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農場動物 三地流浪牛 社會變遷下的苦兒!台灣新北牛隻倖免拍賣 香港牛群掙扎求生

三地流浪牛 社會變遷下的苦兒!台灣新北牛隻倖免拍賣 香港牛群掙扎求生

你能想像至今有千餘頭流浪牛散落在香港各地嗎?遊蕩街頭的牠們會被餵食廚餘、塑膠袋,幸好也有人心生憐惜,用影像呈現出《香港流浪牛的悲歌》。   取自/On The Same Planet

記者 呂幼綸/報導

台灣新北市「高灘地工程管理處(簡稱高灘處)」8月17日刊出一則拍賣「野牛」的公告,經過媒體的報導,立即引發各界搶救牛隻的行動,深恐30頭牛落入屠宰場,高灘處迅速於8月18日撤消拍賣計畫,讓動保團體盛讚具有人道精神。不過,隨著農業的沒落和轉型,曾經被農家視為打拚夥伴的牛隻,確實正成為另類流浪動物,需要大眾的關注。

高灘處發布的拍賣公告指出,拍賣物是「園區範圍內約30隻野牛」,依實際數量為準,拍賣底標是每頭野牛1萬5000元,拍賣日期訂在8月21日,而得標者必須在一個月內自行捕捉完畢。這則拍賣公告在社群平台中流傳,引發許多人的好奇和關心,特別是這群牛被買走後的下場。

不過,透過媒體報導,可知所謂的「野牛」原來是有主的水牛,只因被放牧在河濱隨意走動,多次驚嚇到過往民眾,高灘處依《水利法》開罰並要求撤走牛隻,這名年約70歲的飼主都不理會,高灘處因此決定把這群牛隻視為無主物進行拍賣。

高灘處這個拍賣野牛的公告很快被撤下,作為拍賣物的放牧水牛卻廣泛引發了社會關注。  公告截圖

動保團體包括動物社會研究會、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關懷生命協會等於18日研商,向新北市長侯友宜建言,覓一適合地點作為老牛安養區,將牛隻全數絕育後終養牠們至天年,日後也可以作為生命教育園區。

動團和高灘處取得直接連繫後,巡管隊長李俊儒明確告知,已撤消拍賣計畫,後續將和新北市動保處合作,對飼主進行勸導,希望他能盡到飼主責任,妥善安置牛群,因為在河濱放牧除了觸犯《水利法》之外,天候變化和河水上漲都會威脅到牛群的性命安全,至於勸導期限有多長?李俊儒表示,目前並無設限。

他也指出,兩天來關心牛群的人士和團體極多,其中不乏宗教團體和法師,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獲知高灘處的決議後,欣然表示「可見人道精神在台灣已有基礎。」

一些媒體把高灘地的水牛和台北擎天崗的野牛並列,事實上,高灘地水牛群有飼主,而擎天崗的野牛則是歷經相當歲月的棄養水牛。擎天崗溫馴的黑毛牛曾是著名地標,被前總統李登輝收購移至他處後,由未曾馴化的野牛入駐,2018年並發生公牛發情較勁,不幸撞倒老婦致死案,一度讓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規畫將牠們移除,還好在台北市農會和學者的反對下,才讓牠們得以留在原地。

台北市擎天崗上的野牛,是耕田水牛的後代,也就是野化的水牛,溫和而不親人。  翻拍自華梵大學檔案

這些野牛又是從那兒來的?華梵大學景觀與環境設計學系系主任賴玉菁接受採訪時曾表示,擎天崗在日據時代是陽明山牧場,也是耕田水牛的放牧地點,一度有多達3000頭水牛,然而隨著台北的開發、農田的消失,現在留存山上的都是無主牛,有些甚至繁衍了好幾代,並分為3個族群,以擎天崗的族群最大,約有29頭。

和擎天崗野牛命運相近的是香港流浪牛,牠們源自香港農業夕陽化後遭到棄養,遊蕩於鄉郊地區,經歷將近半世紀的繁衍,每年自然成長15%的數量,依據2013年的統計,共計超過1100頭黃牛和120頭水牛成群遊蕩,不免造成人牛衝突,漁農自然護理署因此於2011年成立專責隊伍,以捕捉、絕育、遷移等方式,進行長期追蹤管理。

雖然體型龐大,街頭的流浪牛依然和流浪貓狗一樣,很容易遭遇車禍,受傷的牠們往往只能被安樂死,悲慘的命運讓部落客忍不住為牠們抱屈:「他們以前為香港農業默默耕耘,今天卻成了過街老鼠一樣。」

社會變遷令耕牛再無「價值」,連主人都不再顧惜牠們,但是人類社會真的沒有牠們立足之地嗎?相信只要用心,一定可以找到安置牠們的地點和方式。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