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加拿大保育官拒絕射殺小熊遭革職 法院判決還公義

加拿大保育官拒絕射殺小熊遭革職 法院判決還公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2015年時,加拿大卑詩省一位保育官員前往民宅處理熊闖入事件,並根據應對指南立即射殺了母熊,但對於兩隻才8週大、沒有引起任何問題的小熊,他拒絕了上級的射殺命令,將小熊送到野生動物康復中心,沒想到這個舉動,卻讓他丟了工作,並開啟長達5年的訴訟。近日,判決結果出爐,法官裁定解雇程序執行不當,因此無效,終於讓這位前保育官員得以撥雲見日!

加拿大卑詩省前保育官員卡薩萬特(Bryce Casavant)認為,殺死野生動物並不總是萬不得已,圖為他2015年拒絕射殺的兩隻8週大小熊。   取自CBC.ca

2015年7月,卑詩省的保育部門接獲通報,哈迪港(Port Hardy)有一處民宅遭黑熊家庭闖入,卡薩萬特(Bryce Casavant)被指派前往處理,到了現場,他看到母熊正在翻找冰箱,根據卑詩省的人熊衝突應對指南,卡薩萬特立即射殺了母熊,但對於兩隻才8週大的小熊,他放下了槍口,將牠們麻醉捕捉,隨後開車載著牠們到獸醫診所檢查。兩隻小熊在獸醫完成評估後,就被轉移到了北島野生動物康復中心(North Island Wildlife Recovery Centre),並在隔(2016)年被釋放回野外。

但卡薩萬特的這項決定,卻讓他惹上了麻煩,因為他的上司透過電子郵件給出的命令,是要他射殺整個家庭的熊,理由是「基於牠們已經習慣於人類食物」,而卡薩萬特則表示,他從居民那了解到,小熊並沒有吃任何人類食物,只有母熊在吃垃圾及翻找冰箱,且沒有證據表明牠們已經習慣了人類。

卡薩萬特沒有選擇殺害小熊,而是將牠們送往野生動物康復中心。   取自Vancouver Island News

由於拒絕服從命令,卡薩萬特第二天就收到了停職通知書,因為他「怠忽職守」,在當年夏末,調查程序結束,環境部門認為他不適合這項特殊警察工作,卡薩萬特被從卑詩省保育官服務處(BC Conservation Officer Service)解雇。

從那時開始,卡薩萬特展開了長期的法律抗爭,他認為自己作為根據《警察法》任命的特殊警察,有權就是否使用槍支做出最終決定。在本月初(6月4日),卑詩省上訴法院終於宣布了他的勝利,法官們認為,在那種情況下殺死小熊,將會牴觸內政部的政策,此外,他們還發現,與卡薩萬特的解雇有關的法律程序存在瑕疵,因此無效。卡薩萬特表示:「我覺得籠罩著我的家庭多年烏雲終於開始消失了,但這個時刻苦樂參半,我的解僱本來根本不該發生。」

不過法官們並沒有直接讓卡薩萬特復職,而是讓各方自行梳理後決定,卡薩萬特:「他們不想命令我做我可能不想做的事,我認為這是解決問題的一種軟性方法。」由於解雇無效,從技術上來講,卡薩萬特仍然是特殊警察,他表示將會繼續和律師團隊討論後續做法。

年幼的兩隻小熊被取名為Jordan和Athena,牠們在康復中心接受照顧,並於2016年夏天成功野放。   取自Times Colonist

動物法專家布雷德(Rebeka Breder)告訴加拿大媒體《The Star》,判決結果可能會對未來產生重大影響,如果官員認為殺害動物是錯誤的,他們能做出不同的決定,「卡薩萬特所做的事情需要很大的勇氣,這項判決結果開啟了先例,保育官可以在適當的時候反對上級的射殺令」。

在被卑詩省保育官服務處開除後,在一份和解協議中,卡薩萬特被調動到了森林和土地部的同酬工作崗位,在這幾年的時間裡,他曾經投入選舉,目前是非營利組織Pacific Wild的保育政策分析師,甚至還拿到了社會科學博士的學位,他的論文就在法院判決結果出爐的隔天發表,題目為「尋求野外和平」(In Search of a Wild Peace),該論文研究了野生動物與卑詩省保育官服務處使用致命武力之間的關係。

今年1月,Pacific Wild發現,在過去的8年裡,卑詩省的保育官殺死了4,500多隻熊,其中有4,341隻黑熊、162隻灰熊,卡薩萬特在報告中寫道:「(卑詩省)不是政府雇員的射擊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包括小熊在內,有 4000多隻黑熊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被殺害。」

在2013年至2015年擔任卑詩省保育官員的卡薩萬特。   取自Tri-City News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