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用影像訴説野生動物貿易的殘酷 攝影師經典作品震撼人心

用影像訴説野生動物貿易的殘酷 攝影師經典作品震撼人心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新型冠狀病毒的大流行,無意間促使了人們關注世界上最令人困擾的系統之一:全球野生動物貿易。全球對動物和動物產品的需求,除了對世界健康造成明顯威脅外,也導致了動物的棲地破壞、滅絕、虐待和生物多樣性喪失等狀況——如今大多數被交易的野生動物,都面臨滅絕的威脅。

而種種對野生動物的剝削和需求,其實早已有人將其記錄下來。由英國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所舉辦的年度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是世界上最盛大的野生動物攝影賽事,以下這些照或許不是近來發生,但卻一直存在:

娛樂還是剝削?

攝影師瓊恩·德拉馬拉(Joan de la Malla)參觀了印尼爪哇島的一個市場,在那裡長尾獼猴被當作商品販售,這張令人發寒的照片顯示,獼猴在被賣方抓住時放聲尖叫,這些獼猴通常會被賣給街頭表演工作者,這類景點在印尼很常見,年輕的獼猴被迫一天工作好幾個小時,表演跳舞、騎自行車等。儘管出現了令人沮喪的畫面,但瓊恩指出,猴子的主人不是壞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只是想賺錢送孩子去上學。

「便宜賣」(Going Cheap),2019年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野生動物新聞攝影」(Wildlife Photojournalism)類別高度讚揚獎項作品。   Credit: Joan de Malla

攝影師的同理心,凸顯了替換這些生計的需要,作為打擊動物貿易的一部分,如果沒有提供從業人員替代收入,那麼為滿足需求,黑市可能會擴大,這將讓動物福利團體更難追蹤問題。瓊恩曾和雅加達動物救援網(Jakarta Animal Aid Network)合作,幫助實現了禁止在街頭演出使用獼猴的政治禁令,訓練人員慢慢地得到了新的工作,被沒入的獼猴也能夠開始漫長的康復過程。

「悲傷小丑」(The Sad Clown),2018年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野生動物新聞攝影」(Wildlife Photojournalism)類別獲獎作品。   Credit: Joan de Malla

因肉而殺

除了具有娛樂價值外,動物還會因為牠們奇特的肉而被交易。在整個亞洲,鯊魚因魚翅湯而被合法和非法殺害,攝影師保羅·希爾頓(Paul Hilton)的照片展現了鯊魚鰭海,它們代表了大約30,000隻鯊魚的屠殺,並在香港的屋頂上等待乾燥。

「死亡之海」(Sea of Death),2014年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我們手中的世界」(World in our Hands)類別決賽入圍作品。   Credit: Paul Hilton

據估計,每年約有1億隻鯊魚遭到捕殺,其中約7,300萬隻用於滿足魚翅湯的需求,這樣的需求,已經迫使許多種鯊魚瀕臨滅絕,公牛鯊、灰真鯊和錘頭雙髻鯊的數量都下降了99%或更多。更可怕的是,為了載運更多更有經濟價值的鯊魚鰭,成千上萬的鯊魚在還活著的時候就被割下魚鰭、扔回海裡,要經過數小時才會慢慢死亡。

除了鯊魚外,還有許多動物也因為身體部位的需求成為非法交易的目標,穿山甲世界上被販運量最大的哺乳動物,其鱗片的價值尤其受到重視,在中醫藥領域,人們誤以為穿山甲鱗片可以治療多種疾病,包括血液循環不良、母乳餵養困難等,因此對它的需求量很大。

「穿山甲坑」(The Pangolin Pit),2016年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野生動物攝影記者獎」(Wildlife Photojournalist Award)類別獲獎作品。   Credit: Paul Hilton

保羅在印尼目睹了約4,000隻冷凍穿山甲因為肉和鱗片的需求而被販運,為了躲避當局的檢查,這些動物被藏在冷凍魚的後方。

全球性問題

野生動物貿易遍及全球,在整個非洲,大象和犀牛因為象牙和角的需求而被獵殺,攝影師布倫特·斯蒂爾頓(Brent Stirton)2017年時拍攝了這張「蘇丹」(Sudan)的照片,牠是肯亞奧佩傑塔保護區(Ol Pejeta Conservancy)的北方白犀牛,也是該亞種最後一隻倖存的雄性,武裝警察24小時駐守在蘇丹身邊,保護牠和剩下的兩隻雌性,希望能讓北方白犀牛免於滅絕。令人遺憾的是,由於退化性疾病,蘇丹已經在2018年過世,這讓該亞種幾乎沒有生存下去的機會。

「最後一隻」(Last of a kind),2017年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野生動物攝影記者獎」(Wildlife Photojournalist Award)類別獲獎作品。   Credit: Brent Stirton

儘管有這些可怕的畫面,但還是有希望存在。世界各地的社區正在共同努力打擊野生動物貿易,尋找與自然世界和諧相處的替代收入,攝影師丹·基特伍德(Dan Kitwood)的照片拍攝於幾內亞的黑猩猩保育中心(Chimpanzee Conservation Centre),它展現的只是社區計劃的其中一種範例,該中心照顧從非法寵物貿易救出的受創黑猩猩寶寶,並教給牠們返回野外所需的基本生存技能,這個過程至少需要花費10年,在這之間,飼養員會為小黑猩猩提供替代母親的愛。

「照顧蜜西」(Caring for Missy),2016年野生動物攝影師大賽「野生動物攝影記者獎」(Wildlife Photojournalist Award)類別決賽入圍作品。   Credit: Dan Kitwood

每年有數以億計的動物被捕捉、殺害,非法動物貿易對牠們的族群乃至我們的族群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而交易牠們的野生動物市場,只是這個極為複雜的系統的一部分。

.本文摘譯自《Natural History Museum》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the world’s wildlife trade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