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雲科大2浪犬接連失蹤、遇害 外校男大生認罪:並非故意

雲科大2浪犬接連失蹤、遇害 外校男大生認罪:並非故意

記者 吳昱賢/報導

一張含有 摩托車, 街道, 朦朧, 路面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監視器拍到廖姓男大生將阿魯抱走,近日傳出阿魯遭虐死的消息。圖片來源/雲科大汪汪社

近期台灣雲林科技大學的浪犬接連失蹤,雖有找回幾次,但其中兩隻浪犬從去(2019)年11月起就沒有消息,調閱監視器發現有人刻意抱走浪犬,想不到經過雲科大汪汪社追查發現,兩隻犬隻已經遇害。目前全案已經交由雲林動植物防疫所偵辦,防疫所已經找到涉案的外校廖姓學生,該名學生也已經坦承犯案,被逮時表示:「不是故意的。」

一張含有 狗, 坐, 建築物, 尋找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校浪「咖哩飯」(左)、「阿魯」(右)失蹤後,傳出遭到虐待致死的消息,讓雲科學生都感到相當難過且惋惜。圖片來源/雲科大汪汪社

雲科大汪汪社為平時照顧浪犬的社團,據社團成員指出,從去年開始浪犬接連失蹤,其中「阿魯」與「咖哩飯」從去年11月開始就一直找不到,雖然調閱監視器時發現有人抱走阿魯,但苦無其他證據,無法繼續調查下去。想不到,近期有學生向汪汪社舉報,兩隻浪犬已經死亡,疑似被虐待致死,汪汪社蒐集相關證據後,向防疫所和派出所報案。

雲林縣動植物防疫所指出,已經有約談涉案的廖姓學生,廖姓學生為外校學生,2019年6月與另名雲科大陳姓男學生在斗六市龍潭路抓到浪犬「阿魯」,隨後用機車載到虎尾科技大學附近飼養。期間因「阿魯」三度逃回雲科大,讓廖姓學生心生不滿,將阿魯吊掛在租屋處的陽台,隔天發現狗狗已經死亡。

廖姓學生表示,並沒有惡意虐待狗、打狗,只是因狗狗多次跑走,才會將牠吊掛欄杆一晚懲罰,想不到隔天上午「阿魯」已經氣絕死亡。他強調:「並不是故意的,我會面對。」

一張含有 狗, 坐, 褐色, 貓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防疫所在偵辦過程中,發現另一隻浪犬「咖哩飯」也遇害,正在釐清真相。圖片來源/雲林動植物防疫所

雲林動植物防疫所技正鄭安國表示,防疫所人員27日到虎尾科大約談廖生,當時他就坦承犯行,防疫所也將依違反動保法第6條將廖男送辦。此外,防疫所在偵辦過程中,發現另一隻浪犬「咖哩飯」也遇害,懷疑可能同是廖男所為,目前正在蒐證當中。

一張含有 螢幕擷取畫面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廖姓同學的個資遭網友肉搜出來。圖片來源/臉書截圖

案件爆光後,廖姓同學的相關個資也被網友肉搜出來,雲科大汪汪社發文呼籲,目前本案件還在偵查當中,重點應是釐清真相,希望網友不要隨意猜測誰是嫌犯或是攻擊相關友人。

疑似陳同學的帳號出示相關對話自清。圖片來源/Dcard

網路論壇Dcard上,一個疑似陳姓同學的帳號也發文,出示相關對話紀錄自清。圖片中顯示,陳姓同學一開始只是和朋友一起幫助廖姓同學護送犬隻,想不到廖姓同學照顧不當,導致「阿魯」和「咖哩飯」的死亡,陳姓同學表示自己毫不知情,他更透露,廖姓同學疑似將另外兩隻犬隻推下河堤,導致犬隻受傷。


雲科大汪汪社則表示,從去年6月開始陸陸續續有校園的浪犬遭人載走,前後共有5隻,其中「小草」、「肯尼」已經在3月底尋獲,但腳上卻有傷口,目前尚不確定是否和這起案件有關,社團已經蒐集相關證據並且報警,待警方和動保處釐清。

據了解,因雲科大校方不承認校內的狗為校犬,因此這些浪犬雖有絕育,但也無法施打晶片,雲科大學生都稱學校的狗狗為「校浪」,平時雲科大汪汪社會協助照料流浪犬,也會定時幫校浪洗澡。浪犬在雲科大學生心中,是不可或缺的生活夥伴,聽到兩隻浪犬遇害,多數學生都感到難過且氣憤不平,也有不少人希望學校重視學校的流浪犬,將牠們視為「校犬」對待,讓狗狗施打晶片,並且由校方登記為領養人。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