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疫情癱瘓肯亞旅遊業 80%員工放無薪假 長頸鹿盜獵激增

疫情癱瘓肯亞旅遊業 80%員工放無薪假 長頸鹿盜獵激增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肯亞的部分地區,新冠病毒大流行對經濟造成的巨大損失,讓人們開始殺死瀕臨滅絕的野生動物作為食物——在非洲,大部分的保育工作仰賴國際遊客協助,但在3月下旬,隨著新冠病毒蔓延至歐洲,肯亞政府開始實施嚴格的封鎖措施,當地收入銳減,一位從業人員表示:「叢林肉盜獵無論如何都會發生,但在肯亞,有著相當顯著的成長。」

在疫情的影響下,肯亞的長頸鹿盜獵狀況日益嚴重。   取自Big Life Foundation

非洲許多地區都仰賴旅遊業生存,富有的國際遊客帶來的收入,例如進入國家公園的費用、餐費和一場豪華的野生動物之旅,能夠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為鄉村社區創造就業機會、幫助支付保育工作費用並抑制盜獵行為。今年3月下旬,隨著新冠病毒開始蔓延到歐洲,肯亞政府幾乎把該國與外界隔絕,並實施了嚴格的封鎖措施,防止不同地區之間的旅行,而這樣的防疫政策,同時也使得數百萬人面臨失業和飢餓的困境,現在,他們正在狩獵瀕臨滅絕的動物,以求生存。

The Telegraph》報導,佔肯亞GDP約9%的旅遊業已在一夜之間被消滅,數百個野生動物旅遊小屋大規模裁員,通常這些小屋每晚可以從每位遊客身上賺到超過1,000美元的收入,到了6月下旬,肯亞旅遊部表示,該國的旅遊業者已經讓80%以上的員工放無薪假,在東察沃(Tsavo East)的度假小屋工作的Peter Maithya說:「我從沒有見過類似的狀況。沒有生意也沒有錢,孩子們也不去上學了,我好幾個月沒有領薪水,你能做的就是待在家裡吃點什麼。」

察沃馬龍古(Marungu)地區的酋長Peter Rangi感嘆表示:「自遊客離開以來,貧窮加劇了,房屋盜竊案增加,年輕人在偷山羊和雞,很多青少年輟學、懷孕。我們非常擔心這場危機如果繼續下去,還會發生什麼事。」

在《The Telegraph》記者和護林員一起徒步穿越察沃保護區時,就發現了一頭肉被去除乾淨的長頸鹿屍體,護林園表示,約3到4個盜獵者可能在夜間包圍了長頸鹿,並用手電筒和號角嚇長頸鹿,接著有人會揮刀砍斷動物的腿筋,讓牠倒下,而長頸鹿脖子下方的殘酷傷痕,是牠們遭受最後一擊的地方。盜獵者可以從長頸鹿身上取下約1噸的肉,價值約1,000美元,然後騎著自行車逃走,這些肉會被留在家中食用,以及在當地市場被當作牛肉販售。有時長頸鹿的睾丸也會被切下帶走,它們很可能會被用於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傳統中藥。

偽裝成牛肉賣 肯亞長頸鹿盜獵問題日趨嚴重

現在,保育人士說,在肯亞的許多地區,商業盜獵和野味正狩獵正在迅速發展,因為幾乎沒有得到政府幫助的人們都在努力養活自己。巡邏範圍橫跨察沃的保育公司Wildlife Works首席護林員Erik Sagwe說:「自4月以來破壞大幅增加,我們在以前從未發生過事件的地區也報告了盜獵的狀況。」

Sagwe帶領一支由100名護林員組成的團隊,他們開車、步行和駕駛自轉旋翼機巡邏半百萬英畝的土地,追蹤盜獵者和非法伐木者,在發現長頸鹿的同一天,他們還發現了一頭被毒箭殺死的大象,牠的象牙被砍掉了,這是該地區2年半以來未曾見過的狀況。Sagwe說,他們幾乎每天都會找到新的狩獵陷阱,許多人也開始砍伐受保護的森林來製造木炭,「人們正在尋找任何可能的收入來源。」

這樣的問題不只發生在察沃,在非洲東部和南部擔任私人野生動物旅遊嚮導已有28年的Geoff Mayes說:「從疫情開始以來,我看到大批旅遊人員被解雇,與此同時,盜獵活動也有所增加。叢林肉盜獵無論如何都會發生,但是狀況在整個肯亞都明顯增加。人們正在採取戲劇性的措施將食物端上餐桌,我們也聽到了辛巴威和尚比亞的類似報導。」

在察沃附近的魯金加野生動物保護區(Rukinga Wildlife Sanctuary),一頭長頸鹿被殺害後取走全身的肉。   取自The Telegraph

儘管肯亞在本月初重新開放了領空,希望國際遊客蜂擁而至,但令人難過的是,遊客並沒有到來,對於保護區的護林員來說,遊客的缺席讓狀況更加惡化,因為這表示協助盯梢的眼睛變少了,護林員必須巡邏每個角落。

月前,致力於透過社區合作策略來保護東非安博塞利-察沃-吉力馬札羅(Amboseli-Tsavo-Kilimanjaro)生態系的偉大生命基金會(Big Life Foundation)也指出,整個2017年,肯亞的安博塞利國家公園只有4隻隻長頸鹿被盜獵,在他們認為是非常糟糕的一年的2019年,則損失了16隻長頸鹿,但是如果目前的殺害率繼續下去,今年損失的長頸鹿將可能是2019年的十倍。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