代動物,即子孫吃父母,這些情形皆是對公共衛生安全的威脅。以水貂腦病爲例,其爲腦海綿狀病變,和狂牛症相似,爲避免水貂吃水貂的腦病傳播,不同物種的養殖場會交換屠體餵食,但這絕非根本解決之道,任其行業如此發展,難保不會再有屠體流入市場。[6]

中國的水貂養殖場。   圖片來源:章軻/提供

人畜共通傳染病及生態威脅仍在

野生動物養殖往往也罔顧飼養者的健康。舉例來說,山東威海是主要的水貂養殖區之一,當地確診的68例新型布尼亞病毒感染案例中,22例有貂類養殖史或曾被水貂咬傷。[7]在持續數月的新冠肺炎疫情下,野生動物交易被勒令停止,有些從業者不願繼續花錢飼養,多地出現疑似活埋動物的情形,因此,地方動保團體提出了如何處理這些野生動物的建議:本土種擇地放生,引入種則以動物園安置。[8]一方面,無辜動物的命運應被重視,另一方面,只要有養殖,就存在動物逃逸的可能性,歐洲若干國家的皮草養殖場飼養東亞物種貉,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9]同樣的,魯莽野放也可能帶來負面影響,養殖場中銀狐、藍狐不是中國的本土物種(native species),近年被放生的問題多次見報,在絕大多數情况下,動物福利毫無保障,生態環境受到威脅,得不償失。[10]

藏在細節中的魔鬼

筆者認為,中國禁食「野味」及發布《决定》的背後,存在三大破口。第一,被用於皮草、藥用、動物實驗、展演和寵物的野生動物養殖不受限制;第二,水生野生動物完全不在此列;第三,《決定》所指的野生動物,並不包含列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以下簡稱《目錄》)的物種。[11]

為取黑熊膽汁而設立的養殖設施。   圖片來源:章軻/提供

今年4月8日,《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徵求意見稿)》出爐,貂、狐、貉作為「非食用」的「特種畜禽」在列。然而,這些生性敏感的夜行性野生動物在養殖場中自殘、表現出嚴重的刻板行為、食子率高,甚至有被媒體稱為「怪物狐狸」的超巨大狐狸養殖等現象,都一再顯示其動物福利在圈養環境下無法被滿足,全世界已有十數個國家禁止養殖皮草動物即爲實證,也有多個城市禁止皮草製品的交易。[12]在水生野生動物方面,目前已有深度報導討論林蛙產業的生態問題,以及兩棲類野生動物養殖的爭議,本文在此不贅述。[13]最後,至5月8日為止,《目錄(徵求意見稿)》正在向社會公眾徵求意見。一旦正式的《目錄》出台,相當於是「可以利用的物種『白名單』」,這不僅影響相關行業從業者、數以千萬計的動物,還與中國乃至全球人類、生態息息相關,不能不嚴肅看待。[14]

2020年,當全體人類受到疫情影響時,中國動物也來到了命運交叉點。近期包含禁止食用貓狗肉條款的《深圳經濟特區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條例》(媒體簡稱其爲深圳「禁野令」),備受關注,該草案於2月底提出,3月31日在深圳市人民代表大會通過,將在5月1日起施行。[15]作爲中國第五大城市,深圳是第一個禁食貓狗的地區,對其所在的兩廣乃至全國普遍存在的狗肉消費,將造成一定的影響。[16]《决定》與深圳「禁野令」,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與此同時,廣東省、河北省和江西省等,也在制訂更符合文明趨勢的法律。[17]《目錄(徵求意見稿)》就有關於狗「不宜列入畜禽管理」的內容,這是否意味著中國可能將禁止狗肉?值得關注。[18]

綜觀本次疫情對野生動物産業的影響,我們一方面要肯定中國政府的决心和效率,另一方面,也不能過度樂觀。特別是近期含熊膽成份的中藥列入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的推薦藥品,顯示了執政者對於野生動物利用在各方面的隱患,仍未有充份認識。[19]

如何對待野生動物,不僅是「吃」與「不吃」的問題。再次以皮草爲例,當今的皮草乃是用於裝飾物,絕非禦寒必須品。[20]應禁全禁、依法補償,是唯一的出路,否則,人們離下一次疫情可能不會太遠。[21]

※本文首次刊載於Yahoo奇摩


[1]<鐘南山:六成以上新傳染病來自動物>,羊城晚報2010年3月3日。

[2]中國水貂、狐、貉取皮數量統計報告(2019年)》,中國皮革協會。

[3]《中國野生動物養殖業可持續發展戰略研究報告》(中國工程院諮詢研究項目),第103頁。

[4]<沃爾瑪爲狐狸肉冒充熟驢肉道歉食品安全讓人擔憂>,鳳凰網2013年12月25日。

[5]「這些動物胴體都讓流動商販收走,有的將其做成肉骨粉飼料,還有一大部分充當別的肉類進入了市場上了餐桌,因未檢疫,上了餐桌容易引發食品安全問題。」《中國野生動物養殖業可持續發展戰略研究報告》(中國工程院諮詢研究項目),第184頁。

[6] 「曾憲偉告訴記者,狐狸、貂、貉剝皮以後,剩下的肉還可以當做食物來餵養自家的小狐狸、貂、貉,整個實現了循環利用。『有時候也用狐肉當肉食飼料餵貂或貉,貂肉或貉肉餵狐狸,交叉餵養能防止同類傳染病,節省成本。』不光狐狸的皮可以賣,肉也可以吃,曾憲偉他們自己也吃。」<養狐打激素提前兩周長成取皮後狐狸肉拿來餵狐狸>,《青島晚報》2011年3月15日;烹煮貉肉的影片

[7]周麟玲、劉博、常愛娜、徐勝楠,<新型布尼亞病毒感染68例臨床特徵及預後分析>,《中國傳染病雜誌》2015年2月第33卷第2期;更多皮草產業中的人畜共通傳染病相關內容,參見ACTAsia

[8]天地自然保護團隊,<因爲疫情大量封存的野生動物及養殖動物怎麽處理?>,2020年4月1日。

[9]歐洲皮草養殖場引入了來自東亞的貉,這些肉食動物逃逸至野外後,成為「人人得而誅之」的外來入侵種。目前歐洲僅有芬蘭和波蘭的皮草養殖場可以飼養貉,其他國家皆因為生態考量而禁止養殖。參見龍緣之,<當代「歡喜碰碰狸」的城市變身術>。

[10]在今年4月8日出爐的《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徵求意見稿)》中,水貂、銀狐和藍狐被列為「培育品種、引入品種」,貉是「地方品種、培育品種、引入品種」。而在此前的《目錄》版本中,水貂是「培育品種」,銀狐和藍狐是「引入品種」,貉是「地方品種」(烏蘇里貉);<塞罕壩森林公園放生狐狸遭遇生存危機>,騰訊大燕網,2016年2月27日。

[11]浙江理工大學法政學院錢葉芳教授對筆者說明如下,「2008年,中國第一次公布了初步的《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以下簡稱《目錄》),列入了農業部當時已經摸清的畜禽。這個目錄是不定期申報、評定和更新的。目前爲止,農業農村部暫未發布統一的《目錄》。現在農業部表示,已經基本摸清情况,將出臺完整的《目錄》,以後還會不定期更新。」2020年4月8日,《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徵求意見稿)》出爐。

[12]世界各國(或部份區域)禁止皮草動物養殖或交易的情況,可參見國際零皮草聯盟(Fur Free Alliance)網站。

[13]徐晶晶、李彬彬,<被切割的水生動物保護>,2020年3月10日;<十種野生動物告白——林蛙:黑色利益鏈下隱藏的生態「炸彈」>,央視財經,2020年3月21日;趙娜,<尷尬的兩棲爬行動物,該何去何從?>,中國環境新聞,2020年3月21日。

[14]白名單,即可以利用的名錄。深圳「禁野令」明確規定猪、牛、羊、驢、兔、鶏、鴨、鵝、鴿等數種陸生動物,外加水生野生動物,是可以食用的,即為一例。

[15]<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會公告(第一八四号)>,2020年4月1日。

[16]可參考鳳凰網自2020年4月2日開始的民調「深圳立法禁止食用狗肉,你怎麽看?」;相較於狗肉,貓肉消費在中國較為罕見。

[17]章軻,<「吃野味大省」廣東要修法了,違規食用野生動物最高罰1萬元>,《第一財經》2020年3月10日;河北省林業和草原局關於徵求《河北省陸生野生動物保護條例》修改意見的通知,河北省林業和草原局,2020年3月26日;<我省正式施行《江西省禁止非法交易和食用野生動物辦法》>,江西省林業局,2020年4月1日。

[18]參見: <關於《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徵求意見稿)》的說明(附件2)>中「關於狗」的內容如下:「隨著人類文明進步和公衆對動物保護的關注及偏愛,狗已從傳統家畜『特化』爲伴侶動物,國際上普遍不作爲畜禽,我國不宜列入畜禽管理。」

[19]中國國家衛健委網站,《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發布附解讀,第20頁,2020年3月4日。該頁第2.5項,推薦熊膽粉製品(上海凱寶製藥生産的痰熱清)。

[20]參閱ACTAsia的研究和報導。以下鏈接可下載《China’s fur trade and its position in the global fur industry》全文。

[21]野生動物養殖戶如何「退場」的問題,可參考章軻,<應退盡退,依法補償多地醞釀野生動物養殖場退出補償方案>,《第一財經》2020年3月24日。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