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監管不力 動物來源不明 南非5年向中國出口5000野生動物

監管不力 動物來源不明 南非5年向中國出口5000野生動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南非擁有豐富的野生動物資源,同時也存在許多盜獵問題,近來保育團體的一項調查更是發現,南非商人正在以合法貿易為掩護,向中國非法販售從棲地偷來的野生動物,其中還包括不少瀕危物種!調查指出,就算以極其保守的方式估計,從2015年到2019年,南非有超過5,000隻野生動物被出口到中國,隨後被用於馬戲團、主題公園、動物園和實驗室等地。

2015到2019年,南非向中國的濟南野生動物世界(Jinan Wildlife Park)出口了321隻長頸鹿,數量驚人。   截取自Ban Animal Trading South Africa報告

《驚爆點:揭露南非與中國的可恥活體野生動物貿易》(THE BREAKING POINT: Uncovering South Africa’s Shameful Live Wildlife Trade with China)報告由南非非營利組織EMS基金會(EMS Foundation)和禁止動物貿易組織(Ban Animal Trading, BAT)共同調查發布,該報告詳細介紹了以合法貿易為掩護的非法及可疑動物貿易,並稱自2015年到2019年,南非至少有5,035隻、共32種野生動物被出口到中國,許多動物來源不明,懷疑是被從野外偷來。

報告列出了15個出口商和41個進口商,找到了許多可疑訊息,EMS基金會和BAT指出,南非與中國的合法貿易範圍廣泛,但當局忽視了明顯的違規行為,讓利益流向了一些富有的商人,《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合法野生動物貿易監測系統存在著大量的漏洞和機會,能讓非法項目洗白進入合法市場,研究人員發現了一些貿易商如何連結到國際犯罪集團,而且該系統充斥著偽造的許可證,但沒有一個人被起訴。

CITES許可證制度存在許多漏洞。   截取自報告

調查指出,CITES許可證上列出的目的地常常不是偽造的,就是無法追蹤,且中國當地不存在圈養動物福利相關法律,「一旦動物離開南非,就不可能確定牠們將會到哪裡去」,進口許可證通常也沒有簽名或註明日期,而所謂合法出口的「圈養動物」,來源更是沒有被正確核實。總的來說,大多數的許可證都違反法規,並且基本上沒有進行查核,這意味著南非2015年到2019年大多數野生動物出口可能是非法的。

兩組織透過拜訪假設的目的地、檢查許可證和CITES的數據分析了南非和中國的貿易範圍,對中國相關主題公園和動物園的調查顯示,幾乎所有受到訓練的靈長類動物都不是來自人工圈養,而是從南非或印尼的野外捕捉。研究還指出,南非的異域靈長類動物繁殖者每年向中國實驗室或繁殖場出口數百隻狨猴,動物的命運不得而知,但可以推測牠們被用於商業目的;此外,還有超過百隻長頸鹿被送往同一家中國動物園,該動物園擁有世界上最高的雜交動物數量紀錄,毫無保育價值。

出口商的動物來源、去向往往交代不清。   取自EMS Foundation

報告表示,貿易監管嚴重失敗,給那些認為國際野生動物貿易是合理和永續的人提供了一種錯誤的安全感,而「這種安全感放錯了地方,遠遠沒有促進保育,合法貿易是目前破壞保育的最大因素之一。」

令人擔憂的還有非洲野犬的出口,報告顯示,自2018年以來,已經有35隻非洲野犬被從南非運往中國。野生動物保育作家賈庫庫拉(Jared Kukura)在EMS基金會撰文指出,人們通常認為,瀕危物種將自動獲得CITES最全面的保護,不幸的是,這樣的假設是錯的,CITES的框架只規範秘書處認為適當的物種貿易,2016年時,CITES曾討論是否將非洲野犬納入保護,但因為沒有貿易威脅該物種的證據,建議未被秘書處採納,「但是,在世界各地的動物園都發現了非洲野犬。秘書處如何看待牠們?」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