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展演動物 賽季停擺 業者不堪負荷 封鎖能否讓西班牙鬥牛走向末路?

賽季停擺 業者不堪負荷 封鎖能否讓西班牙鬥牛走向末路?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幾個月來,西班牙的鬥牛牧場做足了準備,他們放牧和鍛鍊精選的公牛,準備將牠們送到全國各地的競技場和鬥牛節,然而,就在鬥牛季即將展開之際,該國卻因為疫情陷入了封鎖狀態,鬥牛業因此大受打擊。但是,不同於其他產業,由於鬥牛業的爭議性,儘管業者向政府爭取補助,民間卻有大量反對聲浪,線上連署人數已經超過10萬人,認為公共資金不應該用於支持虐待動物的產業。

在封鎖政策下,鬥牛賽事紛紛取消,西班牙馬德里著名的拉斯班塔斯鬥牛場空無一人。   取自The Guardian

西班牙作為世界上疫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從旅行到汽車製造等產業已經開始向政府尋求幫助,但沒有哪個產業的要求像鬥牛業那樣引起爭議。長期以來,鬥牛受到動物權利運動人士的抨擊,他們認為鬥牛殘酷而過時,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如今鬥牛業的「生存之戰」,在西班牙社會引發了激烈的討論。

在包括潘普洛納(Pamplona)奔牛節在內的許多活動被取消後,鬥牛士里維拉(Cayetano Rivera)最近在社群媒體上表示:「鬥牛業是我們正在經歷的嚴峻形勢中,受到影響最大的產業之一。」西班牙鬥牛季一般會從3月持續到10月,隨著病毒威脅著整個賽季的大部分時間,里維拉呼籲西班牙人考慮到,在產業掙扎時,將會有數以萬計的民眾失業,「我們不能忘記許多直接或間接依靠鬥牛世界生存的人和家庭。」

從事鬥牛繁殖的第二代馬丁(Victorino Martín)說:「這太可怕了,新型冠狀病毒在最糟糕的時刻出現。」馬丁是鬥牛基金會(Fundación del Toro de Lidia)的負責人,該基金會在2015年為捍衛鬥牛業而創立,他表示到目前為止,鬥牛業的收入損失估計至少有7億歐元,「更令人擔心的是,我們不知道何時才能重新開始活動。與此同時,動物還在繼續進食,你必須照顧好牠們和員工。」為此,鬥牛業正在和電視台進行閉門鬥牛轉播的討論, 馬丁希望可以藉此幫助陷入困境的產業。

西班牙鬥牛士Cayetano Rivera。   取自The Guardian

但是,目前幾乎已經沒有機會允許人群回到街頭參加鬥牛嘉年華,或進入競技場觀賞鬥牛,馬丁為最壞的情況——整個賽季被取消——做好了準備,「什麼樣的產業可以在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生存一年半,卻仍然能夠負擔成本?」他說,有一些牧場主已經放棄了,「有些繁殖業者宰殺了所有動物……我知道有一個星期有400多頭公牛被殺。」

馬丁指出,這樣做的經濟意義不大,因為飼養一頭公牛的費用可能高達5,000歐元,而屠宰場只會支付500歐元,但是對那些擁有公牛的人來說,有些牛如果今年不使用,牠們的年齡就會超過鬥牛的嚴格年齡限制(西班牙法律規定,公牛的年紀需在4到6歲之間),屠宰成了少數可以做的選擇之一。據估計,為了這個賽季,業者已經飼養了7,000多頭公牛。

鬥牛業已經向西班牙政府尋求幫助,列出了一系列要求,退還鬥牛的營業稅,以及用於幫助繁殖業者的補助金,馬丁說:「我們希望他們像對待其他任何文化產業一樣對待我們。」

然而,鬥牛業的要求遭到了民間的強烈反對,超過10萬人簽署了一份線上請願書,呼籲政府不要用公共資金來支持鬥牛。動物權利組織AnimaNaturalis的加斯科(Aïda Gascón)說:「這太離譜了,尤其是在有些家庭沒有足夠的食物、醫院因為削減開支而受到重挫的這個時刻,公共資金不應該用於宣傳和支以虐待和苛刻動物為基礎的產業。」

除了西班牙,在葡萄牙和法國也有類似的請願被發起,當地的鬥牛業同樣向政府尋求幫助,請願書指出:「鬥牛業正在面臨生存的最關鍵時刻」、「我們有一個獨特的機會……建立一個沒有鬥牛的世界。」加斯科說:「我們正在尋找完全廢除這種以折磨動物為奇觀的做法。方法之一是取消他們的補貼,這不會讓我們完全擺脫這個產業,但是會讓它減少到現今規模的5%或10%。」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