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嚴懲虐待動物 罰金無上限! 蘇格蘭修動保法 授權救援組織

嚴懲虐待動物 罰金無上限! 蘇格蘭修動保法 授權救援組織

記者 吳昱賢/報導

蘇格蘭相隔14年後修動保法,也將英國保障警犬、服務犬的「芬恩法」列入法條中。圖片來源/newcastlestar

蘇格蘭動保法將大躍進!3月份蘇格蘭政府提案的《動物和野生動物(懲罰、保護、權力)條例草案》已經獲得一讀通過,除了提高刑罰、罰金無上限外,也將保護警犬的「芬恩法」納入其中。目前各黨已經提出不同修正草案,希望該法能遏止破壞環境導致的生態浩劫、有效阻止野生動物犯罪。

綜合外媒報導,蘇格蘭政府在今年3月提案《動物和野生動物(懲罰、保護、權力)條例草案》已經獲得一致通過,該法除了將虐待動物的犯罪刑責改為最高5年、罰金無上限外,並且將保護服務犬的「芬恩法」納入法條之中。除此之外,該法條也允許政府遇到寵物遭到虐待、受傷等情形時,可以進行緊急安置。

延伸閱讀:警犬遭襲帶動立法 英國下議院通過「芬恩法」

現行蘇格蘭的動保法為2006年的版本,此次修法是相隔14年後的大更新,蘇格蘭政府農村事務部長Mairi Gougeon表示:「這項修法,使現有法律現代化,並加強法律的落實,直接對動物福利產生正面影響。」她補充說:「近年來經常發生的虐待犯罪引起了公眾的極大關注,我們也注意到虐待動物背後組織性犯罪的趨勢,尤其是非法買賣幼犬的問題,我們希望修法後能杜絕這樣的情形。」

然而,其他政黨並不滿足於現有的提案,工黨和綠黨都希望該法案能夠走得更前面。蘇格蘭工黨表示,新的野生動物法應該讓懲罰更加嚴厲,不論是虐待動物、毒害、遺棄等罪行都應該提高刑責;綠黨則希望將調查權授權給救援團體、認為土地擁有者有責任保護當地的獾巢穴,並且提議部分案件採「修復式司法」辦理。

環境委員會在5月18日二讀該法案,蘇格蘭工黨動物福利發言人Claudia Beamish進一步呼籲,對明知故犯破壞動物繁殖和休養地,以及持有危險的非法殺蟲劑的人加強處罰力度。工黨發言人指出:「本法案是蘇格蘭工黨在動物福利邁出的一步。我們認為政府做的不錯,但我聽取了來自動保團體的意見,我們認為該法案還不夠深入。」

Beamish解釋:「在目前的形式下,一些令人髮指的殺害動物罪行仍會被輕判,像是毒殺動物,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必須填補的漏洞。」Beamish指出:「所有對動物的殘忍行為應被視為嚴重的犯罪,並承擔嚴重的後果。」

SSPCA雖然在蘇格蘭各地都有據點,更設有野生動物救援中心,但因沒有調查權,許多案件無法進行偵辦與起訴。圖片來源/SSPCA

綠黨的提案重點則放在野生動物議題與調查權,希望藉由授權給動保團體,來提升定罪率,不讓犯罪人士逍遙法外。動保團體SSPCA在蘇格蘭各地都設有救援和獸醫團隊,雖然蘇格蘭政府有授權給SSPCA進行動物救援,部分虐待案件也會徵求SSPCA意見、作證,但有更多的虐待動物犯罪卻因SSPCA沒有調查權而無法進行起訴。

綠黨議員Mark Ruskell提出的修正案中指出,應該授權給SSPCA成員執法權,他說:「我認為可以賦予SSPCA調查野生動物犯罪所需的權力,讓法案真正有效用。目前,SSPCA即使在救援時發現虐待動物的行為,他們也無法收集證據進行起訴,這是相當荒謬的。」

Ruskell補充說明:「現今蘇格蘭有許多動物犯罪行為,從未進入法庭,我希望部長們能採納這些積極的建議,這樣我們就能提高蘇格蘭對野生動物犯罪的偵破率和定罪率。」值得注意的是,Ruskell的提案都只針對野生動物犯罪,同伴動物並沒有被納入,是否能有效地提高偵破和定罪率,還有待討論。

綠黨提案中,土地擁有者有責任保護當地的獾巢穴。圖片來源/Pixabay

除此之外,Ruskell的提案中還希望比較英國保護「獾」的做法,土地所有者有責任保護當地的獾巢穴,藉此保障蘇格蘭地區獾的生存。不論是在英國、蘇格蘭還是威爾士,獾巢穴被民眾破壞的事件時有所聞,土地開發、人類活動都威脅著獾的生存,英國早在1992年就通過相關法律,禁止人們攻擊獾、破壞其巢穴、故意挖洞等,然而該法律卻不適用於蘇格蘭。

SSPCA曾發現,有人為了建造自行車道,而刻意破壞獾巢穴。圖片來源/SSPCA


Rusell提案的另一個重點,是建議野生動物犯罪案件部分可採用「修復式司法」概念,試圖降低蘇格蘭的再犯率。「修復式司法」(又名修復式正義)透過家庭小組會議、社區問責性會議、受害者與犯罪者對話等方式,讓犯罪者能理解他們所造成的傷害,並且認為自己所受的懲罰是合理的,同時也讓社會更願意接納改過後的犯罪者。

過去修復式正義大多處理人與人之間的案件,直到2012年埃塞克斯大學進行的一項模擬生態滅絕的實驗,提出一些新穎的角度。該實驗將生態滅絕視為犯罪並進行問責,同時也讓人類專家代表自然界(鳥類、野生空間等)參與恢復性司法論壇。雖然人類專家仍難以代表非人的事物(動物、環境),但犯罪學者Matthew Hall認為這項方法可能讓各種動物犯罪有了討論、辯論的可能性,Mattew更表示,此種方法能將人們從人類中心主義跳脫出來,真正地促進動物保護、改善環境生態。目前尚未有國家嘗試進行「非人類」受害者的修復式司法,綠黨表示若該提案通過會以試辦的方式推行。

參考資料:Melanie Flynn & Matthew Hall (2017) The case for a victimology of nonhuman animal harms, Contemporary Justice Review, 20:3, 299-318, DOI: 10.1080/10282580.2017.1348898

不過,農場動物並不在本次修法中,因為蘇格蘭的農場動物由《2010年牲畜福利(蘇格蘭)條例》進行規範,蘇格蘭也曾在2016年列出5年的戰略性策略,預計在明年重新制定,並且重新檢視是否有修法的必要。

蘇格蘭該次修法,除了補足現有法令的不足、提高罰款外,在野生動物保護議題上也有許多領先全球的提案,若幸運通過且順利實施,或許能成為野生動物保護的領頭羊,供其他國家借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