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天體海灘偷筆電走紅 柏林野豬媽媽Elsa遇危機

天體海灘偷筆電走紅 柏林野豬媽媽Elsa遇危機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本(8)月初,一組在德國柏林托伊弗爾湖(Teufelssee)旁拍攝的照片風靡全球,照片中一位裸體男子追逐著偷走他筆電的野豬媽媽,兩隻小野豬跟在媽媽身後奔跑,生動的畫面逗笑了許多人。不過,這組照片也引起了當地林務機關的擔憂,因為野生動物與人太過靠近會造成威脅,這讓當局可能「不得不」撲殺野豬媽媽,此發言一出,隨即引發民眾的抗議。

長期在托伊弗爾湖附近覓食的野豬媽媽Elsa和牠的兩隻幼崽因為這組照片而廣為人知。   圖片來源:Adele Landauer Facebook

這組照片拍攝於8月5日,當時,一名男子在托伊弗爾湖旁享受裸體日光浴,這在德國柏林是一種受歡迎且完全合法的活動,是該國天體文化(FKK或Freikörperkultur)的一部分,而野豬媽媽Elsa帶著兩隻小野豬在附近覓食,當牠看到男子放在地上的黃色袋子時,顯然相信裡面有食物,於是叼了袋子就跑,但在袋子中的其實是筆電,於是一人三豬展開了追逐戰。

其他遊客愉快地圍觀了這場追逐,男子雖然裸體,但為了筆電仍全力以赴,最後男子追進森林中,用拍手、以木棍敲擊地面等方式,讓Elsa放下了他的電腦包,當他帶著袋子從森林中走出來時,所有人都為他鼓掌。追逐過程被在一旁享受日光浴的Adele Landauer拍下,經過男子同意後——他看到照片也笑了出來——她將照片放上社群網站,和更多人分享這件趣事。

不過,德國當局看到這組照片的反應卻截然不同,他們擔心野生動物對人類已經習以為常,當地的林務辦公室負責人Katja Kammer解釋,野豬具有侵略性,並帶有疾病,但牠們生性害羞,通常會避開人類,然而,新冠病毒的大流行,讓更多人前往戶外度過一個有社交距離的夏天,讓野豬更難獲得自己的空間,加上夏季高溫和曬日光浴的人留下的大量垃圾,野豬也更容易離開森林,被吸引到湖邊。

Kammer指出,Elsa和牠的孩子是托伊弗爾湖的常客,牠們白天就會來到草地覓食,無論有沒有曬日光浴的遊客,牠們已經失去了害羞的本能,而一旦野豬遷移進入某個地區,牠們就不會自行離開,這意味著撲殺是減少動物與人互動的唯一選擇,「幸運的是,在托伊弗爾湖,人和野豬之間還沒有發生任何嚴重的衝突。」Kammer補充說明,野豬的撲殺和往年一樣是為了控制牠們的數量,在格魯訥瓦爾德(Grunewald)地區,野豬並沒有天敵。

不過,Kammer表示,由於Elsa是一隻「特別聰明的野豬」,因此牠的生存還是頗有希望,因為法律規定不能開槍射擊帶著6個月大以下幼崽的野豬媽媽,此外,獵人也被禁止向人多的地方射擊,Elsa在湖邊選擇的家也可以救她。

倡議組織表示,Elsa已經和托伊弗爾湖的遊客和平共處多年,沒有威脅性。   圖片來源:Adele Landauer Facebook

官方機構的這些言論,引發了民眾的反彈,上週日(16日),一群民眾聚集在林務辦公室門外抗議,截至19日下午,一項為Elsa發起的請願也已經有超過11,000人連署,倡議組織「Action Fair Play」表示,這幾隻野豬並沒有造成任何傷害,沒有必要殺死牠們,且Elsa已經和曬日光浴的遊客和平共處多年,和其他會造成威脅的野豬不一樣,牠非常的友善,沒有任何射殺牠的理由。

在柏林,每年都會有1,000至2,000隻野豬被獵殺,以控制動物數量及防範非洲豬瘟等疾病,柏林林務局發言人Marc Franusch表示,野豬媽媽和小野豬不會立即被射殺,因為現在的時間點不對、幼崽也還太小,但是他們會密切注意動物的狀況,而當地狩獵季在10月開始,屆時Elsa跟小野豬是否會遭到射殺,還不得而知。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